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教我算命的本事,我却专门给死者看相》
第49节

作者: 骑马钓鱼12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楼右转,离楼梯不远的睡房就是马凯儿子的房间,门是开着的,在门口我们就看到里面的床边坐着一个女人,她正在小声喃喃一些我们听不清楚的话。

  在床上躺着一个人,只是我们在门外暂时分辨不出那人的样子。
  马凯在门口说了一句:“老婆,我回来了,我还带回来一个大师,他或许能救咱们小天。”
  听到马凯的话,里面的女人就转了一下头,她的脸上显得很憔悴,有黑眼圈,眼睛有些血丝,不过不是命理的纹路,只是没睡好导致的一些生理上的反应而已。
  日期:2018-05-19 15:57:00
  看到我们之后马凯的老婆就道:“老公,这些人靠谱不,别跟之前的那几个一样,耽误了咱家小天的治疗,再不行,咱们就送国外去,国外的医疗条件好,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啊。”

  马凯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就摆手说:“行了,我知道了,你别念叨了,小天的情况你不了解,送医院根本治不了,咱们又不是没送过,结果所有的检查结果都是没问题。”
  说着话马凯就把我们请进了屋子。
  我也是看到床上躺着的那个少年,他大概十六七岁,面容较为清秀,额头饱挺,保寿官浓密,是长寿之相,只是他的这种长寿之相受到一股邪气侵蚀。
  不过还好,他的寿之根本还没动摇,也就是说,他的病还没有到影响他寿命的地步。

  他印堂位置虽然黑气不少,可里面却透着一丝灵光,这是遇贵人的面相。
  看到这里我就笑了笑,心想这面相上显示的贵人应该就是我们吧。
  见我忽然笑了一下马凯就问我:“李大师,你是不是有办法救我儿子了。”
  马凯忽然改口叫我李大师,我有些不适应,我现在还没有看出太多门道,就摆摆手让马凯先别说话。
  马凯也是赶紧点头,然后老实地在一边看着,此时的他只是一个父亲,已经不是在酒店那个嚣张跋扈的马总了。
  我继续看那少年的面相,疾厄宫的恶疾之命气极强,不过这些命气不是来自少年自己的身体,而是来自另一个命体,这里的命体可能是人,也可能是鬼,还可能是尸体。
  日期:2018-05-19 16:17:00
  总之一切命相征兆的都可能是那股命气的主人。
  看到这里我就问马凯:“马总,你儿子生病期间都有哪些症状。”
  马凯就道:“小天自从出事儿之后,特别能睡,每天能睡十七八个小时,睡觉的时候看不出异常,可只要他醒了他就…”
  说到这里马凯忽然顿住了。
  我问马凯就怎样,他面色变得极其难堪然后说了一句:“他就变得跟个疯子一样,见谁都咬,而且只要咬住就不松口,直到咬下一块儿肉为止。”
  说着马凯挽起自己的裤子,我们就在他的小腿肚看到了一个差不多人嘴大小的疤痕,他指着疤痕说:“这就是小天咬的,我腰上还有一块儿,另外我之前那个保姆身上也被小天咬了好几口,后来那个保姆走了,现在这个保姆是新请来的。”
  马凯这么一说,我就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这被硬咬下一块肉的感觉,我是说什么也不想体会的。
  看到我的样子,马凯就说:“你不用担心,现在小天的手脚都被锁在床上,他即便是醒了,也伤不到你。”
  说着马凯轻轻掀起那被子的一角,我就看到那少年腿上被皮带条捆得死死的,紧紧地固定在床上。
  同时我也发现这少年所躺的床也是经过加固的。

  马凯再次问我看出了什么没有,我指着那少年的疾厄宫位置道:“他这‘病’,是邪疯之病,典型的中邪所致,他疾厄宫有一股不属于他自己的命气,而这股命气却在痴缠于他,导致他相门不稳,五岳无光,以至于影响到他的脑子。”
  日期:2018-05-19 16:37:00
  我稍微停顿一下,马凯就催问我:“然后呢?”
  我说:“先别说然后,你告诉我,你儿子在出事之前有没有去过什么阴晦的地方,比如墓地、灵堂,或者某些人命事故现场之类的。”
  我这么一说马凯就愣了一下道:“在出事儿前,也就是今年的清明节,我们一家人回乡下扫墓,我们上坟的时候,就在坟地边发现一块骨头,小天当时贪玩,就捡起来给扔得远远的,从那回来,小天就开始发烧,后来我请宋道长给看了一些,他用一些符水给小天擦拭身体后,小天就康复了,不过又过了俩月,也不知道为啥小天就忽然患了这病。”
  马凯说完又问:“李大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宋道长后来也来看过一次,他说不是阴邪侵体所致,而是一种病,建议我们求医,可各个医院都我们都去过了,根本没有作用,他们只是把小天当成疯子来对待,还建议我们送精神病院。”
  说着马凯就变得气愤起来,下意识又去摸自己的下巴。
  此时我也知道为什么马凯的儿子不在医院了,得了这病要是传出去,以他在市里的名望和地位,肯定会成为这一片茶余饭后的一个闲话,他不想别人嚼舌根。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医院已经无计可施了。
  我深吸一口气道:“马总,你儿子中邪与一般的中邪不同,一般的中邪,都是其魂魄被勾走,或者邪物上身所致,可你儿子中邪却非这两种,所以之前给你看的那个宋道长也没有看出来。”
  日期:2018-05-19 16:57:00

  马凯不太懂我在说什么,我就继续解释说:“你儿子中邪是因为有东西在改他命,他身上的所有症状都是他疾厄宫那团命气所致,只不过要将其清除,还需要找到施下那命气的本尊才行。”
  我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我有这样一个猜测,你儿子不是扔过一块骨头,他第一次发烧,应该是普通的中邪,是有东西上了他的身,也就是被他扔的那骨头的主人。”
  “现在你儿子第二次中邪,我觉得可能还是那骨头的主人下的手,第一次被赶走他不死心,所以才换了另一种更厉害的法子来报复,换句话说,你们和那个家伙之间的梁子越结越大了。”
  “啊!”马凯忍不住惊讶了一句。
  马凯的老婆也是在旁边问我:“大师,那我们该怎么办?”
  我道:“这些只是我的初步猜测,具体是怎样的,还有待求证。”
  听完我说完马凯和他老婆一时都没说话。
  而旁边一直没说话的王俊辉却忽然道:“马总,你儿子的事儿会不会和你拜托我们所办的那件‘欺尸诈骨’案有关联?”

  马凯摇头道:“不会吧,我托你们办案,是因为我父亲告诉我,总有一些厉害的孤魂野鬼去我们祖坟附近滋事,欺负我父亲和先祖的尸身,诈骗他们的骸骨,扰得他们无法安息,让我去帮他们。”
  说着马凯又补充了一句:“不过至今我也不知道欺尸诈骨具体到底是什么意思!”
  王俊辉想要说什么,张了张嘴,却又闭上了,他应该清楚是什么“欺尸诈骨”。
  日期:2018-05-19 17:17:00

  我这边也没有多嘴去问,就对马凯道了一句:“马总,你儿子虽然疾厄宫的命气在改他的命,可这是先兆之相,离改命成功最起码还有一年时间,只要这段世间能够找到给他施下命气的正主,再加上有王道长从旁协助,我就有办法救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