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158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人给人第一眼的感觉就是好看,有特点。不仅是头发染成了奶奶灰,最主要的是他脸部的长法,虽然眼睛是黑色,但从五官和脸部线条来看,他应该有一部份白人血统,是个混血儿。
  “我喜欢你的马,我想和你赛一段。”他再次发声,普通话很标准,说明是在国内长大的混血儿。
  “我不太会骑。”出于礼貌,我应了一声。
  “不会骑,你还骑这么好的马?人和马都不错,我喜欢。”
  这话非常轻佻,我心里有些反感,就不再理他,催马向前,准备回去了。
  然后他迅速追了过来,啪的一鞭子抽到了我的马身上,嘴里还吼了一声‘驾’。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的另一鞭又抽了过来,我的马迅速启动,撒腿就跑了起来。
  我赶紧试图收紧缰绳,这马倒也好驾驭,知道我的意图后,马上放缓速度,但那个混蛋的马鞭很快又抽了上来。
  我这边要收紧缰绳,那边他鞭子不断,这让马越来越暴躁,突然失控,往前狂奔起来,而且再也不听我的使唤了。
  我害怕极了,也忘了控制缰绳。只是伏在马背上,任那马越跑越远。
  但这马不知是发了野性,还是憋得太久,这一发起疯来,却是再也停不下来了,本来很平坦的草地跑完了,但这马并没有停下来,一直往不远处峡谷的方向冲了过去。
  这时那黑马竟然都追不上了,我听到他在后面大叫,“你慢点,危险!马发疯了!”
  可这时我哪里还慢得下来?
  “勒紧缰绳,一直勒,逼它慢下来!”那人在后面再次大叫。
  我此时已经吓得不行了,但还是手上用力勒它,马稍微是又慢了一些。
  这时那个混蛋追上来了,他把马骑得离我很近,然后大叫,“把缰绳给我!”
  我此时也只有寄希望于他了,于是把缰绳扔给他,可是马在跑,我又太紧张,这一扔没扔准,他没接住,缰绳位在了地上!
  完了,这下可真是完了。这下这马可真是脱缰了,随便它怎么跑了!
  但那黑马又追了上来,那马上的人忽然一跃,向我这边飞了过来,但他没能落在马上,他也没伸手拉扯我,而是从马肚旁边没下,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好在他这么一摔,缰绳在他手里了。
  他站在地上死死地拖住缰绳,那马就再也挣不脱了,终于停下,呼哧喘气,然后还嘶鸣了一声。也不知道它是要表达什么样的情绪。
  然后我就听到一阵笑声,竟然是那个躺在地下拉着缰绳的混蛋发出的笑声,“你还真是不会骑,菜鸟!”
  我没理他,下了马,指着他就大骂:“你是不是有病?你为什么要打我的马,让我的马受惊?”
  “你的马好啊,这么好的马,你慢慢溜它,那简直就是污辱它啊。千里马就要狂奔的,你不懂吗?可我哪知道骑这么好马的人,是个菜鸟,还以为你骗我的,哈哈哈……”他又笑了起来。
  “你就是有病,而且病得不轻!神经病!”我真的是很生气,恨不得上前去扇他几耳光,但我知道那样不行,只得怒骂道。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这样骂我?这四下无人,你再骂我试试?”他阴笑道。
  这人阴笑起来的时候,感觉很邪恶,给人像蛇一样的感觉,而且是那种外形很漂亮鲜艳的蛇,越是漂亮鲜艳的蛇,往往有剧毒。
  我看了看,我们确实是跑得有些远了,已经远离休息区。
  他威胁我也不是没有道理,在这个时候,我确实还是不要招惹这么一个变态的好。
  于是我往回走,马我是不敢骑了,我宁愿慢慢走回去。
  “哎,你的马不要了?这么好的马,就扔在这了?”他在身后说。
  我没理他,径直往休息区的方向走去。
  但他很快跟了上来,然后左手牵着他的黑马,右手牵着我白马,跟在我后面。他很会控制马,两匹马在他手中,都保持距离,温顺地跟在他后面。
  “菜鸟,你叫什么名字?”他跟得很近后问我。
  我现在不敢得罪他,但也不想理他。闷声往前走。
  “你不会骑马,却又骑这么好的马?你是第一次来骑吗?你要是喜欢,我可以教你啊。”他又说。
  “不需要。”我冷声应对。
  “我不收你的钱,免费。”他脸皮很厚,紧追不舍。
  这人言语轻佻,举止轻浮,一身邪气,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我决定不招惹他,所谓好人相逢,恶人远离,惹不起那就躲吧。
  “你有没有男朋友?”没想到他问得更露骨了。

  既然他穷追不舍,那不如索性让他死心好了,于是我答,“我孩子都上小学了。”
  “啊?这么早?小少丨妇丨啊,少丨妇丨我也喜欢。嘿嘿。”他又阴笑道。
  这话更加露骨猥琐,我心里越发厌恶,不再理他,脚下加快了脚步。但我走得快,他也跟得快,一直在后面紧跟,不断说些猥琐下流的话。
  我再也不敢接嘴,我没能力和他对抗,而他又是个坏人,我只能暂时忍。
  终于一路忍到了服务区,工作人员迎上来问我马骑得是不是愉快,我心情糟透,也不理他,径直去了换衣间。

  运气也好,我换好衣服出来时,在休息区一眼就看到了我要找的人,沈丰。
  来之前我就看了沈丰的照片很多遍,他梳得油亮的背头很容易识别,毕竟这个时代这么年轻的年纪梳背头的不多。
  他穿着整洁的白衬衫,手提着背包,看样子是准备走了。
  我想跟上去打招呼,但又觉得有些唐突,正想着如何很正常地去招呼,他却看到了我。
  然后接下来的事更让我意外,他向我走了过来。我心想他这是把我给认出来了么?而且知道我今天来马场,就是来找他的?

  他径直走到我离我一米开外,突然站住,“请问小姐是不是姓姚?”
  看来是真被认出来了,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必装腔作势了,“你好啊,沈先生。”
  “真是你啊,姚淇淇!”他突然满脸狂喜,并且直呼姓名。
  这就让我更意外了,狂喜的表情或许是我看错,但直呼我的姓名,却是不会听错的。他作为一个自己创立公司的人商务人士,再怎么也知道直呼对方姓名是不礼貌的吧?他还能叫得如此心安理得?
  “没想到你也记得我,好多年不见了,你还好吗?”他又走近了一些,这一次我看清楚了,他脸上真的是很惊喜。
  他说‘好多年不见’,说我‘也记得他’,这意思是,我和他之前见过,而他对我的记忆,是来自于以前,而不是像我这样,是刚刚看了他的资料,才知道他这个人。
  “那时你是我们金融系的天才少女啊,是高数还是哪一科,考了满分,当时老师在我们班上说,你们系有一个天才小师妹,数理化好得不行,想考满分就考满分,我们一群人最后打听到你的住的宿舍,我们集体到楼下喊天才小师妹,你们嫌弃我们太吵,从楼上拿盆水泼我们,还记得吧?我是最被淋得惨,后来有传说你们用的是洗脚水,但我一直认为不是,就是普通的自来水,因为我相信,能考满分的人,不会干出拿洗脚水泼人这种事。哈哈哈……”

  忆起旧事,他竟然自己笑了起来。
  但他所说的事,我倒也真的依稀有些印像,但到底当时泼的是自来水还是洗脚水,我是真记不起了。
  不过我也认为用洗脚水泼人这种事,我断然是干不出来的,再说了,上哪弄那么多洗脚水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