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史 全新解——传世文献+出土资料重述那段奠定中华走向的朦胧上古史》
第64节

作者: 唐封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2-16 19:32:08
  笔者前面曾考证过,这禄父的身份应该并非纣王之子,而只是商朝的一个近支王子,所以他与周朝并没有“杀父之仇”;而且周武王之所以选他做商人之主,说明他肯定是看起来比较老实听话的类型。但是话又说回来,一个人表面上老实听话,不代表内心也是如此。禄父作为商矯hong王室贵族,不可能对商人失去天下共主的地位没有悲痛之心,更不可能心甘情愿做周人三监监视下的傀儡。咱们知道,清朝末代皇帝溥仪虽然不是上一代清帝光绪的亲儿子,也没有多大的才能,但依旧念念不忘恢复他大清的江山,禄父难道还不如溥仪有“骨气”?何况这天下共主的宝座要是夺回来,他禄父就会成为商朝的“中兴明主”,流芳百世,一个男儿稍微有点志气,在他的位置上也不会没有一点想法。故而奄国国君和蒲姑国国君说的话,禄父应该也早就想到。现在得到二位国君的支持,他更加坚定了自己“恢复大商”的雄心壮志。不过禄父的行事却并不冒失。他知道周朝尽管“主少国疑”,内部纷争,但是周人还有三监—管叔鲜、蔡叔度、霍叔处的大军驻扎在东方,这“枪杆子”的威慑还是实实在在的。禄父思量的是:管叔、蔡叔、霍叔处虽是十分嫉恨周公旦摄政的,尤其是管叔鲜,心中可能还有觊觎周矯hong王位之意;但是他们毕竟是周人,是武王的兄弟,他们是否会因此而与自己联合,对抗以成王、周公旦为首的镐京西周朝廷呢?禄父一时还拿不准。

  那管叔鲜、蔡叔度、霍叔处这三监,在周公摄政之初,有没有想过与镐京朝廷刀兵相见呢?历史上并无细致的记载。我们只能猜测一下,也许有吧。当然他们即使打算起兵,打的旗号应该也类似后世西汉七国之乱时的“清君侧”。但是我们知道,不久后周公旦就因为上下怀疑而“避居东方”了。因此就算先前三位王叔想用武力来对付周公旦,这时也已经失去起兵的足够理由了。而且此时的管叔鲜,虽然也没得到王位或者摄政之位,但是见周公旦也什么都没捞到,估计心里应该也平衡了一些。

  日期:2017-12-16 20:06:22
  可周朝初年的这场大戏,剧情反转得实在太快—周公旦居东一段时间后,又因为“上天显灵”的缘故,重新得到成王的信任,被召唤入朝委以重任,再次管理了周朝天下。也就是说,现在周公旦又成了管叔鲜、蔡叔度和霍叔处这三监的顶头上司。这下三叔的心情自然就如玩过山车一般,刚从谷底起来,又被抛到谷底:合着我们造了这么长时间的谣,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仍要低头受他周公旦的管?也许是这一再的刺激,让管、蔡、霍这哥仨彻底出离愤怒了。他们最终把亲情、把周武王交给他们的镇守东方的重任抛在脑后,决定与镐京朝廷翻脸,夺取最高权力,自己来当家。

  禄父(武庚)想复商,管、蔡、霍想篡权,这时他们的心终于都想到一块去了,他们在反对镐京朝廷方面达成了一致。狱卒和犯人居然合起伙来,这简直是一个讽刺。咱们也不用管到底是三监先主动去联合的禄父,还是禄父先去联系的三监,总归他们互相利用、互相抱团,都扯起了造反的旗帜。跟他们一同反叛镐京西周朝廷的,同时还有东方的东国、徐国、奄国、蒲姑国、丰国(非文王所征的西丰国,今山东淄博市高青县),以及其他一些熊姓、盈(通嬴)姓的东夷小国。可能有人记得,我们先前不是说过,东夷是纣王征服的对象,怎么他们又跟商国新君禄父一起造周人的反了?其实我们以前也介绍过,这东夷并非铁板一块,而是居住在东方、有着相近风俗的一群部族的统称;来自东北方向、以玄鸟为图腾的商人,本身也算是东夷的一支。纣王时期的东夷,就像汉宣帝以后的匈奴分为亲汉的南匈奴、反汉的北匈奴一样,既有反商的,也有亲商的。这些跟着禄父反周的东夷,自然多是原本亲商的那一部分。当然,过去反商的东夷小国,现在因为发现西来的周人的威胁远大于原来的中原商朝,说不定这时为了共同的敌人,也会有许多与以前的敌人商人联合,加入了反周联盟。因此这次反周叛乱,声势十分浩大。据孟子说,这些反周的诸侯方国加一块,总共有50余国。甚至连西方都有国家响应,如今天山西南部的祁姓唐国。面对这场大变乱,新生的西周政权,要如何应对呢?这还得听下回分解。

  日期:2017-12-16 22:54:48
  38,《大诰》—周公的东征动员令
  管叔鲜、蔡叔度、霍叔处这三监和商君禄父一起造反,而且原商朝数十诸侯国一起响应,西周王朝,立即塌了半边天。这个最坏的情形,西周君臣在武王去世后可能也设想过,但是当这消息真正传到镐京后,他们中多数人还是震惊不已。因为管蔡霍这哥仨手中掌握的在东方震慑商人的精锐军队,再加上禄父手中的殷商军队,以及东夷势力,军事实力之和实在是非常庞大。武王伐纣前,周人在实力上,原本对商人就并不占优势,武王灭商取胜很大程度上是沾了殷人内部矛盾的光。而现在则形势反转,内乱的变成周人,管蔡霍与禄父联合,等于周人自己的实力削弱了一部分,然后削弱的这部分力量又加到殷商那边去了。

  面对这次里应外合的大叛乱,西周朝廷就像后世一样,马上分裂为主战和主和两派,而且主和派的势力貌似还占上风。
  主和的西周大臣和诸侯贵族,想必会提出以下两种理由:第一,自然是叛军势力太大,难以用武力摆平;第二,管叔鲜、蔡叔度、霍叔处也是王叔,算是王家内部矛盾,理应不动刀兵解决,否则就是不孝不悌(弟弟敬爱兄长叫“悌”)。这持第二种说辞的人,恐怕内心还有另一番真实想法—反正无论成王、周公旦这一派掌权,还是管叔鲜、蔡叔度、霍叔处那一派掌权,都是文王的子孙掌权,谁坐殿对他们来说又有什么不一样?他们还不是照样当他们的官,照样保持他们的贵族身份?

  但是他们的这种想法,以成王、周公为首的这派人,显然是不能接受的。别人能说“王家人谁坐殿都一样”,对成王来说,那就是要他的宝座,甚至要他的命,他岂能答应?周公不答应,那是周公要保全包括东方在内的大周朝一统江山,而不是守住半壁江山,他岂能容忍祖、父、兄近百年的努力付之东流?成王上次因发现“金縢”原谅并重新信任了叔父周公旦,但这信任中恐怕还有几分保留。但因为这次东方的叛乱,无形中却使成王和周公旦的关系更加紧密,因为他们有了共同的敌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