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一名道士走了几十年江湖,有些事你们绝对没听说过…》
第15节

作者: 酗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19 14:40:31
  老道行走江湖多年,听说过一些古墓里机关的传说。眼前这条甬道在火把的火光下,隐约可见两侧墙壁凹凸不平,看不见坑洼处有什么东西,但正常墙壁上断不会有这些坑洼。“得拿点东西探探路。”,老道话音刚落,只见吴师叔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抽出一支梅花镖,嗖地往前掷去。
  那支梅花镖飞出来时极有气势,隐隐带着破空之声,飞出不远后却歪歪斜斜地撞到了右侧的墙壁上。老道嗤笑,“准头差点儿。”,吴师叔脸一红,没接话。
  虽然梅花镖飞出去没有任何异动,但仍不能就这样走出去。梅花镖体积小,重量轻,一路上飞过去也没沾地,若有机关,是触发不了的。想到这里,老道从吴师叔那里要了一把小锤,从身边墙上硬敲下半块砖来,贴着地向前投掷出去。

  那快砖哐哐滚到远处,逐渐停了下来。三人在原地等了半晌也没听到任何动静。难道年代久远,机关已经失效?
  “哈哈,之前这条路有人走过,你看一具尸体也没有,不就是没机关吗。你真是太怂了。”,吴师叔趁机嘲笑回老道,兀自向前走去。老道捋了捋胡子,和张全富紧跟上吴师叔。
  这样走了约有一百米,无任何事发生,三人放松警惕,正要放心加速前进。这时,突然四周传来了沙沙之声。
  往四周一看,张全富吓得满脸通红。只见不知从何处跑出来一大群密密麻麻眼珠大小的黑甲虫,泛着绿光,迅速向三人包围来。
  老道从怀里掏出一张火符,向前一贴,一团大火球凭空喷发,把面前甲虫群烧了个缺口。
  “跑!”。老道一声令下,三人也顾不得机关不机关了,撒开腿从缺口处全速狂奔。身后的黑甲虫群发着沙沙的声音,以丝毫不逊三人的速度紧跟在后面,甚至身后甬道顶也爬满甲虫,不时掉落一两只下来,看着十分可怖。
  老道喘着粗气说道,“这是尸蟞,抬高腿跑,不要被咬上了。”。另两人听了连忙抬高了脚,连蹦带跳往前逃。
  尸蟞又称尸甲虫,无毒,以人内脏为生,攻击性极强。遇到人的时候会用两只大螯把人皮肤划开,然后整只钻进去。活人的肌肉群它们难以直接咬开,只能在皮下往人口腔或者**移动,最后钻到内脏处繁殖生息。尸蟞状似甲虫,但薄薄的壳比甲虫坚硬许多倍,可以承受约80斤的重量而不被压碎,身体含水量极低,惧水,易燃,趋暗处活动。
  听到说这是尸蟞,吴师叔还好,到底心理素质过关。而张全富是吓得双腿都在抖,不时回过头去看尸蟞离自己还有多远,然后又吓得跳起来加速向前窜。
  这样只跑了一小会儿,突然,落在最后的张全富只觉脚下一滑,飞身摔了个狗啃屎。定睛一看,才发现刚才踩到的是一根人的大腿骨,自己赫然趴在一具只剩白骨的尸体上。

  张全富惊叫出声,努力爬了两三次都爬不起来,右边脚踝钻心地疼,像是扭伤。这时身后的尸蟞已经很近了,眼看着就要把张全富吞噬到尸蟞大军里。
  说时迟那时快,吴师叔与老道见张全富卧地不起,同时回身,两步并一步冲到他面前,一人抄起张全富一只手,飞一般地扛着他继续往前冲。
  本来三人试图甩开尸蟞就累得不行,此时两人还要扛着张全富狂奔,不多时速度就慢了下来。身后的尸蟞群已经近在咫尺,只等时间一到,就能追上三人。
  突然吴师叔脑子里灵光一闪,一边跑,一边开始脱衣服。“快,烧衣服堵路!”。

