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667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亏了很多吗?”
  王红军虽然有点中二,但在古玩行里也算是老江湖了,没有把握的东西不会轻易入手,看这倒霉样子就知道让高人做局给切了一刀。
  “大几千万吧,要放在以前不算什么,这两年投资生意不顺当,又赶上离婚,倒霉事全凑到一起了。”王红军懊恼道:“实不相瞒,我这真是砸锅卖铁了,车库里的车都有主了,接下来我这准备卖房子呢,张海潮这个老王八落井下石,只答应给到三千万,本来老沈挺仗义的,出到了八千万,我寻思能多卖点是点,犹豫了一下,结果他忽然撤了,就只剩下张海潮一个买家,要说这里头没有猫腻,打死我都不信,哥们儿,他们这是把我往死了整啊。”

  “扯淡,多大点事情还至于到死了活了的?”李牧野道:“听我的,你这房子别卖了。”
  “兄弟,我知道你有面子,但这件事你还是别参合了,哥们儿自己的梦自己圆。”王红军道:“张海潮那帮人不只是冲着钱,还冲着我这房子,不达到目的是不会罢休的,你不知道这伙人有多黑。”
  “你圆个屁!”李牧野没好气的:“你要是能圆上,还他吗至于到卖车卖房的地步?”
  王红军叹了口气,道:“其实刚接到你电话那会儿哥们真是高兴了一下,指望着你从兜里掏出个支票本啪的一下甩哥们脸上,几个亿随便花,一下子把哥们的燃眉之急解了,可我一看到你领俩孩子回来这架势,还要重开餐馆混日子,就知道这事儿不能指望你了。”
  “怎么个意思?”李牧野抬杠道:“你这话我就不爱听,我有钱没钱先放一边,我就不服这个气,就你这点事儿没有钱就不能办了?”
  王红军道:“你别抬杠,这里头的水深着呢,我知道你能打敢杀,但你再厉害也没用,现在已经不是咱们少年时打打杀杀的年代了,人家根本不跟你玩儿这一套,直接给你扣个屎盆子,通过官方手段办你,杀人都不用自己提刀。”
  “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李牧野道:“本来我在官方还有个有力度的朋友,但这次从国外回来却让我给得罪了,还有一个人,我不愿意向她开口。”
  “老大,你好像在跟我说废话。”王红军拎着酒瓶子,一脸颓废的:“行了兄弟,哥们儿这次算是彻底栽了,但也不至于彻底颓到死,我大不了哪里来的回哪里去,二棉裤那帮兄弟还在煤城混呢,回去以后一天三顿小烧烤还不缺。”
  李牧野想了想,道:“我这回来的匆忙,还真是没准备什么钱,不过你既然是在古玩行里栽的跟头,那咱哥们儿就从这一行里把丢的脸面找回来,这房子你绝对不能卖,但也不说不卖,你把张海潮给我找来,我有大生意跟他谈。”
  王红军有点发懵:“哥们儿,你有把握吗?”
  李牧野点点头,道:“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什么时候坑过你?”
  王红军道:“主要是这事儿太难办,我怕把你也带进来。”
  李牧野嘿的一笑:“他们都已经把你拉进去了,我难不成还能蹲坑边看你笑话?”

  这事儿其实是有点蹊跷的。大家都是混沪上商圈的,王红军毕竟是王红叶的哥哥,考虑到林国学的因素,如果张海潮的背后没有高人撑腰支招,他也不太可能会做局坑王红军。经过上次王红叶自不量力的挑衅事件后,圈内人都知道小野哥跟老王的交情。可以说动老王就是在挑衅李牧野。如果张海潮背后的高人不是无知无畏,那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李牧野刚回国就听到这事儿,这高人的时间点选的未免太巧了些,几乎可以说是摆明了想跟李牧野练练。可究竟会是哪个胆边生毛的主儿要在这个时候跳出来跟刚刚干挺了太平会总坛的小野哥掰掰手腕呢?
  风摆荷花,雨打荷叶。黄昏新月,暗香浮动。
  这池子是王红军花费千万才弄好的,傍水建造的赏荷廊、轩、亭、阁,古朴典雅,与绿云、荷香相映成趣。盛夏酷暑,园内水静风来,犹如进入清凉世界。
  张海潮没来,一个中年人代替他赴约,此刻正站在园子里的荷花池边赏花观景。
  “莲,花之君子者也,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李牧野漫步走来,道:“我以前一直是这么看您的。”
  中年人听到李牧野的脚步声后慢慢转身,道:“多年不见,你这位名动江湖的大人物眼中可还有故人李奇志的位置?”
  “我曾无数次设想再见面时该如何面对你。”李牧野叹了口气,道:“真的见到了,却发现一切腹稿都是空想。”
  “王红军是你为数不多看重的朋友。”李奇志道:“我有一个跟他有关的坏消息告诉你。”
  李牧野道:“老师您堕落了,这么低层次的手段实在有些配不上太平会大军师的身份。”
  “纠正一句,我现在是南海门的总军师。”李奇志道:“甭管什么层次的手段,只要管用就够了”
  “您忘了吗?我步入江湖在您这里学到的第一个规矩就是不受任何人要挟。”李牧野道:“所以不管您手里拿了他什么把柄,我恐怕要让您失望了。”
  李奇志自信的:“我既然站到了你面前,就有把握不会得到一个失望的结果。”
  “时过境迁,您比当初老了许多。”
  “人老心不老,志气反而更高!”
  “六十多的人了,本该是含饴弄孙安享晚年的年纪,何苦趟这江湖的浑水。”李牧野道:“您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老奶奶该有多伤心。”
  “难得你还惦记着她。”李奇志道:“老人家去年已驾鹤西去,这世上称得上我的破绽的人已经没有了。”
  李牧野叹道:“我很遗憾,老奶奶当初对我挺好的。”

  “老太太善良,却很不走运的养了一个邪恶的儿子。”李奇志道:“王红军的命攥在我手里,你还是别对我的人品抱有奢望好些。”
  李牧野道:“您就不担心自己先走一步?”
  李奇志道:“我相信跟杀了我比起来,你更愿意听一听我的条件。”
  李牧野道:“我不会接受任何人的摆布。”
  李奇志道:“这件事对你也有极大好处。”

  李牧野道:“您果然是我的知己,既然是有好处的事情,听听也无妨。”
  李奇志道:“月部虫地师有一位姓梁的前辈,想跟玄门做一笔生意,但苦于没有可靠的渠道,如果你肯出面搭桥,他老人家将不胜感激。”又道:“梁师学究天人,有鬼神莫测之机,只要你肯出力办事,必定会有所赐。”
  “您加入了五部虫地师门?”李牧野从李奇志的口气里听出些意味来,猜测着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