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51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珍捧着我的脸,说:“我不会甘心失败的,我在星辉五年,我陪了多少男人,我做了多少恶毒的事情,我为的,就是有一天,我能爬上去,成为星辉的女王,我不甘心,我绝对不能失败。”
  我看着阿珍恶毒的脸色,就无奈的笑了一下,我觉得,她并不是演戏,她是真的不甘心,我失落的转身,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我说:“没希望了,这个局已经完成了,就算我现在把所有的事情给捅开,也不会有用的,而且,我觉得,我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阿珍急忙转身趴在我身上,说:“阿斌,你是野斌,你够野,不要失望,不要放弃,你手里还有很多棋子,不要放弃,我们还有一战的资格。”
  阿珍在鼓里我,她说完就在我脸上亲吻了一下,我说:“我们?哼,我们?”

  阿珍很怨恨,说:“他把我当傻子,哼,我不会在为他卖命了,从现在起,我只为我自己卖命,我们联手,打败他们,不管是康波,还是华豹,我们打败他们,他们不是做局吗?现在我们既然知道这是一个局,那我们就破局,让他们进我们的局,实在不行,就干掉康波,他一死,所有的事情都会解决。”
  我听着就笑了起来,我说:“你知道康波每次出动有多少人跟着吗?干掉他?谈何容易?”
  “哼,阿斌,你别忘了,康怡可是野心比我还要大,如果,你给他一个逆转的机会,他会不会冒险?我们既然无法近身康波,那么我们就让他最亲近的人来做。”阿珍恶毒的说着。
  我听着就眯起眼睛,阿珍的话,有点可恶,但是康波一走,星辉就完了,我当然损失不大,但是我会输,大土司会输,张特会输,我们所有人都因为康波的跑路,而变得一无所有。

  最恐怖的就是,如果有人还想要救星辉的话,那就完蛋了,有多少钱砸进去,都会死的。
  所以,康波不能走!
  阿珍解开我的衣服,伸手摸着我的胸膛,嘴巴吻着我的唇,我一把将她抱起来压在床上,我说:“我已经告诉你了,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如果还要骗我的话。”
  阿珍直接吻过来,咬着我的嘴唇,很疼,我感觉到鲜血的味道,她说:“为什么你不肯相信我?我没有骗你,我说我经历那么多男人,你是唯一一个让我动心的,这不是假话,用身体来感受。”
  她说着,搂紧我,用火热的吻,来滚烫我的内心。

  我狠狠的在阿珍的身上索取者,就如她说的,用身体来感受彼此的诚意。
  但是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知不知道那些局面,但是都没用了,如果我们还不联手的话,那么,我们只能等着被康波的洪流给吞没。
  我喝了一口红酒,阿珍抚摸着我肚子上的伤口,我们两个一直都在沉默,现在,我们都到了一个关键的节点,我们现在要想办法变。
  在这个定局当中活的变数。
  我从床上下来,床上衣服,阿珍看着我,笑了一下,说:“关于我的弟弟,我一直不是很了解,他从小就被送到了国外读书,回来之后,我们相互装作不认识,也只有在作死的时候,才会联系,我一直都觉得,他不可能背叛华豹,没有人敢背叛华豹,但是现在想来,有些事情,跟我们想的不一样。”
  我看着阿珍,我说:“不管怎么样,现在我要去瑞丽赌石了,我需要钱,我要按照我自己的计划进行,但是有些事情,我需要摸清楚,现在华豹跟康波,都在用局,但是你弟弟,可能是穿针引线的人,他在帮康波,但是他同样是华豹的人,他是双面间谍的可能性很大,所以,你要小心,不要到最后,被你这个弟弟给卖了,你还不知道。”
  阿珍笑了一下,说:“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不会留手的,阿斌,如果你心够狠一点,我们联手,把他们都干掉。”

  我笑了一下,阿珍简直是痴人说梦,把他们都干掉?如果这么简单,我还用站在这里跟他废话?
  我离开了房间,下了楼,铁棍的车已经在楼下等我了,我上了车,擦了一下嘴角,上面还有血腥的味道,铁棍没有问我,直接开车去瑞丽。
  对于毕公良这个人,我不了解,但是我知道,他很厉害,邵利对他很有兴趣,这说明,他跟邵利是一样的人物,都是聪明绝顶的人。
  我现在唯一害怕的就是,毕公良这个人,狼子野心,不但要康波,还要华豹,我们最后所有的局面,都是为毕公良办的,这就有点可笑了,我们所有人,包括康波还有华豹在内,如果被毕公良给算计了,那就搞笑了。
  聪明反被聪明误,反做他人嫁衣,这就不好了。
  车子在下午开到了瑞丽,我在赌石界王叔的店铺下车,王叔在门口等我,看到我之后,王叔就过来拥抱我,我看着他的手臂,有点抬不起来,我就问:“怎么样?手还行吗?”
  王叔摇了摇头,说:“年纪大了,手抬不起来了,进来坐吧。”
  我跟着王叔进去,看着他很忧愁的样子,我就问:“王叔,发生什么事了吗?”
  王叔点了点头,说:“我上次跟你说的,吴昂吉跟莫老板要找你算账的事情,我本来他们只是说着玩的,但是没想到,这两个人真的要找你麻烦,他们说了,整个德龙,不准跟你做交易,说你这个人没有信用,更是黑吃黑。”
  “哼,真是混蛋,分明是吴昂吉被人算计了,他自己跑路了,老板把事情给摆平了,他居然还骂老板,王八蛋,这个老缅,欠收拾。”陈闯不爽的说着。
  我听着就拿着烟,咬在嘴里,我没有点火,我说:“他们德龙不是不做我生意吗?我今天就去德龙找吴昂吉,我就在他的店里赌石,我看看吴昂吉,到底有没有这个胆子。”

  王叔笑了一下,说:“做生意,何必硬碰硬,按照我说的,就应该先找吴昂吉过来谈谈,他是个生意人,我相信,他不会轻易得罪人的,更何况他是个缅人,你觉得,他可能把你这个现在如日中天的人往死里得罪吗?”
  我点了点头,王叔就拿着手机,给吴昂吉打电话,很快电话就通了,王叔说:“吴昂吉,你跟周斌之间的误会,我觉得有必要坐下来谈谈,现在周斌就在瑞丽,你要不要过来?我们谈谈你?”
  我看着电话,那边有点支支吾吾的,过了一会,吴昂吉说:“我很忙,走不开的,我先挂了。”
  电话很快就挂了,我笑了起来,我说:“王八蛋,居然躲着我,王叔,看来还是需要咱们自己去找他啊。”
  王叔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吩咐了一下,然后跟着我一起出去,我们直接朝着德龙大厦去。
  日期:2017-12-18 07: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