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141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潜台词很明显了,你现在离婚,我们重新开始,我保你在公司顺风顺水,不然的话,你日子就难过了。
  华辰风一手揽过我的腰,“老婆,她威胁我呢,你说怎么办?我要是不听她的,她要联合其他董事给我小鞋穿,你说我要不要从了她?”
  华辰风这么给面儿,我当然得配合他。
  我小鸟依人般的靠在他的胸前,“四哥,这种事你还问我吗?你是我的男人,你怎么决定,我都支持你。我相信你的主见,相信你的判断。”
  说到‘你是我的男人’这句时,其实我老脸热了一下。
  “听到了,我老婆说全力支持我。你就不要再说了。你的这些威胁,一点用都没有。我当初选择她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会怎样做,我会承担我的决定所带来的后果。”
  陈若新见动摇不了华辰风,有些恼羞成怒,向我看了过来。

  “姚淇淇,你觉得你赢了?但你能给他什么?你看着,他总有一天,会从华氏消失,他会变成一个一无所有的男人。到那时,你和他都会一起后悔!你跟着一个废物,我看你还喜欢吗?”
  “陈若新,你这话太低级了,华辰风就是全世界,所以他不会一无所有,就凭你,也不可能让他一无所有。你太自以为是了。”
  “好,那就走着瞧!”陈若新发狠说。
  陈若新发完狠就走愤然离开了,华辰风随即也松开搂着我腰的手。

  “你做很重要的项目需要董事会批准吗?如果陈若新从中作梗,董事会给否了怎么办?”我有些担心地问。
  “他们否我的项目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如果他们否了,我就把这个项目的具体情况通报给股东们,让他们知道他们选举出来的董事会就是这样挡他们的财路的。好的项目不让通过,坏的项目不断上马,这样下去,集团会越来越糟糕。”
  “华氏的权斗实在是太多了,造成的消耗也大,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终结这种局面。我没想到华氏股权结构这么复杂,就连陈若新都是董事,她的家庭那么敏感,一点也不避讳吗?”
  “她代表的又不是陈家,她代表的是另外一家商业公司,和陈市长没有半点关系,不需要避讳,父母从政,子女从商的例子太多了。谁又避讳过?”

  这倒也是,父母从政,子女从商,往往父母的仕途顺畅,子女的财源滚滚,真是绝佳的组合形式。
  这时苏文北过来了,“这里该认识的人也认识了,该招呼的也招呼了,不如我们走吧,换个地方喝一杯?”
  “还喝?”我看着华辰风。
  “客随主便,文北兄如何安排,我们听就是。”华辰风说。
  “我到海城的时候,辰风三十年茅台招待,来到阳城,我也不能让你喝点香槟就回去了吧?”苏文北笑着说。
  “可是已经不早了。”我指了指表。
  “女人就是麻烦,你要嫌晚,我先送你回酒店休息,我和文北去喝酒。”华辰风冷着脸说。
  这两人看来友谊进步很快,都互相称呼对方的名字了。
  他们要去喝酒,我当然不会独自一个人回酒店,当然要跟着他们去了。
  去的地方是苏文北的私人别墅,花园里已经备下酒桌,周围点上了檀香,以防蚊虫侵扰。
  近的灯都关了,点上了很多蜡烛,那些下酒的菜和漂亮的杯具,在烛光下显得别有味道。
  只见过点上蜡烛吃西餐的,没想到还有点上蜡烛喝酒的,真是会玩。
  分别落座,上酒。
  酒还是茅台,看样子,也是有些年代了。
  酒一落杯,华辰风就赞,“这酒比上次在我家喝的,又更陈一些。文北这是要把我比下去么?”

  苏文北笑,“都知道辰风喜欢吃鱼喝茅台,今天你光临寒舍,我当然要给你最好的茅台,最好的鱼。不然岂不是怠慢。”
  华辰风眼睛一亮,“还有鱼?”
  “我们去参加酒会前我让人去钓的,十分钟前刚送到,正在厨房料理,绝对的新鲜河鱼。知道辰风兄是吃鱼高手,当然不敢把不好的鱼上桌了。”
  华辰风忽然裂嘴,露出惊艳一笑,“痛快,今晚不醉不归!”
  “还是少喝些吧。明天我们还得回海城呢。”我担心地说。
  “啰嗦,这么好的茅台,花钱也很难买到。不喝岂不可惜。你要喝就喝,不喝看着我们喝就好,不要催促扫兴。”
  我这还在沉醉于他刚才那惊艳一笑呢,他又忽然凶了我一句,让我瞬间意兴阑珊起来。
  华辰风也意识到他这样凶我有些扫兴了,又来安抚我,“你要是困了,可以让文北给你找个地方休息,一会我喝完了再叫醒你一起走好不好?文北盛情安排了好酒好鱼,要是不吃,太辜负了文北的盛情了。”
  “是啊是啊,小妹也一起喝一杯吧。这酒年代久远,醇而不躁,喝一杯没事。”苏文北也劝说道。
  说话间鱼上来了,华辰风一看就说好,。还没动筷呢,就是一番我听不太懂的评论。
  我试了一下,觉得味道确实鲜美。

  但到底好在哪里,我却是说不上来,这事儿只有华辰风说得清楚明白,毕竟他才是吃鱼专家。
  酒也很好,入口柔而不暴,醇香扑鼻,回味悠远。确实是上品。
  “这酒在我家里藏的时间就有五年之久,一直没拿出喝,因为担心给不识货的人喝了,有暴殄天物之嫌。”苏文北说。
  “谢谢文北的款待,干杯。”华辰风举杯说。
  两人你一杯我一杯地喝,喝着就有些醉了,两人白皙的脸都已经开始红晕起来。
  “文北,其实我想听你聊聊你妹妹的事。为什么餐馆的老板,会认为淇淇就是你妹妹?你是不是也这样认为,所以认她当妹妹?”华辰风看起来有酒意,但其实说话不乱,思维清楚,而且针对性极强。
  日期:2018-11-28 07: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