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807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能感受到这一点,胖子肯定也能察觉到,所以,他此时才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
  而我跟着过去,也不完全是为了拉住胖子,更多是因为心里的好。
  原本我觉得,那林子里的人影,故意藏在此处,很有可能要对我们不利,所以才匆匆离开。但此时看透他的修为之后,心里顿时排除了这个猜测,却疑惑起来了。
  这人影有什么话要对我们说?丢石头阻止我们山又是何意?

  树荫之处比我们此时所处的地势低上几分,跑下坡路自然比跑上坡路轻松,不多时,我们二人便来到了树荫前。
  距离拉近之后,我也看清楚了树荫里的人影。
  这人居然是个头戴道冠的小道士,年龄约在十四五岁,而且从道冠的模样来看,很像是龙虎山之人。
  看清之后,我的眉头顿时一皱,胖子则是怒火愈发旺盛,捏紧了拳头,怒气冲冲的对着面前的小道士吼道,“妈的,怎么又是你们这些牛鼻子,真当老子好欺负吗?”

  说完,他捏着拳头就准备动手了。
  最近这两年,我跟龙虎山结仇已深,胖子也跟我差不多。先是被那群牛鼻子追杀绑架,后来又亲眼见到他们对林叔下手的一幕,虽然因为我们及时感到,没让那些牛鼻子们得逞,但他们之间的冤仇,却随着这几次接触。变得越发深了。
  我伸手拉住了胖子,心里觉得很奇怪。
  见到我和胖子,树荫下的这个小道士并没有一副见到仇敌的模样,似乎根本没认出我和胖子。而当胖子挥舞着拳头准备冲过去的时候,小道士又是一脸害怕的模样,连连往后退了几步,嘴里惊慌喊着不要。这种举动,跟我们之前见到那些龙虎山的道士完全不一样。
  胖子这时候还在气头上,也没发觉不对,被我拉了一下,他却没有停手,反而躲开了我的手,对着那小道士就是一拳砸了过去。

  只是他的拳头却没碰到小道士,才刚接触到那片树荫,树荫与阳光的交界处,便有一片光幕升起,不光挡住了他的拳头,更是发出一股距离。直接把他的身子丨弹丨飞了回来。
  我本来看到胖子出手,正准备动用真元将其拦下,此时见他被弹飞,连忙真元一转,半空中接住了他的身子。谁知那禁制的反震之力极大,我接住胖子之后,只觉得一阵巨力传来,把我生生震退了几步。
  站稳身子之后,胖子从我怀里跳了出来。这时候他明显清醒了不少,凝重的看着前方的小道士,压低声音对我道,“三娃,你小心点,这片树林有古怪。刚才我一拳砸过去,直接受到了反击,力量远比我自己用的力量大很多。”
  不用胖子说,此时我心里也更凝重了许多,正准备研究那禁制,林荫里的小道士却往前走了几步,看着我们,小声开口道,“我说不要打我,你还不听……这片树林被娘娘布了绝命封禁,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若是试图用蛮力破除封禁,娘娘的的封禁便会以十倍之力还之。”

  小道士小声说着,满脸的沮丧,似乎还带着无限委屈。
  听完之后,我大概明白了,这小道士不是躲在这里,而是被困在了这里,刚才丢我们石子,多半也不是有意为之,而是无奈之举。给胖子头上来的那一下,估计是恰好我们停住脚步。而他没收住手,这才无意砸到。
  只是弄明白之后,我心里更奇怪了。这个树林有什么怪异之处么,为何会有这样一个封禁?小道士说这封禁乃是“绝命封禁”,是否与此处的绝命方位有关?还有,他说的“娘娘”。又是何人?
  我皱眉思索的同时,胖子却是一脸气愤,跟小道士吵了起来,“你这个小牛鼻子,知道这里有封禁存在,故意不跟我们说,存心看老子的笑话是不是?我就知道,你们龙虎山的牛鼻子,从上到下,没有一个好东西!”
  小道士一脸委屈,“我早就喊了啊,让你不要动手,是你自己不听……我看你才不是好人。”
  眼看着俩人又要闹起来,我连忙伸手拉住了胖子。

  龙虎山的人自然不是好东西,但眼前这个小道士,瞧其修为,不过才寻龙境界,我们虽然憎恶龙虎山之人。但也没必要撒气到小孩子身上。
  心里略一思索,我对那小道士拱拱手,开口道,“我这兄弟就是这个脾气,还请小道长见谅。小道长方才呼唤我二人过来,不知所为何事?”
  听我致歉。小道士的脸色才略好了一些,畏惧的看了胖子一眼,这才转过头来,对我说道,“你们往山上走,是不是要去上面的圣母庙?”
  我点点头,“正是。”

  听到我的答案,小道士赶紧摆摆手,“两位的修为肯定比我高,但山上那个圣母庙里的娘娘厉害的很,而且喜怒无常,最是吓人,我刚才叫你们,就是想劝你们不要过去,以免被害。”
  这是他第二次提到这所谓的“娘娘”,我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说的娘娘,到底是何人?”
  小道士似乎回忆起了什么恐怖之事。脸色变得有些惨白,倒吸着气,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道,“其实……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听师叔他们说的。”
  师叔?我瞥了一眼小道士身上的道袍道冠,他既然是龙虎山的人,肯定不可能一个人跑来这里,他说的“师叔”,应该就是龙虎山其他修为较高之人。
  我暂时顾不上管龙虎山的人,心里思索起来。昨夜那个吴越找我的时候,说她是泰山圣母庙的主人,而这小道士说圣母庙里有个“娘娘”,听起来,说的应该就是吴越。只是从我和吴越的接触来看,她几乎脸上一直挂着笑,跟小道士口中喜怒无常的娘娘,完全联系不起来。
  想了一下。我又问道,“那你见过那位娘娘吗,可知她长相如何?”
  小道士往身后看了一眼,才又摇了摇头,“只有师兄和师叔们见过娘娘,不过他们都被娘娘打晕了,到现在还不曾醒来。娘娘说我们不听她的劝告,不愿早早离开,所以这才将我们关在了这个绝命封禁之中,说是等找到了我们那两个失踪的师叔,才会放我们出去。”
  跟着小道士刚才的目光,我往他身后看去,这才看到他身后约十步远的地方,一颗相对粗壮的树干底下,好些个成年男人的身影躺在地上,光线很暗,但因为离得近,大概能看到他们都是正一道士的装扮,修为不一,而且数量看起来还颇不少。
  虽然小道士没有确定娘娘的身份,但能同时制服这么多龙虎山的道士,那所谓的“娘娘”修为肯定不低,而吴越的修为也在阳神,塔儿村这么个小地方。能有一个阳神天师出现,已经很不寻常,同时出现两个的概率极小。所以,这所谓的“娘娘”,多半正是吴越。
  至于小道士说的“喜怒无常”,我心里倒不怎么在意。他的观感只是建立在自己的立场之上,实际上,龙虎山的行事作风我见得多了,依我看,吴越只是伤了这些龙虎山的牛鼻子,把他们关在这里,并没有取他们性命。已经算是很仁慈了。

  日期:2017-12-19 06: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