《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71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方士们杀的痛快,不过鬼物们被喷发出来的频率太快。经常是一方的鬼物纲纲清理干净。瞬间便被重新喷发出来的鬼物将这个位置填满。这些的方士只能继续守在原地不停的将这些不断新冒出来的鬼物杀光,随着后来鬼物的大面积喷发,之前的水鬼还没有彻底消除,已经有新冒出的鬼物挤了进来。
  相比较绵绵不绝的鬼物,这些方士们的术法可是有限的。用不了太久随着有耗尽术法的方士出现,他们这里便会出现无法弥补的缺口。虽然已经方士在船上找了类似储金之类可以补偿术法的法器,不过这些发去总有用完的时候,到时候这些鬼物们如果依旧这样没有限制的喷发出来。会许小小的水鬼会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
  方士们忙活着消灭鬼物的时候,徐福的几个神识已经几乎都冲到了海眼当中。在里面寻找关闭海眼的办法,无奈下面已经不比之前的海眼。现在那里是通往冥府海界的通道四通八达,这些神识冲下去之后,便再没有回来。虽然他们的气息还在,不过神识们都是越走越远,看样子海眼下面的地形复杂,他们一直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所在。
  如果不是徐福的本体还要在这里守住海眼。他这个本体都想下到海眼当中看看究竟。现在的大方师身边只有一个韩淮,只是他的术法根基还远远不到可以下到海眼的程度。不过韩淮的脑筋也确实灵光,守在大方师身边看了半晌之后。竟然看出来了海眼下面是的端倪。将自己的想法说给了徐福大方师听了之后,大方师也开始对这个弟子有些刮目相看,韩淮的想法竟然和自己不谋而合。算出来此次的喷发出来的鬼物不止是从一个位置喷出来的,还算到了几个通道的大概位置。

  当下徐福走了一步险棋,将自己一部分术法借给了韩淮。随后让他下去和神识们汇合。然后一起想办法关闭海眼。
  借来了徐福术法的韩淮进入了海眼之后,很快便发现了问题的所在。他先是找到了还在下面懵懵懂懂寻找关闭海眼办法的几个神识,随后按着他的想法,开始分工去寻找分流在几个位置。
  随着接连两个通往冥府的通道的打通之后,被从海眼当中喷发出来的鬼物变小的多,只要最后一处通道被关闭。这些遮天蔽日的鬼物们也不会在喷发出来。当时,已经有三四个腾出手来的方士在徐福大方师的默许之下,在广义的带领之下冲到了海眼边缘,在这里将势头已经削弱大半的鬼物源头斩杀。
  这几个都是跟随在徐福已久,在术法一道上颇有成就的方士。当着徐福的面,他们就在海眼表面结下了一座法阵,冲上来的鬼物自投罗网被法阵撕成了碎片。没过多久,下面韩淮最后一处和冥府相接的通道已经被封住。
  看到没有鬼物再喷出来,方士们便撤了法阵。等到着徐福几个神识和韩淮上来。此役之后,所有人都看出来韩淮之后在徐福面前的前途不可限量。不过左等右等都不见这个倭国人上面,因为海眼已经停住喷发,徐福的神识也陆陆续续回到了上面。却失踪不见那个韩淮回到这里来……
  海眼不再喷发,给这几方士壮了胆子。又是在徐福记的默许之下,两个方士结伴进入到海眼当中寻找韩淮。不过这次等得时间更久,别说韩淮了,连下去找人的俩方士都没见回来。
  看到一连数人失踪,广义亲自向徐福大方师请命。徐福授下命令,让广孝带着几个自己的同门,在一位徐福神识的亲自带领之下,下到了海眼当中。按着神识所指的道路,他们赶到在一面巨大的海水墙壁外面。在这里见到了海水墙壁里面两具同门的尸体,和尸体旁边一身血的韩淮。
  此时的韩淮满脸都是惊恐的身体,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地上的两句尸体。见到了神识突然带人下来之后,他竟然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之后,转身便向着身后的方向跑了下去。不管后面这些人如何喊叫,韩淮都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转眼便消失在了里面。
  虽然不知道除了什么事情,不过看着韩淮的样子,地上的两具尸体八成和他有些关系。这座海水墙壁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就连广义没有徐福神识相助的话也不会走进墙壁里面。
  当下,神识带着广义冲进了海水墙壁当中。这里和海妖为百无求开出来的海中路没有什么区别,他们俩一路追击下去,可惜最后还是差了一步,眼睁睁瞧着韩淮消失在了一处通道的尽头。等到他们俩赶到的时候,这条通道已经闭合。
  由于死掉的两个方士。多年之前都是极力主张要韩淮自生自灭的。之后他们都又多次难为过韩淮,现在看起来他们俩八成在下面不知道做了什么惹怒了韩淮。仗着从徐福那里借来的术法,将二人置于死地。
  问明情况之后,徐福立即将自己的术法收了回来。随后继续安排神识和弟子们下去寻找韩淮,不过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他的下落。后来徐福认定韩淮已经逃脱回到了中土,这才发出来几道法制,要广字辈的四个人连同归不归一起诛杀此人。
  广孝说完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他说道:“大和尚,那么你为什么反着你们家徐福大方师的法旨。不杀空海,反而还保着他前往长安。这可不是老人家我认识那广孝能做出来的。”
  “因为我还接到了大方师另外一封法旨……”
  广孝说话的时候,从怀里摸出来另外一张绢帛。将绢帛拿出来之后,这个和尚反而迟疑了一下,看了一眼面前的归不归之后,还是将手里的绢帛递给了这个老家伙。
  这个时候,小任叁从归不归的脚下钻了出来。小家伙替老家伙接过了绢帛。先看了一遍之后,这才开口说道:”老不死的你听仔细了,上面写的是,广孝禅师可不虑前旨。足下若能保韩淮禅师东归,破门旧怨便可勾销。福祸如何足下好自为之。”
  将绢帛上面的两行字念完之后,小任叁也不管灌无名已经伸手过来讨要。小家伙自己将绢帛卷好之后。塞进了归不归的衣袖当中。随后对着老家伙说道:“老不死的,我们人参不懂了,这法旨看着应该是几年前就发出来的。那个时候你们家大方师就知道他以后能做和尚?”
  归不归已经能感觉到灌无名的不满。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小任叁说道:“大方师无所不能,当初广孝拜在他门下的时候。便明说广孝和尚早晚要改投他他教的。他既然能看出来广孝,自然也能看穿这位空海大师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