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教我算命的本事,我却专门给死者看相》
第50节

作者: 骑马钓鱼12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这么一说马凯就向我连声道谢,并称只要能够救他儿子,他出多少钱都愿意。
  我当时心里就在想,如果我给他要一千万,不知道他会不会给…
  不过很快我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我还没娶妻,如果真一下挣够了一千万,就颠覆爷爷给我布置三件事儿的顺序,我也永远查不到杀害我父母的真正凶手了。
  见我不说话了,马凯就问我是不是有什么新的办法了,我就摇头说:“暂时没有,不过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了你,你家儿子的事儿,我就会管下去的。”
  接下来马凯对我和王俊辉的态度就来了一个大转变,对我们也是万分的客气,不过我们并没有继续在马凯这儿待下去。
  临走的时候马凯就对我们说,他不会再派左叶跟着我们去了,王俊辉也是对马凯说了一句:“谢谢马总信任。”

  出了马凯的别墅,我就问王俊辉,我还要在市里待几天,他说:“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目前马凯这里最大的麻烦已经解决了,剩下的事儿即便是我不办,组织上也不会怎样我,我就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我又问王俊辉究竟是什么“欺尸诈骨”,他就说:“我给你讲不太直观,明天到了那里让你看一下你就明白了。”。
  日期:2018-05-19 17:37:00
  王俊辉总是这样神神秘秘,我知道再问也问不出啥来。
  从马凯的别墅回来,王俊辉就领着我去了他家,今晚我和林森都在这里过夜。
  王俊辉的家虽然不及马凯的别墅奢华,可装修也算是中上等了,他家里不少东西看起来都是新购置,而且在客厅的墙壁上还挂了他和李雅静的结婚照。
  我瞬间明白了,这本来是他和李雅静结婚要用的新房,只可惜李雅静现在躺在了医院里,他们的婚期也只能因此而推后。
  到了这边王俊辉就给我们说:“初一,老林,今晚你们就住这里,车子我今天要开走,去医院那边照顾静雅,明天早起来接你们,要用的东西我会准备。”
  我则是对王俊辉说了一句,让他代我向李雅静问好。
  等着王俊辉离开了,林森也没多少话跟我说,就在客厅里开了电视,看起了一些无聊到爆的娱乐节目,我闲着没事儿,就回房去修 爷教我的气功。
  接下来我和林森没什么交际,只有晚上出去吃饭的时候说了几句不走心的废话。
  这一晚过得很平静,只是我内心里却一直在想徐若卉,想她一个人在我家里住会不会害怕。
  虽然她之前已经在那里住了很多天,可我那会儿并不知道她已经搬回去了,自然也不会担心,如今知道了,心里自然有些不安心了。
  翻来覆去睡不着,我就拿起手机给徐若卉打了一个电话。
  日期:2018-05-19 17:57:00
  很快电话就通了,徐若卉问找她什么事儿,这么晚还不睡觉,我“额”了一声说:“你在家不会害怕吧,毕竟我那院子曾经…”
  我好心地问了一句,徐若卉那边就生气道:“李初一,你打这个电话是要吓唬我吗?本来没事儿,让你一说,害怕起来了,想让我搬走直说,不用来这套…”
  听徐若卉这么一说,我一下就着急起来,赶紧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有些担心你,给你打个电话,我真没吓唬你的意思。”
  徐若卉的语气变得不那么生气了:“担心我?”
  我说:“是!”
  徐若卉没吭声,我这边也是忽然卡壳,不知道说什么了。

  过了大概半分钟就听徐若卉说:“行了,我没事儿,谢谢你的担心,早点睡吧,我明天还要上班呢。”
  说完徐若卉就给我道了一声“晚安”,我也是回了一声,接着她就挂了电话。
  打完这个电话,我发现我自己出了一身的汗,显然我是被刚才徐若卉说要搬走的事儿给吓到了。
  我去洗了澡,然后也就睡下了。

  次日清晨,天还没亮王俊辉就回来叫我们出发,早饭我们都是在车上吃的,就是面包和牛奶。
  在车上王俊辉就告诉我们,我们这次要去的地方并不远,就在市西面山区的一个村子里,地方名叫马家峪,从市区开车过去只需要两个多小时,而且路很好走。
  日期:2018-05-19 18:17:00
  我们一路往西,王俊辉在车上也是大致给我们讲述了一下他了解的情况。
  他说,他们组织上在接到马凯的这个案子,已经派了几个人过去查探了一下,在那里发现了很不妙的情况。
  王俊辉说到这里的时候眉头就皱了一下,显然那些人发现的情况并不太好,甚至是有些糟糕。

  他停了几秒钟继续说:“他们去了马凯家的祖坟,发现其中有两个祖坟的坟尾部分出现了手指粗细的裂缝,而且还有不少的蚰蜒,从裂缝里往外爬,对了,你知道蚰蜒吧,一种类似蜈蚣的多足虫,不过虫壳比蜈蚣要明亮很多。”
  我点头对王俊辉说,知道。
  接下来王俊辉就继续说:“另外,他们去的时候刚下过雨没多久,还在坟头的墓碑上发现了十多只蜗牛,那些蜗牛正沿着墓碑往上爬。”
  “蜗牛!?”我不由反问。
  我曾经听爷爷说过,如果蜗牛出现在坟头上,那就是预示着,这坟的主人遭了困难,步履维艰,拼命努力却只能像蜗牛一样缓慢地进步,而且稍微受到惊吓就会缩到壳里,止步不前。
  王俊辉那边点头说:“没错,就是蜗牛,想必蜗牛出现在坟头的寓意你也知道了,这还不止,那些蜗牛还在爬过的墓碑上,用自己的体液留下了一个字。”
  我和林森一起问是什么字。
  王俊辉一手握方向盘,一手在空中就比划了一下说:“田地的‘田’字。”
  日期:2018-05-19 18:37:00
  我忍不住惊讶道:“蜗牛写字?”

  说着王俊辉有想起了什么,从旁边拿过自己的手机扔给我说:“你自己翻一下照片,我们组织里的人,把那个字拍了下来,我让他们传给了我,很诡异,你试试看,能测这个字不。”
  给蜗牛测字吗?不一定,蜗牛爬出一个字的机率不大,很可能是有什么东西在控制着那些蜗牛爬出了一个字,然后给外界传递信息。
  如果我要测那个“田”字话,极有可能是给那个东西测的。
  拿出王俊辉的手机,打开图片库我就翻了起来,里面有很多他和李静雅的照片,两个拍照的时候,王俊辉总是显得很拘谨,而李雅静则是笑得很自然,时不时还会做个鬼脸“欺负”一下王俊辉。
  比如捏着王俊辉的鼻子自拍一张合影…
  我正看着这些照片的时候,王俊辉就道:“我给你手机,不是让你看那些的。”
  我尴尬地笑了笑,然后飞快打开另一个文件夹,就在里面看到了王俊辉说的那张照片。

  是一个大理石的石碑,上面刻着很多碑文,而在黑面的碑文上很清楚地看到十几只蜗牛,其中有几只蜗牛正好爬出一个极其不规则的田字,而在这田字的旁边还有其他蜗牛乱七八糟爬过的路线,如果不仔细看,很难认出中间的那个字。
  我当时就想,这么不明显,不会真的是巧合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