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教我算命的本事,我却专门给死者看相》
第47节

作者: 骑马钓鱼12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这边倒是差不多把我从小到大的事儿都跟她说了一遍,当然提到我爷爷的时候,我还是会有所保留的,毕竟我爷爷的身份太过特殊的,怕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吃完饭,喝完所有的啤酒,徐若卉还好,我就有些懵了,走路也有些不稳当了。
  所以回家的路上徐若卉就一直搀着我的胳膊,我眼前的东西虽然有些晃,可心里还是清楚的很,被她扶着,我感觉很幸福。
  进了家门,徐若卉把我扶到房间,给我扔床上,盖了一条褥子就没再管我。
  我感觉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然后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徐若卉嫁给了我…
  次日醒来的时候,我精神好了很多,徐若卉又去上班了,我洗漱了一下,出去吃了早饭,电话就响了,林森已经到了我家门口。
  林森来这么早,那应该是天没亮就开始出发了吧,可真够幸苦的。
  接上我之后林森就对我说:“本来我们原计划是今天出发,可俊辉出了一些变故,要耽误几天,所以你需要在市里先住几天。”
  我问林森出了什么事儿,他就道:“放心,不是什么大事儿,都是一些小事儿,不过这些小事儿很麻烦,不处理又不行。”
  日期:2018-05-19 12:57:00
  我问林森,既然去市里也是待着,那我能不能就在县城待着算了,等着走的时候,他们再来接我。
  我这么说自然是因为舍不得徐若卉。
  林森摇头说:“不行的,俊辉遇到的那些小事儿有时候可能会用到你的相卜本事,另外今天你还要见一个人,我们这次案子的事儿主,他除了让你算这件事儿,可能还会要求你算一些别的,到时候就看你的了。”

  我们中午之前就到了市里,林森直接带着去了一个高档酒店的包厢,他说我今天要见的人中午会来这里,王俊辉在中午的时候也会来。
  进了包厢林森才给我介绍了一下今天的事主儿,叫马凯,四十多岁,是市里一个有名的地产商,在政商两界都很吃的开。
  我问起这次案件具体是什么事儿,什么是“欺尸诈骨”,林森就摇头说:“案子的事儿都是俊辉和上面直接谈的,我很少会过问细节,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一会儿吃饭的时候,事主肯定会讲的。”
  我和林森没等多久,王俊辉也就过来,打了招呼我就发现他印堂不亮,整体气色很差,很明显的被琐事缠身的面相,好在没有什么大的灾祸。
  接下来我们等了好久,服务员跑来问了几次什么时候上菜,可今天的事主,也就是那个马凯依旧没来。
  林森手指敲了几下桌子就道:“这谱儿摆的够大的。”
  日期:2018-05-19 13:17:00
  王俊辉问我:“能算出他什么时候来吗,我下午还有事儿,如果太晚,我就不等了。”
  我把一杯茶推到王俊辉的跟前说:“你用着茶水在桌子上写一个字,我测一下。”

  王俊辉想也不想就在桌子上写了一个“等”字。
  我瞅了一下眼说:“他就要到了!”
  王俊辉问我何解,我指着王俊辉写的那个字说:“这‘等’字本来是一个竹字头,下面一个‘寺’字,可你在写的时候,却把那竹字头写的像两个人字,你这‘等’字的结构就成了一个‘坐’和一个‘寸’字,‘坐’的意思就让你坐着等就好了,都不用下楼去迎接,换句话说,他即刻就到,另外…”
  王俊辉忙问我:“另外什么?”
  我继续道:“这‘坐’在方寸之上,说明一会儿那个事主会坐在你的身边,当然还有另一个层面上的寓意,就是你们可能为了都想得到的某件东西而发生一些争执。”

  王俊辉看着我道:“争执?”
  我笑着说:“茶水字,流水相,不是你真正的笔迹,我不敢打包票,不过我也有十之七八的把握。”
  王俊辉点点头说:“今天的事主来头不小,我一会儿会注意一下自己的态度。”
  说话间包厢门就开了,进来一男一女两个人,男人四十多岁,高鼻梁,颧骨也很高,有些微胖。

  女的三十岁左右,穿着很职业短裙,身条和气质都很好。
  不用说男人就是事主马凯,女人的话,绝对不是他的妻子,他俩没有半点夫妻相,应该是秘书之类的身份。
  马凯一进来我们就起身迎接,打了过招呼,他说了一声抱歉来晚了,而后就在王俊辉旁边的位置坐了下去,我给王俊辉测字的推断相继开始应验了。
  日期:2018-05-19 13:37:00
  马凯在王俊辉旁边坐下后,林森就“咦”了一声,显然对我单凭一个字就推测出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儿有些惊讶。
  听到林森的惊叹马凯和他的女秘书同时看了一眼林森。
  林森就起身说:“我这就让他们上菜。”
  说完林森就离开了包厢。
  马凯又和我们说了几句话,我们也就知道跟他旁边的女人叫左叶,是他的秘书,而且这次也会跟着我们一起出案子。
  听到马凯的话,王俊辉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他忍着没有发脾气道了一句:“马总,这不太好吧,左小姐只是一个普通人,跟着我们行动恐怕多有不便,另外我们这次行动也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危险,恐怕会…”

  不等王俊辉说完马凯摸了一下下巴道:“你不用吓唬我,我做地产这一行,什么怪事儿没见过,左叶经历的大事儿不比你少,你大可以放心,她身上有我有从高僧那里求来的护身符,她不会有什么危险,更不会拖你们的后腿。”
  马凯执意让左叶跟着,肯定是不放心我们,怕我们在这次行动中私吞了什么。
  而那个左叶在旁边一直没吭声,表情看起来也不是很自然,显然她并不是真想接受这个任务的,而是迫于无奈。
  再者马凯的奴仆宫挺拔,相门上显示是一个富贵之人,可他却有时不时用手摸下巴的习惯,也就是摸他的奴仆宫,有这种习惯的领导一般是对下属要求很严苛,甚至有些刻薄。
  日期:2018-05-19 13:57:00
  再看被马凯摸过的下巴,奴仆宫虽然挺拔,显富贵,可上面的命气也是搀杂着很多来自下属的埋怨,甚至是嫉恨,也就是说,他虽然身处高位,却做不到以德服人,别人尊敬他并不是因为他的为人,而是纯粹因为他的权势。
  我这边不说话,王俊辉见马凯执意要左叶去,也没有再反驳,他好像不想得罪马凯。
  王俊辉之前说,这件案子中可能会有让李雅静病情好转的“契机”,他不想得罪马凯,应该也跟这个“契机”有关联吧。

  只是那“契机”到底是什么,我单纯用相卜之术还是推断不出来的。
  不一会儿林森从外面回来,接着我们点好的菜也是开始上来了,我这才反应过来,今天的情况好像有些调转个了。
  寻常说来,都应该是事主请我们这些做事儿的人吃饭,然后拜托我们好好的把事情做完,可这次却成了我们这些做事儿的人请事主吃饭,求着事主把事情交给我们做。
  我们一下就成了在外跑生意的业务员,生怕这一单生意丢了似的。
  饭菜差不多上齐了,马凯很不客气地又点了两瓶上好的白酒,此时我心里的急脾气就上来了,只不过我不能发作,只能忍着,这件事关系到了李静雅的病情,我不能胡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