  老道吴师叔两人迅速脱下衣服,露出上身,还顺便把张全富的衣服扒了个干净。老道把这些衣服往地上横着一甩,堵住整条路面,又催动火符,让火焰轰然燃烧开来。
  尸蟞群在离火焰不远处猛然刹车,零星领先的几只尸蟞被火焰漂到纷纷化为灰烬,剩下大部分尸蟞踌躇着不敢上前。见状老道又往衣服上泼了大量煤油,这样便能阻拦尸蟞一段时间了。
  好不容易停下来歇口气,老道和吴师叔两人直接瘫倒在地面上。“我年轻…的时候…跑…这么一会儿…算得了…什么…”,老道喘着粗气还不忘吹嘘当年之勇,突然被张全富的惨叫声打断。
  他支起身子,走到张全富旁边,轻轻踢了他一脚,气喘吁吁地问,“又怎么了?”
  张全富痛苦地指着自己右腿,吴师叔挥刀割开了他整条右边裤腿。衣服燃烧的火光把甬道照得通明如白昼,只见张全富右腿小腿处有个杏大的包块,迅速在皮下移动,趁他们一愣神的功夫,已经跑到大腿根处了。
  老道见这包块,脸色一变,立即用左手扣之,右手从吴师叔手里抢过小刀,挥刀连根切掉了它。那包块在被切掉的一瞬间弹到空中,像是要弹走,老道把手里小刀往前一投,它就被钉在了墙上。

  这时大家才看清,钉在墙上的,正是一小块皮肤和一只尸蟞。那尸蟞身上黑壳微微泛出暗红色,被钉住后还想挣扎,老道手握火把,伸过去把它烧成了一块焦炭。拔出小刀还给吴师叔时,忍不住由衷夸赞,“好刀。”。
  看到这样的场景,吴师叔倒抽一口冷气,心里一阵后怕。若是刚才再晚一点,尸蟞钻入体内,张全富怕就已经性命不保了。
  而张全富不知是吓的还是痛的,脸色苍白瞪大眼睛,额上全是冷汗,说不出一句话。原来刚才右腿脚踝上传来的痛,不是扭伤,是尸蟞隔着裤腿划开了皮肤,它趁着两人架上他奔逃的时候,又到裤腿里钻进伤口,试图进入内脏。
  老道往衣物上添了点煤油,招呼二人继续往前走。
  吴师叔把张全富划开的裤腿捞起来,顺手包扎在取出尸蟞的大腿根部。此时三人皆光着上身,几个小布袋子零星挂在腰间,张全富还缺一条裤腿,浑身人面蝠咬伤并瘸着腿,看起来颇狼狈。
  这次倒没走多久,前面出现了一间墓室。三人走进墓室,身后突然出现一堵砖墙,挡住了来路。
  这间墓室和之前进来时那间墓室几乎一模一样,四周空空如也,唯独少了墙上那个盗洞。三人有在之前那间墓室的经验,不多犹豫,开始在面前三面墙上敲敲打打,寻找暗道。
  令人意外的是,这三面墙分别都有中空的响声。也就是说,每面墙背后都有一条暗道。
  老道略一思衬,指着南方那面墙,“之前甬道走向正西方,要救徒儿得往这个方向走。”。说罢三人摸索墙壁,想找到一块能按进去的砖打开暗道。不料这次他们摸遍整面墙,也不见有砖可以往里按。
  老道和吴师叔正疑惑,只见张全富用手扣住一块墙上的砖,往外一拉,这面墙轰隆隆地就裂开了。
  “可以啊你,以前没发现你这么聪明。”,吴师叔笑嘻嘻地调侃道,张全富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这条甬道如之前那条一样,也是黑洞洞的,一眼望不到尽头。老道换过即将燃烧殆尽的火把后,谨慎地从墙上敲下半块砖,挥手让它骨碌向前滚去。
  三人目光跟随着这半块砖移动,直到它没入黑暗也没发生异常状况,正准备提脚向前走。忽然,只听“砰”一声巨响回荡在甬道里,吓得张全富腿一软跌坐在地,触到伤口又是痛得一阵呲牙咧嘴。
  原来,此乃前方一块巨石拦腰砸在路中央发出的响声。
  这种机关在古墓里很常见,被称作落石。通常盗墓贼走过时,其重量会激发藏在地砖下的机关,顶上巨石便应声而落,把前来干扰墓主休息的人砸得稀烂。
  可这落石落下便无法再收上去,是一次性的机关,也就是说这条路之前没人走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