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一名道士走了几十年江湖,有些事你们绝对没听说过…》
第14节

作者: 酗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18 16:17:01
  眼看着就要看清楚他们的脸了,突然,四周咔嚓一声,脚下裂开一个大洞。我和莫师伯猝不及防,一声惊叫跌落下去。
  在跌下去的瞬间,我看清了其中一个人的脸。
  女人的脸。
  龙三他娘!
  莫师伯到底是武术行家,还没彻底跌落就反应过来,左手一把抓住我刚才那只扯住他袖口的手,右手顺势反手一抓,立即抓住洞沿停住了落势。我沉浸在震惊中,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我们现在的处境。
  此时我左手提的煤油灯刚好照亮我们所跌落的这个空间。这是个方形的房间,大小和上面那个平台差不多,之前走上去的时候没想到这平台居然是空心。刚才掉进来那个洞是往两边开的,此刻正在慢慢合拢。在我们脚下另有个圆形大坑,里面密密麻麻竖满尖刺,刺上泛着青紫色暗光,显然每一支尖刺都淬满剧毒。
  我不禁有些冒冷汗,心想莫师伯一定要坚持住把我拉上去啊,不然我都算不上英年早逝,而是童年早逝了。抬头一望,莫师伯那边额上起了一层汗,一脸凝重,抓住我的手微微颤抖着。
  莫师伯算得上年事已高,刚才在水里又遭到食人鱼袭击,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刚凝住,现在又被扯开流血,顺着手臂流到我身上。而且他本就不会水,在水里也花了不小力气,此刻吊住自己已是牵强,更何况下面还挂着一个我。

  想到这一点,我不禁有些绝望,想了想,下定决心仰头对莫师伯说,“莫师伯,放手吧。一个人死总好过两个人都死在这儿。出去替我感谢师父这…”,话还没说话,莫师伯喘着粗气小声打断我,“听我数123,我们一起往下面旁边跳。”。
  莫师伯的身体开始前后摇摆,我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跟着他一起前后摇摆。莫师伯是想用惯性把我们甩到旁边没有毒刺的地面上。
  很快,一阵失重感席卷而来。莫师伯放手了。
  我的心脏提到嗓子眼,紧闭着眼睛不敢看下面,生怕掉进圆坑里一命呜呼。突然,脚上一阵钻心的疼,疼得我眼前发黑,所有担心都顾不得再去想。

  我们成功落在平地上,我小腿骨折了。莫师伯倒是没摔伤,但之前的旧伤崩裂,此刻也不好受。
  他一脸凝重地说,“刚才挂在上面的时候,外面有脚步声。”。
  我疼得说不出话,突然又想起龙三他娘的脸,脑子里乱糟糟的。龙三他娘怎么会躺在这儿?她还活着吗?另外那几个人是不是龙三的家人?龙三一家与我爹娘的死有何关系?
  莫师伯见我不开腔,继续说,“我们上岸的时候,甬道里一丝水痕也没有,所以你师父几个不可能从这儿上过岸。我让你跳,因为待在这里也许比上面更安全。”
  此刻我脑子里真是乱极了,疼痛、龙三、师父、爹娘、上面是谁的脚步声,这些念头反复在我脑海里交替,终于忍不住哭起来。之前一直很慈祥的莫师伯却板起脸,教训道,“不许哭。你要记住,哭不能解决问题。我们要离开这里,你得收起眼泪鼓起勇气。”。
  我抽噎好一会儿才止住眼泪,勉强单脚站立,提着煤油灯开始观察四周,寻找出路。“我刚才找过了,没有可以出去的路。”,莫师伯神情黯然,叹口气,背靠一面墙坐着,开始闭目养神。
  “那我们怎么办?”
  “等。”
  如果老道几人还活着,一定会来找我们。可之前河里都是食人鱼,师父虚弱无力,张全富昏迷不醒,吴师叔要顾着张全富,恐怕也…

