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唐朝讲给你听——历史就是一本正经的八卦》
第72节

作者: 皮唐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国民经济是一个完整的体系,这个体系中有很多组成部分,但毫无疑问,货币是其中最重要的,牵一发可动全身的部分。自货币诞生以来,它就成了商品交换的媒介,也是商品经济最重要的驱动力和润滑剂。货币制度得法可以让一个王朝兴旺发达,货币制度紊乱,则可能让一个朝代顷刻覆亡。大家都知道王莽,他之所以失败,就和货币政策搞砸有很大程度的关系。他在位期间前后改革了四次币制,铸造了许多新钱,但因为政策不得法,结果搞得大地主大商人资产缩水,中小地主中小商人血本无归,从贵族到平民没有一个人对他满意,最终爆发了席卷天下的绿林、赤眉大起义,落了一个身死国灭的下场。

  王莽的故事实在值得后人吸取教训,而当时的货币制度也到了非改不可的程度。
  往远一点说,从魏晋南北朝开始,中原大地上就政权更迭频繁,历朝历代发行的货币形式各异,质量、做工、样式都参差不齐。后来隋朝虽然统一,但这些周齐宋齐梁陈等的货币也还没退出历史舞台,经商买卖的时候仍然杂相混用,就好比你掏出美元,人家找你日元,完了之后打个折再用人民币,换算起来十分不方便。到隋末就更了不得了,杨广这家伙荒废朝政,铸造的钱币更是质量低劣、成色不足。你去菜市场买菜,拿出个真钱来,人家商贩都以为是假的。

  如果仅仅是货币质量差就罢了,更麻烦的是,在某些偏远地区,货币还极度缺乏,但是偏远地区的商品也要流通呀,小商小贩也要吃饭呀,有些人就不得不剪堆树皮或者糊张纸来当钱使。
  经济本来就凋敝的不行,货币又乱到这程度,那日子真是没法过了。物价飞涨、市场紊乱,不仅老百姓苦不堪言,也给社会正常的生产生活造成极大困扰。
  有感于此,李渊打算着手解决这个问题,经过充分的调研和听取意见之后,他下令民部(后来的户部)铸造了一种新钱。这种钱大小合适、质量过硬、成色很足,做工还很精美,流通起来十分顺畅。再加上唐朝政府币制设计合理,发行控制得当,因此很快就促进了经济的平稳运行。
  这个新钱就是著名的“开元通宝”,此后它便一直流通了下去,它流通的日子实在是有点长,一共沿用了两百九十多年,直到唐朝灭亡。

  顺便说一句,“开元通宝”钱币上的四个字也很美观,写的横平竖直、苍劲有力,还带有险峻瘦硬、铁画银钩的名家风格,看起来非常漂亮。这自然不是普通人能写出来的,也不是皇帝李渊亲自书写,而是出自一位窦建德降臣的手笔。
  这位降臣就是为被后人称为楷书四大家、唐人楷书第一人的欧阳询。
  他独创的“欧体”,至今还是书法练习者们最喜欢的字体之一。我们当代最有名的书法家,曾任硬笔书法协会会长的田英章写的就是一手漂亮的欧体字。你们练过吗?我就练过。嗯,练过.
  日期:2018-01-20 21:07:08
  [161]
  死灰复燃
  我们前边说,李渊父子打完了唐朝版的三大战役,天下大局基本已定,统一只是时间问题。而且因为实行了行之有效的货币政策,经济也在平稳运行,一片欣欣向荣、生产力恢复发展的景象。但大家不要忘了,此时的唐朝毕竟还没有真正统一,而没有统一就意味着还有麻烦。
  这些麻烦可能不如王世充、窦建德来的大,但一旦发生了,却依然难缠的很。
  具体来说,就是唐朝对夏国余部的处置失当了。

  自窦建德在虎牢关大战失败之后,夏国的统治就开始瓦解了。不过,这瓦解并不彻底,因为夏军只是在军事上败给了唐军(就一次),夏国旧境内的统治基础还没有摧毁。被李世民遣散回家的那批人就不说了,许多夏国体制内人士也抓住机会捞取大笔国有财产,藏匿到了乡里。
  客观的说,这其中有些人还是渴望天下安定的,夏国没了就没了吧,原先的官儿不做就不做吧,整点小钱钱,舒舒服服度过下半生就可以了。但与此同时,也有很多人不喜欢这样的安定。他们对夏国还有很深的感情,有感情自然不甘心它的灭亡,不甘心灭亡自然对唐朝十分不服,十分不服当然就期待着找个机会再练练。而且,许多人早年纵横沙场也都习惯了,回到老家之后,还是改不掉那一身行伍习气,一闲下来就喜欢惹事儿,时不时还要犯个法。

