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44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首长问道,“部队的组织情况怎么样?”
  李唐义回答道,“所有部队都在按照既定的计划进行,没有出入。”
  首长微微颌首,对此很满意。
  他扭头对高官说,“灾后的重建工作马上要进行起来,我们不能等到人民群众指着咱们鼻子骂人再动手,那就晚了。”
  “首长,您放心,这方面的工作已经在进行了。”高官连忙回答,“我们有预案,首先使用规定的灾难疏散场所对受灾群众进行群众,建立临时安置区,首先确保人民群众的生活有保障。另外,我们从全省抽调了一千名医护人员支援灾区。电力、供水、通信等部门,也都在组织抢险队全力支援灾区。”
  首长强调着说道,“不单单是要吃饱,还要吃好,不单单是要有得住,还要住得舒服。地方不够用,就用你们机关单位的宿舍,你们都自己去找地方住!”

  “是!首长您放心,我一定严格的将您的指示彻底的落实下去。”高官说着,横眼扫了一圈第二圈的地区领导一眼,地区领导大气不敢喘,心里乖乖的记着。
  首长环顾了一眼,问道,“负责泄洪区群众撤离工作的小同志不是来了吗,叫他过来。”
  李唐义马上朝只能看见个脑袋的李牧招手,“小李,你过来,首长要和你说话。”
  人群马上让出一条路来。
  李牧赶紧的上前,立正向首长敬礼,“首长!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参谋长李牧,奉命前来报到!请您指示!”
  “嗯。”首长威严的点了点头,指了指李牧,道,“泄洪区的人民群众没有出现任何伤亡,你这个行动,是指挥得不错的。听说你今年才三十二岁?”
  李牧连忙回答,“报告首长,我马上三十四岁了。”
  “三十四岁,那也是很年轻的,年轻有为。”首长道,“你们海军陆战队的动作很快,对前期的洪水控制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这一点,是要提出表扬的。”
  后一句是对李唐义说的。
  李唐义马上表态,笑道,“首长放心,论功行赏。”
  首长笑了笑,轻轻摆了摆手。
  李牧知道怎么做了,再一次向首长敬礼,就站在那里不动,首长继续往前走,众人继续跟着。
  他的部分结束了。
  从级别来看,他是有资格跟着首长边走边汇报的一员,但是,他心里很清楚,他太年轻,并且不适合出现在镜头前面。
  这一部分结束之后,国家媒体的记者才获得批准,十几个人赶紧的上去拍摄晚上新闻联播需要使用的素材……
  李牧悄悄的离开了堤坝,避开了许多记者。王国庆和苏小兵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悄无声息的跟上了李牧,加上陈尚武,一行四人上了车,飞快的往联合救灾指挥部那边去。
  具体工作是需要人来做的,很快,首长的具体指示就必须要通过联合救灾指挥部来执行,李牧得在指挥部坐镇。
  地方陆续接手之后,部队开始陆续撤离灾区,但是海军陆战队所属部队一直待在灾区里。这里面有几个考虑,首先一个是海军陆战队是距离灾区最近的部队,他们有更大的优势。
  只是海军陆战队的官兵们需要继续坚持下去。
  对县城的清理工作全面拉开。

  一辆辆军卡载着陆战队官兵们开进了到处都是黄色污垢的县城。那些建筑物被水浸泡的部分,全都呈现出土黄色,而路面上残留的黄色水迹则更加的严重。到处都是被冲出来的家具、家电、衣服以及玩具,散落在街道上或者直接挂在一些楼房的防盗网上。
  整座县城有大部分区域就像是遭到了一群最无情的强盗进行了一场最无情的洗劫一把。
  初步估计,西河县城的损失会超过五十个亿。
  值得庆幸的是,人员伤亡没有超过三位数。对十几万受灾人口来说,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绩,尤其是面对这么一场极具突然性的特大洪灾的情况下。
  清淤、清理工作同样艰难,几乎整个县城的垃圾,都在这场洪水的冲刷下,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
  邵中强以及伍国心的七班所在的连队负责聚居人口最密集的城内村的清理工作。这里是城区中的新农村,实际上是规划严谨的地处黄金地带的商业小区,光是住在这里的人口就有七千多户人,登记造册人员超过了三万人。
  官兵们把一堆堆的垃圾清理上军卡,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是水泡过的,全部清理掉。这是非常繁重的体力活,一些泡了水的布艺沙发,通常需要好几个人才能给抬上军卡,如果等工程机械的到来,那么县城里这些垃圾一个月也清理不掉。
  上面给出的时间只有五天,让县城基本恢复清洁,然后防化部队以及地方防疫部门进入进行全面的清洁消毒。
  忙活了一个上午,官兵们累坏了,邵中强请示了连长之后,下达了原地休息的命令,七班的战士们马上就列队,用雨衣垫在屁股下面,就地靠墙坐下,原地休息。
  没两分钟,他们全都睡着了,一个个嘴巴大张着歪头睡着。
  伍国心在队伍的尾部,他的体力消耗得非常的厉害,加上上午只匆忙啃了两个馒头,早就饿扁了肚子,一停下来马上就睡着了。
  一个年轻人从自己家里垂头丧气的走出来,惨重的损失让他心情极度的不好。辛辛苦苦值班的家电家具全都泡了水,彻底的没用了。

  他看到七班的战士们靠墙全都睡着了的样子,慢慢的站住了脚步,他就站在伍国心的不远处。年轻人的情绪慢慢的平静了下来,脑子里的一些记忆逐渐的串联起来。
  从洪水爆发到现在,似乎人们早已经习惯了许多迷彩服来回忙碌穿梭救灾的场面,习惯了在有任何需要以及困难的时候,迷彩服都会及时的出现在身边,仿佛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习惯了早上有迷彩服送来热气腾腾的早饭,而许多迷彩服匆匆忙忙抓了俩馒头就开始清理工作;习惯了有个头疼脑热,迷彩服马上出现给送到最近的医疗点;习惯了最苦最累的活放在那里永远不需要操心,有迷彩服们去做……
  年轻人瞬间似乎顿悟了什么。
  这些人,甚至比自己的年纪都要小,他们没有欠自己什么,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此时此刻,当大家都在为家里的损失而怨气冲天的时候,他们这些人为什么还是依然的沉默着在以最快的速度清理着自己的家园?

  这里不是他们的家,他们完全的没有必要这么拼命,但是他们却比任何人都要重视这里,都希望早点把这里变回原来的模样。
  年轻人想,这一切,也许仅仅是因为他们穿着军装。
  他取出手机,找准了一个角度,将七班战士靠墙熟睡的场面拍摄了下来。照片里,最近的是伍国心,照片清晰得能够看到他嘴角流淌下来的晶莹。往景深走,是排列整齐的其他战士,身上的污垢,脏兮兮的脸皮,深陷的眼窝,大张着的嘴巴,睡着了也紧握着的小锹小镐。而恰好形成强烈对比的是,那一边恰好走过一名捏着鼻子的时髦女子,照片在此被定格。
  日期:2017-12-19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