  这样想着,心里更难受了,我强忍着眼泪,学着莫师伯的样子,也靠在一面墙上坐着闭目养神。
  闭着眼的我不知道,手上那条木手串正发出蒙蒙的光,笼罩着我的身体。莫师伯白眉一挑,扫了一眼我的手串,又若有所思闭上眼,未发一言。
  又说老道那边,一个猛子扎下水后只觉得这水冰冷刺骨,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拼命往暗河下游游去。吴师叔考虑到张全富昏迷过去,潜泳无法呼吸,万般无奈之下只好用嘴堵住张全富的嘴,又捏住他的鼻子,在水里帮他人工呼吸。
  都这情况了,老道也不再考虑探煞气根源,只一个劲闷头往前游。好在他水性不错,游一段时间后觉得周身肌肉已经恢复,不复虚弱无力,最终平安游出暗河。
  老道在山洞外河滩上岸,用包裹在油纸布里的火符点燃一堆柴火,一面烤着湿透的衣物,一面留心洞口是否有人飘出,等了半天,才看见飘在水上的吴师叔和张全富。把他两人拉上岸后,询问得知,吴师叔遇到食人鱼,费尽全力护得两人周全。精疲力竭的吴师叔无力划水,所以才耽搁了这么长时间。

  老道一听,无力划水的吴师叔带着张全富都已经飘出山洞,徒儿和莫师伯却还没游出来,心说不好,怕是有危险。但此刻人已在洞外,溯水而行又行不通,只急得抓耳挠腮,却想不出办法来。
  这时,先前昏迷的张全富悠悠转醒,环顾四周,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老道看着张全富,突然有了主意。
  “张全富,我徒儿用了那颗金创丹才保下你性命,现在我徒儿有难,你帮还是不帮?”
  “当然帮了。”
  “那好,你立刻开盘占卜我徒儿生死、方位,然后随我们去找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张全富愣了一愣,二话不说,掏出蓍草便开始六爻占卜。
  不多时,占卜结果出来了。凶,静西南,五行属土。非大凶,即性命仍在,但情况不容乐观,困于西南方,不在水中。
  老道听到占卜结果后一拍手,心说徒儿都活着,莫青天一定也活着,赶紧救人刻不容缓。但之前来的那个山洞里有蝙蝠群堵着,溯水而行又走不通,只有围着山找一找,有没有别的入口。这个地方有土贼进来过,一路也没发现别的尸体,必有其他出口。
  于是老道三人围着这座山走了半圈,果不其然,在一个隐蔽的土堆旁发现一个圆圆可供一人出入的斜洞。
  老道捡了五根粗树枝,从破烂不堪的道袍上撕下几张布条,缠绕在树枝一头,又淋上煤油做成简易火把,正准备往洞里钻,突然被张全富一把拉住。“你咋往蟒蛇洞里钻诶!”。老道只得解释,这洞壁土是实的,看起来像被压过,而仔细观察能发现铲痕,明显是个高手打的盗洞。吴师叔也反应过来,带头往里爬去。
  三人爬出不算很长的盗洞,来到一个长方形墓室里,点燃一根火把。只见这间墓室除了侧面一个洞以外,别的地方没见任何出口,老道心里疑惑,难道这是个挖失败的盗洞?
  土贼,亦称土夫子,也就是盗墓者,他们通常分为南北派,笼统地说,北派擅长挖穴,南派擅长点穴。这个地方深藏山林,只有望风水点穴才能做到,是南派的功夫。而之前那具干尸身上携带的洛阳铲,和现在这个周围无杂土的盗洞,是北派的特点。按理说,这个墓能够集合平时互相暗斗的南北两派合作挖掘,应该是大墓,并且来的都是高手。
  盗洞在打通进墓穴的地方,一般位于主墓室,并且具体到棺头棺尾都有讲究。这个盗洞却打进了一间空墓室,连陪葬品都没有。
  三人开始检查四周,忽然发现,这间空墓室右前方那个角落里似乎有东西。走近一看,是卡在墙角砖缝里的布条,吴师叔伸手轻轻一拉,便把它从砖缝里扯了出来。老道接过布条,发现是一件中山装的衣角,看模样还不旧。
  张全富这人虽然胆小,但头脑十分聪明,砖缝里能卡进中山装衣角,必定某处有暗道,于是打了个招呼,三人便在墙上摸索起来。
  不出所料,根据敲击声可以听出,他们跟前这面墙背后是空的,有一块砖能往里按。老道屏住呼吸,伸手一按,这墙忽然轰隆隆从中裂开,露出一条黑洞洞的甬道。三人对视一眼,小心提脚迈进甬道。刚到隧道里,身后的墙迅速合拢起来,幸亏走在最后的吴师叔反应敏捷才没被夹成两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