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哪些时尚漂亮的留守村妇》
第279节

作者: 山居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得到杨刚将要回家探亲的好消息后,杨鸿云一下规矩起来,不再发短信要求和沈秀玲干那种龌龊事情了。
  三天后,也就是八月18号,下午三点半左右的时候,背井离乡远在广州打工又一年的杨刚风尘仆仆的回来了。
  身高不足一米七的杨刚算是中等个子,不胖不瘦的身材,古铜色的国字脸也有几分帅气,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男子汉的阳刚之气。他是坐火车回来的,差不多两天的时间,到了本地方的火车站,他就直接打出租车回到家门口。
  晚上沈秀玲和婆婆李玉莲一起人弄了满满的一桌好菜为杨刚接风洗尘。

  在这次团聚晚宴上,沈秀玲显得比较沉默,很少说话,倒是老色鬼杨鸿云装模作样地和儿子摆龙门阵问这问那的。
  吃了饭洗漱碗筷后,沈秀玲返回客厅陪着杨刚和父母一起看电视摆龙门阵。
  大概一个小时以后,沈秀玲就特意去给老公烧了洗澡水让他先去洗。然后她自己也去洗,她把自己冲洗得干干净净的,好迎接今晚上和老公久别归来的第一场大战。
  夜深人静时,沈秀玲把熟睡的宝贝儿子抱来放在婴儿床上。然后她就躺在床上等待着老公杨刚的到来。

  杨刚洗了澡后还在陪父母亲说话,母亲似乎意犹未尽,还在和儿子说这说那的,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儿。
  倒是杨鸿云很懂音乐,他看看时间责怪李玉莲说:“我说老婆子,你还有完没完,今天刚娃儿刚刚回来,肯定疲惫不堪,现在都快十一点了,你还唠唠叨叨个没完没了的,要唠叨明天后天再唠叨吧,刚娃儿要过十来天才走呢,有的是时间让你唠叨够的。”
  “啊,哦,呵呵,是啊是啊,时间不早了,刚娃儿,你快点上楼去休息吧。”李玉莲笑呵呵地对杨刚挥挥手。
  “好,妈,爸,我上去了。”杨刚笑了笑就转身走向楼梯口。
  很快他就上楼,接着进入卧室。
  一进入卧室,他就看到橘黄色的壁灯下,沈秀玲身着三点式躺在两人的大婚床上媚眼如丝地望着他柔声道:“刚子,咋个那么久才上来呢?”
  杨刚一边走向她一边道:“刚才陪大人多说了一会儿话。你知道,一年都没和大人说话了,妈总是有说不完的话,我能不听她说吗?”
  沈秀玲柔情似水地道:“嗯,那快上床吧,我们俩都一年没在一起了!”
  杨刚看了看旁边的婴儿床轻声问:“孩子睡着了?”
  沈秀玲:“早睡着了。”
  杨刚走到婴儿床旁边看了看熟睡着的小宝贝,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他的小脸蛋,然后才转身倒在床上。
  他正好倒在沈秀玲的美腿边,情不自禁地一手揽着一手尽情地抚摸起来。
  沈秀玲被老公一阵如此这般的爱抚,身上立刻起了反应。
  很快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就激情起来。
  不到半个小时,杨刚就离开沈秀玲的身体,瘫软在一边酣然睡去。看来这下子他真的是累了。
  可是沈秀玲却睡不着,毕竟她是一个精力旺盛的女人,可以说几乎天天在家过着虽然不是很富裕但却比较悠闲的生活,自然是精力充沛了。

  当然睡不着的原因主要是她心里有愧,她想了很多很多,想到了周宇帆,想到了杨鸿云,还想到了未曾谋面的网友云中间雁……
  第二天,杨刚一觉睡到自然醒,看看旁边已是空的,原来老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床下去了。一会儿,楼下传来孩子奶声奶气的声音,还有老婆和母亲的说话声。
  听着这些熟悉而又似乎已经生疏了的亲人们的声音,杨刚才感到家的存在和温馨。他心情大好的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看,原来已经八点半过了。
  他立刻起身穿上衣服精神饱满地下去吃饭。
  其实大家已经吃过饭了,因为从沈秀玲口中得知杨刚还在熟睡,所以才没有去打搅他的好梦。不过饭菜都在电饭煲里给他保着温呢。
  吃了饭,杨刚望着沈秀玲提议说:“玲玲,走,陪我一起去田坝里面看看谷子长得怎么样?”
  沈秀玲道:“好啊,这早上还不热,我带把伞去。”
  一家三口就这样撑着一把蓝色的碎花小伞走向田坝。

  大路两边都是黄灿灿沉甸甸的稻谷,谷子们整齐划一地垂着头似在向行人点头致意。谷杆上的叶片已经开始干枯打卷了,看来很快就要到收获的季节了。
  杨刚望着这长势喜人的稻浪说:“今年的谷子结得好啊,还有几天就要打谷子了吧?”
  沈秀玲点点头道:“嗯,还有几天可以打了,外省人的收割机就要开来了。”
  杨刚感慨道:“有收割机好啊!这几年有外省人的收割机来打谷子,一两三天就全部打完了,给我们大家减轻了多少劳动力,少受多少罪哦!”
  沈秀玲道:“嗯,是呢,这大热的天打谷子好恼火哦,以前就有人因为顶着大太阳打谷子中暑得病了,甚至还死过人,而且如果请人帮忙打也要花不少钱请客吃饭呢,自己花了钱不说,也让人家受罪。现在这收割机打谷子花的钱算起来和请人帮忙打花的钱差不多,不过人不受罪啊!”
  杨刚道:“嗯,请收割机来打确实划算。”
  这外省人的联合收割机主要来自江苏省,这几年一到打谷子的时候,这些江苏人就会用中型卡车载着收割机跋山涉水来到四川来到这里打谷子,一亩田一般收七八十块钱,十几分钟就可以打完,收割的速度快,两三天就可以打完一个生产队的谷子,他们自己挣了大钱不说,也是极大的方便了这里的村民们。
  大概九点钟以后,太阳越来越大了,一家三口就回去了。
  回到家里,一家三口就上了楼,楼顶上蓄了水隔开了大太阳,打开前面的落地窗,有风吹进来,呆在客厅里面还是比较凉快的。
  一家三口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两个大人一边看电视剧一边逗着孩子玩,气氛温馨暖人。
  几天后,村里开始打谷子了,几个江苏男女载了一台联合收割机来,一家接一个家的打谷子,第二天上午十点钟左右就打到沈秀玲家的田里。
  杨刚就骑着父亲在家骑的脚踏三轮车去载打好拴到袋的谷子,当然他的父母亲也去帮忙往三轮车抬,只有沈秀玲在家弄孩子。
  谷子都是用编织袋装成一袋袋的,一袋大概六七十斤。
  太阳比较大,三十一二度的气温呢,正适合嗮谷子。
  坐在门口弄着娃儿的沈秀玲看到谷子载回来了,就让小宝贝自己玩,然后去帮忙抬谷子下来。
  “玲玲你去弄好娃儿就可以了,我们抬得下来。”杨鸿云看着沈秀玲关切地说。
  日期:2018-01-20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