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教我算命的本事,我却专门给死者看相》
第46节

作者: 骑马钓鱼12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想到林森忽然和我说这样的话,听完之后,我意识没有完全接受他的话,就反问他:“你的意思是让我帮王道长三年,可三年后雅静姐的病就会好吗?”
  林森那边道:“这我就不知道,要问俊辉,他和组织定的期限就是三年。”
  说完林森又催问我同不同意。
  我深吸一口气道:“能帮到王道长,我自然是同意的,我接下来要怎么做?”

  林森说:“你要说服俊辉让你加入,求你了,初一,帮帮他!帮帮雅静!”
  我这边答应了下来,安慰了林森几句就挂了电话。
  日期:2018-05-19 11:17:00
  见我挂了电话露出一脸的愁容,徐若卉就问我:“怎么?朋友遇到麻烦了?”
  我点头道:“是,而且是大麻烦,我也正在陷入那个麻烦中,不过没办法,谁让那边是我朋友呢。”
  此时我又想起徐若卉要跟我说话的时候,就又问她找我是不是有事儿,她摇头说:“没事儿,我就是好奇来看下,行了,你帮你朋友吧,我回屋看会儿书去。”
  徐若卉走了,我就给王俊辉打了一个电话,他接了电话就道:“老林找过你了?”
  我“嗯”了一声说:“是,你的事儿我都听说了,太多的话,我不多说了,王道长,你不是想让我入伙吗,我答应了。”
  王俊辉道:“之前我虽然也是为组织卖命,可雅静并没有生命危险,他们也不敢拿太过分的案子给我办,可现在不一样了,雅静的生死掌握在他们手里,我的死穴被他们捏得死死的,到时候他们肯定会强行给我一些冒险,甚至干脆是送死的任务让我去做,你确定还要入伙?”
  我这边又是“嗯”了一声道:“我都想好了,我需要钱,一千万,能跟着你频繁地出任务,那我肯定能大赚一笔。”
  王俊辉问我要那么多钱做什么,我就道:“我爷爷说的,我只能照做。”
  我只有钱多了,才好娶媳妇,这也是我想要挣钱的最直接原因,当然这个我没好意思给王俊辉说。

  王俊辉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已经接了新案子,如果要参与的话,我们明天一起出发。”
  我问王俊辉是什么案子,他先是神秘地告诉我四个字“欺尸诈骨”,然后又补充说了一句:“不过在出这个案子之前,你需要来一趟市里,帮一个人卜算一下!”。
  日期:2018-05-19 11:37:00
  帮人卜算?

  我问王俊辉需要卜算的人是谁,和他说的“欺尸诈骨”案有没有关联,他那边就说:“他就是这个案子的事主儿,出钱的人,在社会上有些地位,所以名字的话我现在不方便告诉你。”
  不等我说话,王俊辉又道:“初一,真的谢谢你能入伙!”
  我这边笑了几声道:“王道长,你客气了,咱们虽然相交不长,可毕竟患难与共,我中了尸毒的时候还是你和雅静姐救了我,于情于恩,我都应该入伙。”
  又和王俊辉聊了一会儿,他就告诉我,明天一早他会让林森来接我,今天我还可以在县城待一天。
  挂了电话,我也完全没有了开店卜卦的心思,就把小店关了。
  回到院子里,我看到徐若卉正在房间看书,我憋足了劲儿才在门框上敲了几下,她往门口看了一眼,然后指着一把椅子说:“进来坐吧。”
  进房间坐下,徐若卉就从就床上爬起来给我倒了一杯水道:“喝点水吧,我刚才听你打电话的意思,好像又要出远门了?”
  我接过水杯点头说了一声:“是!”
  徐若卉没再说话,爬回床上继续看书,她又恢复了之前那副对我爱搭不理的样子。

  之前在小店里的时候,我差点鼓起勇气向徐若卉表白,可无奈被林森打来的电话打断了,如今我过来也想着向她表白来着,可此时已经没有了刚才了气氛,我心里那股表白的勇气也是散了一大半。
  日期:2018-05-19 11:57:00
  正在我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时候,徐若卉忽然放下手中的小说对我说:“初一,你来找我,不会就是为了干坐着吧。”
  我连忙摇头说:“自然不是,我是觉得明天我又要出远门了,来跟你聊聊天。”
  徐若卉“哦”了一声:“就这样?”
  我心里一激动,就想,她该不会在是鼓励我表白吧。
  这么一想,我心里刚才那股冲动又上了,就把水杯放旁边一放说:“徐若卉,我想跟你,你能不能…”
  “帮你看好家,是不是?”我话还没说完,徐若卉就抢过我的话,补充了后半句。

  她打断我的话,难不成她是在变相的拒绝我?
  此时的我犹如被泼了一身的冷水,心中的兴奋全无,我看着徐若卉忽然感觉一阵的迷茫,这个女人我一点也捉摸不透,越是这样,我心里就越是想着她。
  见我不说话,徐若卉继续说:“放心好了,这里我会给你看好的,你放心外出就好了。”
  我只呆呆地“哦”了一声。
  接下来也没和徐若卉说几句话,我就回房简单收拾了一些东西,此番外出指不定会遇到什么危险,不向徐若卉表明也好,没那么多记挂,再说,万一我说出来被拒绝了,我和她的关系将会比此时更加尴尬,甚至连房东和房客都做不成了。
  我在房里收拾了东西,感觉无聊就又在屋里开始修 爷教给我的气功,我以后要经常跟着王俊辉出案子,那肯定不会是看看相,推推卦这么简单。

  日期:2018-05-19 12:17:00
  我恐怕会有很多机会跟阴邪之物交手,所以相门驱邪的法子我必须要熟练地掌握几招才行,不能每次见到那些东西都被揍,然后让王俊辉来救我。
  那样的话,我就不是王俊辉的同伴,而成了累赘。
  转眼到了晚上,我修习正入迷的时候,徐若卉忽然喊了我一嗓子:“李初一!”
  我把气沉下去,对着门外就应了一声:“干嘛?”
  我话音刚落,就看到徐若卉站到了我的房门口,她的肩膀上还挂着一个白色的小包,看样子是要出门了,我问她去哪里,她就对我说:“我请你吃饭,报答你的收留之恩。”
  请我吃饭?
  我笑了一下道:“说的你以后不用交房租了似的!”

  徐若卉“嘁”了一声道:“我可没有赖你房租的意思。”
  晚上我俩也没吃啥好东西,就是去路边摊吃了一些烧烤,而且徐若卉还要了几瓶啤酒。
  本来我认为徐若卉很能喝,可她喝了一瓶多,原本白皙的脸上就变的通红起来,我怕她喝多了,就把她面前的酒全都抢了我跟前。
  看着徐若卉,其实我心里也有那么一种龌龊的想法,那就是把他灌醉了,然后和她生米煮成熟饭…
  这种想法虽然一直在我脑子里转,可最后我还是把这邪恶的念头压了下去,我是真心喜欢徐若卉这个人,不想用任何不干净的举动玷污我和她之间的情谊,而这种情谊是朋友也好,房东和房客的也罢。

  日期:2018-05-19 12:37:00
  吃饭的时候我俩基本都是我在说话,我偶尔问问她的过往,她也不愿更多说,随便一两句就敷衍了过去,从她的话里我也听不出啥内容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