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9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种再浅显不过的道理,以你的智慧不可能想不出来,除非你的心根本就不在这上面。”
  萧晋摇头苦笑:“被人一眼看透的感觉,果然很不爽。”
  “怎么?你不喜欢善解人意的女人?”裴子衿开了句玩笑。
  “喜欢呀!可是我不敢喜欢你。”
  裴子衿眉毛挑起:“为什么?”
  “因为你可能不会喜欢上我,就算喜欢了,也不会是最喜欢。”
  裴子衿微笑:“你太贪心了。”
  萧晋耸耸肩:“如果我不贪心,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烦恼了。”

  “这么说,让你心乱的是女人喽!”裴子衿起身给自己加了块冰,口气随意。
  “不全是。”
  顿了顿,萧晋又接着道:“确切的说,她们只是一个由头,我好像从春节一过,心里就有点不稳,却又想不出是因为什么。”
  “看来,今年对你而言一定至关重要。”
  “是啊!”萧晋叹息一声,靠在沙发背上,抬头望着天花板说:“去年我铺好了所有该铺的路,也搬走了所有该搬走的石头,一切都将要正式开始,未来我的这座大楼能盖多高,就全看今年这个地基打的有多牢固了。”
  裴子衿歪头深深看了他一会儿,道:“说实话,我始终都不觉得你是个事业型的男人。”

  萧晋眼中光芒一闪,笑问:“那我应该是什么?”
  “花花公子,纨绔,享乐主义者,不知所谓的理想派,或者……”说着,裴子衿前倾身子,笑的意味深长,“或者,图谋甚大的阴谋家。”
  萧晋哈哈大笑:“也就是说,我在你眼里,要么是个废物,要么就是个坏蛋,对吗?”
  裴子衿摇头:“阴谋家不一定就是坏人,我是唯结果论者,只要最终结局是好的,那你就算好人。”
  萧晋摇摇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放下酒杯,正色问道:“邓睿明的案子进行到哪一步了?”

  “所有的审讯和证据搜集工作已经基本完成,”裴子衿回答说,“初七年假正式结束之后,我和市刑警队就会将所有的东西都移交给检察院,不出意外的话,最多半年,案子应该就能审理完结。”
  “邓睿明被判死刑的机率有多大?”
  “除非有京城司法部门的大领导发话,或者负责审判的法官是位坚定且能顶住任何压力的圣人,否则,他的死刑基本就是板上钉钉了。”
  萧晋有些意外:“你是说,如果绝对公平公正的话,邓睿明还罪不至死?”
  裴子衿摇摇头:“毕竟买陈蕾回来的是他的舅舅,陈蕾的死也属于误杀,找人冒名顶替更是房韦素一手包办,而且,他对你的绑架也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罪责很重,但确实还不至死,即便严判,也就是十五到二十年,撑死无期。”
  萧晋哑然失笑:“仔细想想,邓睿明也挺可怜的。”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裴子衿毫不犹豫的说,“公平公正只是法治社会的一个标准,或者说是一个愿景,只要这个世界还是由拥有**和私心的人类来统治,那它就不可能会实现,所以,在我看来,邓睿明该死,那让他去死就不会有丝毫的心理负担。
  毕竟,我利用职权来伸张正义,总比那些利用职权满足私欲的人要强得多。”

  “我现在突然想试着去喜欢你了,”萧晋微笑说,“因为咱们两个真的很像,尤其是在破坏规则这方面,都属于统治者最不喜欢、最容易被领导们归入‘危险人士’群体的那一类。”
  “还是省省吧,别费那个心思了,我有我的信仰来约束行为,而你却只靠飘忽不定的道德,如果我们在一起了,可以想见,一开始相处时候会充满了愉悦与和谐,但最终肯定要分道扬镳,甚至背道而驰。
  到那时,我们之间恐怕连偶尔上上床的朋友关系都没办法继续维持下去。”
  说完,裴子衿饮尽自己杯中的酒液,起身伸了个懒腰。线条虽不怎么婀娜,却充满了张力,让萧晋本能的就想起了腰部被夹疼的感觉。
  目光追随着女人走进卧室的背影,他一边欣赏穿衣镜中裴子衿换衣服的动作,一边饶有兴趣的问:“我是不是可以把你这句话理解为:你对于我们目前之间的关系很满意,且想要长期的维持下去?”
  裴子衿知道他在看着自己,神情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变化,褪去家居服之后,就那么只穿着一套简单内衣走到衣柜前,开始翻找待会儿想穿的衣服。

  “你的理解没有错误,我确实是那么想的,所以,你最好别乱动歪心思,感情什么的,对你我来说,除了煞风景之外,没有丝毫作用。”
  “好吧!”或许是觉得从镜子里看不过瘾,萧晋端着酒杯来到卧室门口,斜倚着门框又问:“沙夏的案子呢?你又打算怎么解决?”
  裴子衿系衬衫扣子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又有条不紊的扣了起来。“调查报告已经交上去了,结论是人已潜逃,暂时无力追踪。”
  沙夏只是一个杀手,而且也是第一次来华夏执行任务,因此,除了一点关于“马戏团”的情报之外,对于裴子衿没有任何用处,这也是她能干脆的以此来和萧晋做交易的最大原因。
  但是,没有用不代表就没有影响,虽说案件调查这种事情无功而返非常正常,可多多少少还是会对裴子衿在领导眼中的工作能力产生无法预测的损害,只不过,相比起“马戏团”的覆灭,她并不在乎这个罢了。
  这时,萧晋见她穿好裤袜之后居然从衣柜里拿出来一件棉质修身洋裙,挑了挑眉,走过去将酒杯放到一边,等她套在身上之后,便主动伸手帮她拉上后背的拉链。
  “我还不知道,你居然也会穿裙子。”他双手轻抚她变得优雅婀娜起来的腰部线条,下巴搁在她的肩头,望着镜子里柔美许多的女人说。

  “我虽然平日里比较强势,但也不算男人婆吧?!”就像当他不存在一样,裴子衿对着镜子左顾右盼,整理着衣服不规整的地方,“而且,很多卧底行动是需要我们在短时间内适应任何角色的,我现在穿的这条裙子,已经算是相对比较中性的了。”
  “哦?”萧晋的眼睛亮了起来,轻嗅着她耳后的脖颈说:“那不知我是否有幸可以见识一次裴大长官的卧底扮演呢?”
  耳后触电般的麻痒感觉终于让裴子衿无法再保持淡定,头不自觉的歪向一边,将修长的脖颈更多的展现在萧晋的面前,闭上眼问:“你想见识什么样的扮演?”
  萧晋稍一迟疑,嘴角便翘起一丝邪邪的弧度,咬着她的耳垂说:“有一部老电影叫《真实的谎言》,你有没有看过?”

  裴子衿笑了:“这电影可跟你的年纪差不多,亏你想得出来。”
  萧晋不管她说什么,只是问:“好么?”
  “不好!”裴子衿突然神色一变,沉着冷漠就再次回到了她的脸上,后背将萧晋顶开,转过身看着他说:“我和你上床只是想解决生理问题,没有取悦你的义务。”
  “你利用我解决自己的问题,适当的付出一点报酬,也是应该的吧!”萧晋还不死心。
  日期:2017-12-16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