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74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结果嘛,沐金福被秒虐成渣渣,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赵凤声瞅着都打心眼里发怵,他觉得还是低估了一顿饭能吃二十个馒头的大饭桶,天天带着一个人形杀器满街溜达,自己想想都觉得别扭。
  张新海做出个手势,身后十几个荷枪实弹的特警马上冲到唐宏图周围,把剩下的三人控制住。心里有愧的张新海走到赵凤声旁边,讪讪一笑道:“向黑子的得意门生,我怎么敢对你下手。路上不仅堵车,还差点迷路,现在武云市建设的太发达了,兜了几个圈才找到这里,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我可以请你喝顿酒权当赔罪。”
  “一顿酒相当于一条命?不合适吧?那您这个‘不好意思’得要记在心里面,虽然我是个小卖部老板,但那也算得上是生意人,不能光赔不赚,命都差点搭上去,得给点甜头尝尝吧?下次有事找到您头上,别玩狡兔死走狗烹那一套就行。”
  赵凤声即便一肚子怨气,也不敢对张新海马上翻脸,唐宏图这位老狐狸的话他记忆深刻,所以对位高权重的张新海还是有意巴结。他和身边的狐朋狗友,都是一言不合就挥拳头打人的暴戾性格,指不定哪天就惹上麻烦事,刑警总队副大队长,啧啧,那可是一把能挡风遮雨的大伞。

  “小事没问题,大事就算了,找我还不如找你的老连长,他的级别可比我高多了。”张新海推了推金丝眼镜,镜片后面闪过一抹狡黠神色。
  都是他娘的人津!都是套路!
  赵凤声肚子里把张新海祖宗十八代全骂了一遍,望向同样城府老辣的唐宏图。
  这位在武云市叱咤几十年的大哥,被戴上手铐后依然宠辱不惊。只是脸上说不清的寂寥哀愁,大红色唐装披在身上,和锃亮的手铐搭配在一起,有些荒诞。

  唐宏图被押解到赵凤声身边,停住脚步,深吸一口气,感慨道:“曹阿瞒啊曹阿瞒,哪怕许以高官厚禄,还是留不住义薄云天的关云长啊……却不知过五关斩六将之后,能否寻的到结拜大哥刘玄德?”
  躺在冰凉地面上的赵凤声笑了笑,直视唐宏图复杂目光,咧嘴道:“这事您心里最清楚。您才是关二爷啊,二哥。”
  “哈哈。”唐宏图豪迈大笑,哪怕被人逆转翻盘也不失枭雄本色,他摇头道:“凤声啊,我待你如何,你心里最清楚,怎么能这么不讲江湖道义呢?”
  赵凤声揉了揉鼻子,意味深长笑道:“道义?本来就不在一个道上,哪有义字可言。”
  唐宏图自嘲一笑,心生感慨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也许你走的路才是最正确的……”
  桃园街。。..
  八条十二号。
  简陋的小院里弥漫着一股馥郁药香。

