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71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被狂风吹落掉地之后,白发年轻人化作的妖物从地上爬了起来。仗着自己成生不老得身体,它身上的伤势很快痊愈。不过这次妖物并没有好像之前那样直接扑过去,他远远的看了空海和尚一眼。随后慢慢的向着和尚这边走了过来。

  好在现在亚王已经纠缠住了吴勉和‘百无求’,虽然在他们俩的夹击之下,亚王没有什么优势。不过吴勉和‘百无求’也很难马上从这里抽身,亚王虽然不是白发年轻人化作的妖物那样长生不老,可以瞬间复原伤势的身体。不过它妖体的强悍程度也超过了一般人的想象,除了之前咬住贪狼之时,嘴角被划伤之外,吴勉、‘百无求’的连番动手也没有让它收到什么伤害。而吴勉、‘百无求’任何一位想要去保护空海的时候,亚王都会发狂一样的冲过去。它一只妖物竟然拖住了吴勉、‘百无求’两位‘大人物’。

  “这就是你从海眼里面拿到的力量吗?”走到了距离空海一半距离之后,白发年轻人化作的妖物继续开口说道:“我一直以为那股力量没有人可以炼化,想不到我想的错了……是他交给你炼化的方法吗?”
  “你错了,这不是你想象的力量。”空海说话的时候,身体有些轻微的颤抖。缓了口气之后,他继续说道:“我从海眼当中拿到的,也不是你想象的东西。我知道鹏玉一定是死在你手上的,你找不到的那件东西并不是我带走的。”
  “你说的对……这力量的确不是从海眼当中拿到的。你……借了徐福的……力量。”说到最后的时候,白发年轻人化作的妖物满头满脸已经都是冷汗。一瞬间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不过还有大半的事情没有想通。
  “是,当初大方师送空海下海眼的时候,为了以防万一,将他的一点术法借给了我。”空海说话的时候,脸色还是有些发白。似乎刚才将白发年轻人吹飞的同时,他自己也受到了伤害,而且伤的还不轻。

  这个时候的空海已经站在禁制之外,他看着越走越近的妖物。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开始催动五行遁法,要在白发年轻人的面前施展遁法逃走。不过这五行遁法刚刚施展出来,空海突然“哇!”的一声,张嘴喷出来一大口的鲜血。随后身体一晃倒在了地上……
  空海挣扎了几次想要地上爬起来,最后使尽了全身的力气都没有坐起来。反而一口鲜血一口鲜血的接连喷了出来……
  这时候,白发年轻人化作的妖物先将之前自己的那根兽骨捡了起来。看着吴勉、‘百无求’还被亚王纠缠住不得脱身,白发年轻人对着空海继续说道:“这力量你借来之后一直没有用过吧?你如果早点适应的话,会许今天死的那个就是我了。虽然一波三折,不过结局总算还是不错的……”
  说话的时候,它已经将兽骨对准了空海的咽喉,随后猛扎了下去。空海和尚刚才一口气喷出来之后,便一直没有适应过来。看到了兽骨对着自己的嗓子刺下来,象征性的躲避了两下之后,还是被兽骨刺穿了脖子。挣扎了片刻之后,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此时看到了空海和尚死于白发年轻人之手,吴勉对着亚王劈了一刀。逼退了这只几乎完美的妖物之后,他自己冲着这只妖物扑了过去。看到了吴勉杀过来之后,妖物微微一笑,冲着已经向着吴勉背后扑过来的亚王说道:“事情办成我们要离开了。好,亚王你过来……”
  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吴勉已经比亚王早一步到了白发年轻人妖物的身边。他二话不说,举着贪狼向着它的脑袋劈了下去。此时的妖物已经没有心思再和吴勉纠缠在一起,当下卖了个破绽之后,开始施展妖法,随后消失在了吴勉的面前。
  看到了主人消失之后,亚王先是皱了皱眉头,随后也冲到了禁制的外围,随后跟着一起施展妖法,消失在了吴勉、‘百无求’的面前。
  这个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大叫,随后就见苏醒过来的广孝跌跌撞撞冲了过来。看着鲜血还在横流的空海尸体,广孝好像失了魂一样的看着这具尸骸。明白过来之后叹了口气,对着也恢复过来,正在向他走过来的灌无名叹了口气,说道:“成事在天,看来你我师徒只能这样了。眼看着京城就在面前,最后还是逃不开这种恶运……就差了那么一点点……”
  此时的灌无名也是一脸的沮丧,他摇摇晃晃的将自己师尊搀扶了起来。两个人就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身后传来归不归的声音:“广孝,已经这样了。你还是不打算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吗?为什么韩淮变成了空海,你们又为什么一路保着他?人都死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看了一眼被兽骨刺穿的空海,广孝深深的叹了口气,随后喃喃自语的说道:“原本指望保着他来到京城,便可以消除在徐福大方师那里犯下的罪孽。想不到功亏一篑……功亏一篑啊……”
  空海一死,广孝好像变了个人一样,言语当中满满都是不甘心。不过徐福那边的希望已经破灭了。吴勉和徐福两个人便更加不能得罪。现在他们几个差不多已经和广仁撕破脸了,说不定自己拉一把便能把他们拉到身边来。

  广孝和尚深吸了口气,就坐在空海的尸体旁。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我从头说吧……空海也就是韩淮,他是徐福大方师在前朝献帝建安年间收的弟子。空海是被海匪所劫倭国商船的孤儿,当时整条船的人都被杀掉灭口,只有他一个十几岁岁的孩子。藏在装着淡水的水缸里才侥幸活了一命……”
  按着广孝的说,海匪走的时候将虽有之前的东西都带走了,这个半大小子是靠着吃死人肉才扛过了一个多月。当时大方师身边的人都说这个孩子不详之人,又不想沾上他的鲜血。当下有人提议将这艘船再推入海中,让这个倭国孩子自生自灭。最后还是徐福大方师力排众议,将这孩子收养在自己的身边。还给他起了一个中土名字叫做韩淮……
  因为韩淮是在徐福大方师身边长起来的身边人,经常去替大方师做点跑腿的事情。他也是不多亲自去过徐福大方师看守海眼的近人之一,就在吴勉、归不归当年去过海眼见徐福之后不久,海眼再次喷发。
  那次海眼喷发的和以往几次不同。竟然和海里的冥府连通。将死在海上法无入土为安的水鬼一股脑的都喷了出来,自古以来死在海上的水鬼不计其数。好像喷泉一样的从海眼当中喷发了出来……
  这些水鬼好像乌云一样的从海眼当中喷了出来,转眼之间便将头顶上的太阳遮蔽。原本风和日丽的正午时分瞬间被这些水鬼们压的‘阴云’密布、伸手不见五指,海眼的周围都是一片鬼哭狼嚎之声。已经开始有不知死活的水鬼打算在附近找方士冲体,也是它们不运走这里能见到的都是方士。当下在广义的带领之下众方士结阵的,抄家伙的抄家伙,阵法、术法施展开之后,电闪雷鸣之间将整片整片的鬼物们杀光。

  日期:2018-01-23 07: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