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80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我从楼上下来,王坤老婆急忙迎了上来,从我怀里接过小家伙,连连致谢。
  倒是王坤这时从远处走过来,看着我,小声问道,“小周先生,您这是要走?”
  他怎么知道这个消息?
  我有些奇怪,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回道,“嗯,就这两日。”
  闻言,王坤舒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张先生临出门前曾跟我说过,小周先生可能这两日就要离开,让我多留您些时间,他最多不过今天晚饭时分,便会回来。”
  张坎文今天便要回来?这倒是个好消息,小王励这边虽然我已经布下禁制,但有张坎文在身边看护,终归是更好一些。只是张坎文一定要留我到他回来,又是何故?
  我像不太明白他的意思。问王坤也问不出什么,只好暂时把这事放到了一旁。
  好在陆振阳同我约定的时间是两日之后,今日倒也不急出发,自然可以等到张坎文晚上回来。
  一日时间很快过去,到了晚饭时分,张坎文的身影。准时出现在了店门外面。
  他的情况看起来非常很好,衣衫褴褛,脖子上还挂着几道血痕,看起来,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斗。
  见他这幅模样,王坤夫妇二人首先迎了上去,连问张坎文这是遇到什么事情,怎么会搞成这样子,稍稍落后几步的谢成华和刘传德二人,看着张坎文的模样,也是一阵震惊。

  王坤夫妇不是修行中人,不知道天师境界代表着什么,但谢刘二人却再清楚不过。在不涉及洞天福地的情况之下,一位天师,在凡俗世界里,几乎就是神仙般的存在。
  可这才区区五日不见,张坎文便弄成这么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似乎还身受重伤。由不得众人奇怪。
  跟在众人后面,我也很快迎了上去。还未等我张口,张坎文发现了我之后,也不管王坤等人,拉住我的手,径直便往楼上走去。
  “张大哥。你这是怎么了?”我不知他何意,疑惑的开口问道。

  张坎文依旧往楼上走去,语气倒也并不着急,开口道,“没什么事,只是去取了一个东西。”
  一个东西?
  我又问道,“什么东西?”
  这时,我们已经到了二楼,张坎文也不答话,在一个房间的门口停住脚步,率先推门进去。

  等我也跟着进去之后,他才从身上掏出一件东西,递到我的面前,“就是这个东西!”
  我低头一看,这是一块黝黑的铁尺,长约两尺,宽却不足一寸,铁尺正对着我的一面上。被人以镂空手法,刻满了小篆。随着这铁尺的出现,整个房间里的温度明显下降了几分,似乎这铁尺上带着寒冰一般。
  “你试试!”不等我看明白,张坎文便将铁尺交到了我手上。
  我伸手接过,刚一触碰到铁尺,便察觉有一股冰凉气息顺着手臂爬了上来,但却并未对我造成什么伤害,反而冰冰凉凉的让我很舒服,心里似乎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我拿着铁尺又仔细端详片刻之后,这才发现,尺上雕刻的乃一首七绝小诗。
  “宇宙风烟阔,山林日月长。开滩通燕尾,伐石割羊肠。盘谷堪居李,庐山偶姓康。知名总闲事,一醉棹沧浪。”
  这诗一时我也看不出是何意,不过咋读之下,便觉一股静心之意。也无怪乎能让我一下子安静下来。
  我抬起头来,张坎文背着双手,继续说道,“这块铁尺名为玄阴尺,又称静心尺,据传乃是先祖取天外玄铁制成,生来便有安人心神之功效。后来经过先祖祭练,更是成了我们文山一脉的传承法器,威力不逊于阴阳阎罗笔。只是先前我们文山一脉传承式微,这件法器落入了旁人之手,经过我师父多年打探,才在七年前得到它的消息。”

  “当年师父多次带着我和文非上门求取,结果却不如人意。不过那位老前辈当时说了,十年之内,只要我们文山一脉有人能突破至天师境界,并将他打败,他便将这玄阴尺奉还。这五日,我便是去了那位前辈处,应当年之约,把这玄阴尺取了回来。”
  张坎文的声音一直很平静,不过提到他师父与张文非时,却带着微微颤抖。
  我叹了口气,张坎文进阶到天师,的确对文山一脉的传承影响很大。这才刚开始,他便取回了一件传承法器,虽说自己受了伤,但却也着实是件好事。
  我正准备将这玄阴尺还给他,但这时候,张坎文却忽然转过了身来,看着我问道,“周易,你觉得这件宝贝如何?”
  我被张坎文问得摸不着头脑,虽然不怎么了解文山一脉的历史,但他既然说这块玄阴尺不逊于阴阳眼罗笔,那自然是极好的宝贝。
  于是我便点了点头。

  得到我的答案之后。张坎文点点头,又道,“那便好,这玄阴尺,我就送给你了。”
  送给我?
  刚刚抢回来的传承之宝,转过身便送给了别人?
  我有些费解。下意识便摇头拒绝,说文山一脉到现在估计也没几件传承法器了,我已经拿了阴阳阎罗笔,怎么好意思再拿这玄阴尺?

  张坎文却摇了摇头,“收下吧,周易。你对我文山一脉有大恩。这次逐鹿之行,必然凶险无比,我无法陪你去,但那天胖子留下来的偈语说,你们此行中,遇阳则危,寻阴得佑。我苦思三日,想到文山一脉这件法器名字之中,便有阴字,所以才去寻了回来。周易,我修为不及你,也帮不上什么大忙……能做的。也只是如此了。”
  张坎文的话,让我心里颇不是滋味。
  我与张文非乃是挚友。在我眼里,张坎文一直都是一个大哥一般的人物,从当年相识以来,他一直都守护在我身边,救过我很多次,也帮过我很多忙。张文非出事之后,张坎文更是把我当成了张文非一般照顾。
  但时间逐渐推移,尤其是小王励这里出事之后,张坎文的精力几乎完全被牵制在了这里。而我这边,却在种种际遇之下,修为不断提升,最终追上了张坎文,甚至远远超越了他。
  我的修为有了变化,但跟张坎文的感情却没有变化。在他眼里,我依然是那个需要照顾的小兄弟。
  只是他已经无法用自己的修为来帮助我,只能通过一些其他方法,尽力为我做些事情。
  我看着张坎文。不知该说什么,只是使劲点点头,将玄阴尺收了下来。

  胖子占验出来“遇阳则危,寻阴得佑”八字,张坎文回头便寻来了这玄阴尺,我心里也明白。多半不会这么巧合。但张坎文有这份心思,却给了我很大鼓舞,让我对逐鹿之行,也不再那么担忧了。
  两日时间转瞬即逝,最后这两日准备时间里,胖子卯足劲继续修炼嗜灵手印,依次化解体内的天道封禁,终于,在我们离开之前,他将自己的修为解禁了六分,已经足以超过他识曜圆满时的修为了,这让他兴奋不已。
  而我,则在这两日时间里,把张坎文给的玄阴尺祭练完成。
  第三日一早,我带着胖子,在王坤和张坎文的陪同下,前往宝安国际机场,搭飞机去往河北。临登机前。张坎文同我和胖子一人抱了一下,并未说话,但这简单的告别,却让我这个见惯了离别的人,心里也忍不住难受起来。
  日期:2017-12-16 08:0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