  “啊!……二妮你轻点啊,谋害亲夫呢!”
  赵凤声躺在年头已久的木库上,发出杀猪般的哀嚎。
  他全身上下只有一条丨内丨裤遮盖住重要部位,全身因为伤情太过严重,用纱布包裹的像个埃及木乃伊。崔亚卿小心翼翼拿着药瓶,葱白如玉的手指颤颤巍巍,在赵凤声裸露的伤处涂抹药膏。
  崔亚卿白洁额头渗出细密汗水,俏脸被手上黑色药水弄得像个京剧脸谱,还红一阵白一阵,一半是嫌自己技艺不津湛,臊的,还有一半是害怕再次触碰到赵凤声伤口,吓得。
  这个从小被老天眷顾的大美女,几乎没吃过什么苦,小半辈子顺风顺水下来,哪会干伺候人的活儿?再说崔亚卿最怕的就是针织女红,手指的灵巧程度和智商脸蛋不成正比,唯一娴熟的手上功夫,就是剥小龙虾了。让她干点细腻津巧的活儿,还不如让她拿板砖偷袭别人后脑勺更加熟稔。
  “别喊了,再喊的话,我就……让奉先来替你上药!”
  听着重病号撕心裂肺的叫喊,崔亚卿咬着银牙威胁道,二妮第一次干这种伺候人的活儿本来就有点手忙脚乱,再加上那个家伙一喊,更加心烦气躁。只好赶紧搬出来好像比她更笨的傻小子,来吓一吓鬼哭狼嚎的家伙。
  “傻小子估计都比你下手轻……”
  赵凤声细不可闻嘟囔着。但他可不敢让崔大美人听见,没准迎来的又是一顿惨痛蹂躏,将板砖玩的神乎其技的二妮手中爆发力可想而知,连掐带拧下绝对会整的自己生不如死。
  过了半个小时。
  “终于好了。”崔亚卿如释重负长出一口气,抹了抹额头汗水。
  赵凤声受伤颇重,内脏遭受沐金福心意六合拳重创,又是经过李爷爷妙手回春,才没有让伤势继续恶化。老爷子悉心弄了些内服中药,还调制好膏药交由崔亚卿处理。现在赵凤声外伤已经全部涂好了药膏,剐蹭起来的死皮也被崔大美女拿剪子修剪完毕。不过看到赵凤声身上五彩斑斓,像是一只刚染过毛的斑点狗,崔大美女“噗嗤”一声,捂着让万千牲口垂涎的玲珑腰肢,不由自主地开始花枝乱颤,笑得那叫一个没心没肺。

  “这傻闺女……还以为自己模样有多好看呢?嘿嘿……”赵凤声看着脸上蓝一块绿一块的二妮,默默偷笑。就她跟小花猫一样的脸上,还敢嘲笑别人?顿时乐得不轻,可满身伤口还没结痂,大幅度的震动又带动了伤口崩裂,疼的一脑门子虚汗。
  “你笑个屁啊!”崔亚卿蹙起眉头,不明白这个打扮像是木乃伊的家伙,为何笑的那么高兴。
  赵凤声赶忙岔开话题,“老四回来了没?你们全家快把我祖宗十八辈都骂遍了吧?”
  “打过电话了,晚上就到。我爸……算了,这件事算是过去了吗?”崔亚卿吞吞吐吐,说到最关键的时候还是一脸担忧。

  “就咱这身手,你还信不过?咱哪次干架吃过亏啊?唐宏图牛吧,沐金福牛吧,哪个在市里都是跺脚震三震的人物,可结果咋样,还不都是被哥一拳撂倒。哥是拿着尚方宝剑干活的,出了事有高个子顶着,就算秋后算账也算不到哥的头上,放心吧。”等二妮问起这件事始末,赵凤声风轻云淡解释着。
  崔亚卿把纱布缠绕在指尖,俏丽脸庞布满哀愁,显得心不在焉。
  她在周奉先扛着赵凤声回家时就问过了,傻小子是根直肠子,不会遮遮掩掩,从他爬上九楼到背着赵凤声回家,其间发生的事全都一五一十告诉了待他不错的嫂子。崔亚卿听完吓得够呛,又是绑架,又是特警,两个人还差点被手枪打死,哪能像赵凤声描述的那么轻松。
  崔亚卿不肯罢休,依旧进行着不耐其烦询问,可赵凤声就跟嘴上像栓了铁锁,多余的话一句都不肯不说,只是言明这件受人之托的事已经办完,不会再有后顾之忧。
  忧心忡忡的崔亚卿怕他再卷进风波,心中忐忑不安。

  见到二妮死死皱着眉头,赵凤声于心不忍,宽慰道:“放心吧,事已经过去了。你继续当你的美容店大老板,我继续当我的小卖部小老板,咱可以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哪怕别人拿到架在哥的脖子,我也不会傻不拉几玩命了。”
  心有余悸的崔亚卿趴在赵凤声的肩头,嚅嚅喏喏道:“我还是有点害怕……”
  赵凤声用手指轻柔地卷起一缕青丝,平静道:“有哥在呢,不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