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想法很简单,挣钱,还债,守住那层膜》
第128节

作者: 落云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洛云鹤,你让他们走开,不然,我就跳下去。要是我死了,洛云川一定不会放过你!”
  洛云鹤两只细长的眼睛里,迸射出荫毒的光芒:“苏米,你敢要挟我 ”
  我不说话,他却突然笑了,跟我说:“苏米,你不是想要找到你的妈妈吗 如果你死了,我让你妈妈去陪你,好不好 ”
  他用询问的语气,说出了天底下最恶毒的话。

  我只觉得脚底生寒,全身都冷得发抖:“洛云鹤,你真无耻。”
  洛云鹤挑眉笑道:“苏米,你说错了,这不叫无耻,这叫聪明。大自然有生物链,人类社会也有自己的生物链,要怪,就怪这条生物链上,我处于你的上一环。”
  他虽然无耻,说的话却没有错。
  鸡吃虫子,老虎吃鸡,这种血腥的大自然法则,其实本就隐藏在标榜着文明的人类社会里。

  洛云鹤要想吃我,可以完全不用吐骨头。
  我一犹豫,立刻就有保镖冲上来拉住我,把我往面包车上带去。
  他们抢走了我的手机,交给洛云鹤。
  却在此时,手机里响起洛云川冰冷至极的声音:“大哥,你生物链的上一环,现在来了。”
  路口的方向,两道耀目的车灯灯光直射而来。
  一辆黑色跑车,以极快的速度朝洛云鹤和田雨欣所站立的位置直冲而去,吓得他带着田雨欣连连后退。
  一直把他们俩逼到了悬崖边儿上,在我以为跑车就快控制不住车速,冲出悬崖时,它却一个漂亮的漂移,稳稳地停住了。
  田雨欣吓得花容失色,一张俏脸变得惨白。跑车一停下来,她就两腿一轮,跪在了地上。
  “这位同学,你不会是从年前一直哭到现在,把眼睛都给哭黑了吧 ”帅哥辅导员笑嘻嘻地开我玩笑。

  我知道自己现在熊猫眼的样子,一定很挫。可是,却也听出来,他话中的重点,并不在我的熊猫眼儿上。
  从年前一直哭到现在 难道他认识我
  我盯着他看,竟然觉得有些面熟的样子。
  “你 ”我觉得我一定在哪里见过他,但是,却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帅哥辅导员冲我展颜一笑,递了张面纸给我,说:“司徒佑宁。”
  看到这张面纸,我才想起来,去年在图书馆被高杨摸大腿欺负那一次,我躲在学校后面的空地偷偷哭,就是面前这个人递了张面纸给我。
  当时,他还很好心地跟我说,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可以告诉他,说不定,他可以帮我。
  额被他见到过我那么狼狈的样子,真是丢人。
  没想到还能再遇见他,而且,好巧不巧地还做了我的辅导员

  我脸上尴尬地一阵阵发烫。
  然而,没有最尴尬,只有更尴尬。我这边才办完入学手续,正打算跟着学生会干事去库房领教材,却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叫:“嫂子。”
  本来,我也没多想,就以为是喊别人的。
  可是,那叫嫂子的声音,就像是追着我一样,一声比一声响。
  我这才停下脚步,回头去看,就看到冯可文、冯可武俩兄弟,各穿了一身嘻哈风鸭舌帽、铆钉装,风风火火地追了上来。
  我的额角冒出三条黑线,好想装作不认识他们呀!

  两人见到我,都很开心的样子,张嘴又想喊嫂子,被我一左一右,赶紧堵住嘴巴。
  “不许瞎喊。”我恐吓他俩。
  冯可武反应慢,被我捂着嘴巴,就呜呜哝哝地问我:“为什么呀 洛云川是我俩大哥,你都跟他那个了,就是我们嫂子了呀!我们俩又没有喊错。”
  那个了!
  我最忌讳的就是那个“那个了”!
  一想到在星海号时,被洛云川折腾得那副惨兮兮的样子,全被这两个小混蛋给看光了,我就脸红得想要跳河。
  旁边的学生会干事,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若有所思地看看这俩人,又看看我,问我:“认识 ”
  “不认识。”我立刻否认,拉着学生会干事就想走,却被他们给拽住了。
  冯可文说:“我们也去领书,走,一起吧。”
  我

  之前一直听说,冯可文、冯可武俩兄弟,在海城准备考试。却真不知道,他们跟我准备的是同一场考试——海城师范大学的特殊入学考试。
  而且,在堂妹冯可欣一丝不苟的监督和督促下,这两位,已经光荣地被海师大计算机学院录取了。
  虽然隶属不同的系,却同属于特殊考试班,除了专业课不在一起上,其它的学校活动都在一起。
  我万念俱灰地带着这两条尾巴去领书,领完书就想回家,俩尾巴在身后“嫂子”、“嫂子”地喊我,说要请我吃饭,说要替他们大哥好好照顾我,云云的。
  真想把他们俩踢到学校的小河里去!
  我正气呼呼地往前走,迎面,却走来了我的恩人,司徒教授。
  我赶紧抱着书本,弯腰冲司徒教授鞠了一躬:“司徒教授,好!”
  昨天晚上,用手机登录了海师大的官方网站,查询了考试成绩。令我欣喜的是,我的成绩居然排在第二名,是个相当好的成绩。如今,见到我的伯乐司徒教授,心底油然而生一股喜悦和自豪之情。

  司徒教授一看到我,就笑眯眯地跟我说话:“苏米啊,我看了你的考卷儿,答得真不错,这些日子以来的努力,没有白费呀!我现在正要回家吃饭呢,走,跟我回家吃个便饭去。”
  对于司徒教授的盛情邀约,我自然不好意思拒绝。
  但是,烦人的是,我身后这两条尾巴,在完全不认识司徒教授的前提下,也非得厚着脸皮跟去教授家里吃饭。
  看着司徒教授不想答应、却不得不答应,所以,最后只能勉强答应带上他俩的表情,我真心觉得对不起他老人家呀!
  司徒教授家,就住在海师大的家属楼里。他夫人跟他一样,也是一位和颜悦色的老人,见教授带学生回来,就赶忙去厨房张罗着多做几道好菜。
  司徒教授邀请我去他的书房聊天,俩尾巴自然也是厚脸皮地跟了进来。
  书房不大,可是,密密麻麻的津品藏书,却着实让我欣喜。
  除了窗户那一面墙没有完全被书架遮蔽以外,其它三面墙,全都是顶到天花板的落地书架,书架上的书几乎满得溢出来。
  而且,我看得出来,这里的书,并不是司徒教授的全部藏书。因为,这满屋子,全都是津装本的书籍。对于爱书的人来说,肯定不会只有津装书而没有平装书的。
  我绕着书架,看得眼花缭乱,比逛商场还要兴奋。
  司徒教授说:“苏米,你是个不错的苗子。以后一定要跟着我好好学习,争取尽快完成本科学业,考我的研究生。我老了,教不了几年学了,我期待你能成为我最得意的关门弟子!”
  一番话,说得我热血沸腾,却又心虚。

  我这样的人,怎么能配得上司徒教授的殷切希望
  能被人看重,这种感觉,出奇得好。
  如果不是因为司徒教授的看重,我不会有能进入海城大学学习的机会。
  我默默在心里发誓,就算是为了这个老人,我也要努力。

  我在书架上发现一本津装本百年孤独,就惊喜地拿下来翻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