  这样一来,就让刚刚委派来的唐朝官员抓到了把柄。他们本来就对这些敌国余部十分讨厌,现在又看见有人不服管束,怎么可能放过这个修理他们的机会,于是马上展开了大规模的搜捕运动,而且这运动马上就扩大化了。抓住了依法严惩是必须的,除此之外往往还要狠揍一顿,羞辱一番(唐官吏以法绳之,或加捶挞),无辜被牵连的,更是不在少数。
  与此同时,唐朝官员和当地百姓的关系也有些隔阂。他们多数是从西北来的,而夏国这里则是河北,隔着如此遥远的距离,不要说风俗习惯、风土人情了,连彼此口音都听不懂,干群关系怎么可能好得了?而且,因为他们是胜利者,征服者,对这些被征服的敌国百姓,也不可能像对老家的父老乡亲那么友善,而是经常肆无忌惮的欺凌压迫、敲诈勒索。
  此时的夏国的故地就像一堆埋着火种的草灰,只要一有人煽风点火,随时可能死灰复燃。
  就在这时,朝廷又下了一道命令,宣布征召一批夏国旧将入朝。其中高雅贤、范愿、董康买、曹湛、王小胡等人都在名单之上。

  朝廷为什么要突然征召他们入朝呢?是真的要给他们官儿做,还是要借机斩尽杀绝呢?从唐朝中央到地方的所作所为来看,毫无疑问是后者。因为血淋淋的现实就摆在眼前,王世充投降了,死了。窦建德被俘了,死了。段达、单雄信等人被抓了,也死了。至于地方官对旧将的行为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朝廷的征召很明显只是一个圈套,去了肯定是死路一条。
  高雅贤等人怎么能坐以待毙?他们毕竟曾是名震天下的夏王部将,纵横河北的豪杰,他们十年前就敢拿起武器跨上马反抗不可一世的大隋帝国,现在自然也敢反抗如日中天的大唐王朝。
  日期:2018-01-20 21:07:56
  武德四年(621年)七月十八日,距窦建德之死仅仅过去了七天。
  高雅贤和战友王小胡逃到了贝州(河北清河县),在一间破旧简陋的小屋里,他俩召集了许多从前的战友如范愿、董康买、曹湛等人,一起商量如何造反。
  范愿慷慨陈词道:
  “王世充都已经投降了,大臣段达、单雄信等人却全部被杀。我们去了长安,一定不会幸免的。况且,夏王对唐朝的淮安王那么好,而唐朝抓到夏王就杀掉了。不为夏王报仇?我们的良心怎会过得去呢?”
  范愿停顿了一下,发现在座的各位将士都在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他们一起说道:
  “吾属自十年以来,身经百战,当死久矣,今何惜馀生,不以之立事。”
  这句话已经彻底的表达出了所有人的心声。我们这些人不过是战场上的幸存者,早就是该死的人了,多活一天就赚一天,现在又有什么必要在乎余生呢?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言至于此,废话已经不用多说了。
  开干吧。
  但在干活之前,还是要确定一个带头人。不管什么工作,这都是一个最重要的,必须要履行的程序。只有排好了座次,有了名分,做起事来才会顺手。
  鉴于当时的科学水平还不是很发达,高雅贤等人也不懂什么科学知识,他们只能采用一种最古老、最神秘的办法来推举带头人—大家一起算了一卦。
  卦辞上说“以刘氏为主吉”。
  可是在座的各位却没有姓刘的,没有就出去找吧。于是众人按照上天的意思,来到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刘姓将领家里。这位刘姓将领是夏国的老将,跟随窦建德多年,性格沉稳,做事稳健,年龄也长于众人,实在是一个很好的带头大哥的人选。
  但他却拒绝了。
  “天下刚刚安定,我要待在家里种田,不想再起兵了!(天下适安定,吾将老于耕桑,不愿复起兵!)”
  众人大怒,窦建德英明一世怎么就带出了你这个软骨头,平时人模狗样的,到了关键时刻居然贪生怕死!
  你既不想加入我们,又不想去死,我们也很为难呀。
  于是只好杀掉了他。
  这个被杀的人叫做刘雅,他就在史书上以如此简短的方式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