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针在手赛华佗》
第266节

作者: 龙九霄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不由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转移了话题,说道:“林飞,是要喝大红袍,还是龙井?”
  林飞随意说道:“都可以。”
  萧凌随即为林飞,李庆,李可,张若曦各沏了一杯大红袍。
  “林飞,刚才那个山装男子,说什么张旭草书心经这样绝世佳作,可不是你这样的人可以拥有的,这是什么意思?”萧凌又把先前疑问拿出来问。
  他可是知道,林飞买下那幅书法作品,是赝品,而且是别人假冒于右任之名写的张旭《肚痛贴》,根本不是《草书心经》。
  林飞见这里都是自己人,也不再隐瞒,向萧凌说道:“那个人说得没错,这幅书法作品,确实还有一幅草圣张旭的《草书心经》。”
  林飞这话一出,萧凌,李庆几人脸都露出惊讶之色。
  萧凌惊愕说道:“这幅书法作品,还有一副草圣张旭的《草书心经》?”

  林飞点点头,随即将手的那卷书法作品,放到桌面展开。
  书画作品,宽不过四五十厘米,长将近一米,面《肚痛贴》内容一清二楚。
  可是萧凌却没有看出有什么《草书心经》。
  正当萧凌十分疑惑之时,林飞向萧凌说道:“有没有刀片?”

  萧凌立刻从抽屉,取了刀片给林飞,但他十分疑惑,林飞要这刀片干什么?
  在这时,林飞拿了刀片,沿着书法作品边沿,小心翼翼切开裱纸。
  随着他切开面裱纸,间便露出一层更为古旧发黄纸张。
  足足花了将近半个小时,林飞手刀片,才把整幅书法作品周边裱纸都切开了。
  然后,林飞先放下刀片,将和间纸张下分离的《肚痛贴》拿开。
  然后,萧凌,李庆几人顿时惊愕看到,最面的《肚痛贴》一拿开,便露出藏在间一层,另一幅书法作品。
  这藏在间的书法作品,字字落笔千钧,狂而不怪,书法气势奔放纵逸,行笔出神入化,给人仪态万千之感,笔断意连,令人遐想无限。
  一看是大师手笔,绝非那幅赝品《肚痛贴》所能。
  但见这幅书法作品,草书写着: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这是草圣张旭的《草书心经》?”萧凌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向林飞问道。
  林飞点点头:“没错,这是张旭《草书心经》真迹。”
  萧凌看着草书心经,向林飞问道:“你又是如何知道这《草书心经》,藏于夹层之间?”
  林飞说道:“先前我不小心碰落这卷书法作品,发现裱纸边沿起毛,现出间一层纸张,而且颜色不一,一新一旧,所以便感觉这书法间夹层,一定另有秘密。”
  当然,林飞发现书法作品间藏有《草书心经》,并非是因为发现裱纸颜色不同,而是通过透视发现的。
  只不过,他这透视眼事情,却不能说出来,只好找了这个借口。
  萧凌对林飞竖起大拇指,佩服得五体投地:“高!林飞,想不到你连这么细微之处,都能发现,我萧凌只服你!”
  同时,他心里暗想:如果蔡老板知道一万元,把草圣张旭真迹卖给了林飞,不知道他会不会当场吐血?
  林飞笑笑,接着拿起刀片,将《草书心经》与下层纸张完全分离出来。
  然后,他将张旭真迹《草书心经》卷起放回盒。
  “林飞,草圣张旭的真迹,这可是稀世之宝,你若想出手,我一定会让我拍卖公司,给你拍出天价。”萧凌向林飞说道。
  林飞说道:“这是华瑰宝,不能以钱计量,我不会将他拿出去拍卖。”
  萧凌点点头,对林飞更心生敬意。
  医院,病房里。
  秦云岳将床的被单,盖在秦子墨身,说道:“妹妹,好好休息。”

  床的秦子墨向秦云岳说道:“哥哥,你快回去吧!依婷和博还在楼下等你。”
  秦云岳点点头,谢博兄妹在医院大楼下面等着,他是该下去了。
  “妹妹,那我先走了。”
  “嗯,哥哥再见。”

  “再见。”
  秦云岳告别妹妹后,走出了病房。
  走出病房,刚刚关病房的秦云岳,一下子感到寂静走廊有一个人,正盯着自己。
  他随即向那个人的方向看去。
  然后,他的眉头微微皱起,眼闪起一丝锋芒。
  江陵!

  没错,秦云岳看到走廊的人,正是江陵。
  秦云岳没有想到江陵,竟然会来到了医院。
  看来这江陵对自己还真是耿耿于怀,报仇不隔夜。
  看来他今晚赌石,被自己坑了一亿,血本无归,怀恨在心,才跟随自己到了这里。
  “江陵,你跟我到这里,不知道有什么事情?”秦云岳目光冷静,看着江陵说道。
  “秦云岳,我有一口气堵在心里很不舒服,所以,我想让你给我出了这口气。”江陵目光锐利看着秦云岳,一字一句说道。
  秦云岳冷冷一笑:“可惜,我不是你的出气筒,想找我出气,恐怕你找错了人。”
  江陵脸色冷峻,说道:“这里是走廊,如果你不想打扰其他病人休息,跟我到楼顶天台,咱们好好交一次手。”
  秦云岳说道:“谁怕了?”
  “那好,到楼顶再说。”江陵一脸讥讽,丝毫没有将秦云岳放在眼里。

  秦云岳眼闪过一抹怒色,不过,这江陵既是华南大学第一高手,江家又是花都的武功世家。
  实力确实不容小窥。
  但是,江陵目无人,确实激怒了秦云岳。
  两人正要离开走廊,前往楼顶天台。
  在这时,秦云岳的手机响了起来。
  秦云岳接通电话,从手机里传来谢博声音:“秦少,怎么还没有下来?”
  “博,你在下面等我一下,我去楼顶天台有些事。”秦云岳向电话里说道。
  “楼顶天台?你去那里干什么?”谢博疑惑问道。

  可是秦云岳却没有回答他,挂了电话,看向江陵说道:“咱们走吧。”
  江陵唇角勾起一个冷然笑弧,转身首先往楼梯走去。
  楼顶天台。
  夜空之,一轮明月照洒,将楼顶天台照得一片明亮。
  秦云岳和江陵相对而立,两人之间相距数米。
  “秦云岳,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江陵看着秦云岳说道。
  秦云岳冷冷一笑:“不是赌石赔了一个亿?”

  江陵点点头,说道:“这是其一,最让我难以忍受,是谢依婷喜欢你,你却对他处处冷漠,她可是我最喜欢的女生,这口气我忍不下。”
  秦云岳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江陵跟到医院,找自己动手,竟然是因为谢依婷。
  他当然知道谢依婷对他的情意,可是他一直将谢依婷视作妹妹一样,所以今晚谢依婷流露出对他情意时,他都是淡然处之。
  想不到,这却激怒了江陵。
  “谢依婷?我只是将他视作妹妹一样,你若是把我当成了情敌,恐怕你搞错了对象。”秦云岳讥讽道。
  江陵阴冷声音说道:“我知道你不喜欢依婷,可那又怎样?凡是让依婷不开心,难过的男生,我都不会放过。”
  “既然这样,那我让他我领教江家的实力。”秦云岳语气也有些愠怒。
  唰。
  江陵身影一动,拳头便已经轰向秦云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