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136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南不过是一个想挤进豪门的人,她唯一的筹码,那就是曾经对华辰风的照顾之恩,打的完全是感情牌。
  但在这世界上,感情这种东西是靠不住的,所以林南真不是我最重要的对手。

  而冯湘不一样,她都差点置我于死地了。
  我虽然现在手上握有她的把柄,但以她的老谋深算,谁也不能保证哪天她能放出更大的招,将我搞定。
  “谢谢你的忠告。”我微笑着对华辰风说。“你的意思是,要我去和冯湘争?”
  “不是和她争,而是要自保。在这个家庭里,你不争,不向上,你就会被淘汰。”
  “好,我明白了,谢谢。”

  “明天就是南和集团的庆典了,我们明天一起去阳城。”
  “好。”我点了点头。
  “如果我被人袭击了,你真的不紧张?”华辰风忽然又冒出一句。
  我心里暗笑,他竟然还一直记着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这未免也太小气了吧?
  “四哥,你是有阅历的人,有个道理你不会不知道。你给予对方多少,别人就会还你多少。人情也是等价交换。我失踪了以后,你像没事一样,还和别人约会,你不是也不紧张?那既然你不紧张我,我为什么要紧张你?”
  华辰风眯了眯眼,没有说话,然后脸上忽然变得懊恼起来,“谁跟你说的,你失踪了以后我一点事都没有?谁跟你说的我去约会了?”

  “你自己说的啊,你就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啊。”
  其实我知道他在到处找我,我只是想逼他自己说出来而已。
  华辰风脸上的懊恼更加明显,“我没有无所谓,你认为的那些无所谓,都是你自己假想出来的。”
  我学着他平时戏谑地对待我的样子,“那真实的情况是怎样的呢,能否请华先生告知?”

  “好了,不说了,吃完了没有,吃完走了。”
  说着站了起来,我说:“我还没吃完呢。你这人怎么这样,说翻脸就翻脸呢?”
  华辰风气冲冲地又坐下,看着我吃饭。
  他越是这样,我越是慢慢地吃。

  你越急,我越慢,急死你。
  “你说我如果遇袭击,你不紧张。我是你老公,我要是死了,对你能有什么好处?你凭什么不紧张?”
  这一次我是真的笑,因为这话题竟然又绕回来了,实在是太有喜感了。
  “你笑什么?”华辰风见我笑,是真的恼了。

  我赶紧忍住笑,可是越是忍,感觉越想笑,完全包不住的感觉。
  这件事好笑就在于,华辰风这样的大男人,竟然一直纠结那句话不放。
  “你还笑!”华辰风提高了声音,脸也冷了起来。
  “好好好,我不笑,不笑了,认真说话。”我摆起了严肃脸。
  “你笑得很开心嘛。你倒是继续笑啊。”

  “说了不笑了,四哥,如果你遇袭,我绝对是这世界上最紧张的一个。”我一本正经地说。
  华辰风眼睛亮了一下,有小星星在闪,然后很快暗下去,“虚伪!之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之前那是骗你的。虽然你没把我当回事,但你毕竟是我老公。你对峰儿很好,让他有了不一样生活,也让我从最卑微的低层走到今天这个格局,无论爱与不爱,我都希望你好。”
  情绪这个东西很奇怪,我很少这样认真地对华辰风说这种肉麻的话,但我真说出口来,就觉得自己每一句都发自肺腑。
  然后觉得自己眼眶竟然发热,心里一酸。

  华辰风盯着我,我有些不好意思,假装吃菜。
  “你这是在向我表白吗?”华辰风脸色终于好看了。
  “刚才不是说我虚伪吗?这会又得意上了?”我一个白眼过去。
  “眼眶都红了,说明走心了,不虚伪。哎,你是不是心里其实很爱很爱我?”华辰风把头凑过来。
  我竟然老脸发热,有些害羞起来。
  我都服自己,这种莫名其妙的少女情怀,到底是怎么回事?
  “脸红了,被我说中了!”华辰风忽然兴奋起来,桃花眼眯了眯,“你肯定是爱上我了。”

  “华先生是不是喜欢以这种狞猎的姿态去逼人家姑娘说爱你,然后享受给你带来的虚荣?”我收起情绪说。
  “不要叫华先生,我喜欢你叫我四哥。”
  “所有人都叫你四哥。我叫了又有什么稀奇。”
  华辰风摇头,“不,你叫出来,和别人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华辰风力作思考,“也说不上哪里不一样,反正就是感觉不一样,我喜欢。以后你就叫我四哥好了。”
  “行,我高兴的时候,就叫你四哥,我不高兴的时候,就叫你华辰风。”
  “叫什么先不议,你还没回答我,你是不是爱上我了?”华辰风好像对这个话题比较有兴趣。
  我抬了抬下巴,作骄傲状,“没有。”
  “说谎!我不信。”华辰风不干了。
  “没有就是没有。你要是这么坚持,难道是你爱上我了?所以要逼我承认我也爱上你,取得平衡?”
  “不爱算了,走了。”华辰风站了起来。
  “你买单再走啊。”我笑着说,“没准你买了单,我就真的爱上你了呢。我喜欢买单的男人……”
  这后半句我还没说完,我就知道自己说错了,闯祸了。

  果然华辰风眸色冷了几分,一把将我从桌位上揪了起来,“是不是任何一个男的给你买单,你就喜欢他?以前就是这样?”
  我赶紧解释,“绝对没有,我只是开句玩笑而已。四哥您千万别当真,这单不要你买了,我自己来。这样总可以了吧?”
  华辰风冷哼一声,扭头就走。
  我把单买了,到了门口,华辰风还杵在那儿等着呢。

  我还以为他一怒之下就走了,却没想到他还在那儿等着。
  忽然就觉得他今天的作风和平时真是不太一样。
  “你自己说,我请你吃过多少次饭,但你今天是第一次请我吃饭。”华辰风说。
  我说:“你是我老板,我是你员工,哪有员工请老板吃饭的?还要不要脸了?”
  华辰风嘴角竟难得地上扬,他这是在笑么?我赶紧凑过地盯着看,华辰风的笑,那简直比极光还难得一见。
  华辰风见我凑近看他,顿时一脸嫌弃,“你干什么?”
  “你也会笑?你竟然也会笑,我想拍下来留着纪念呢。”
  华辰风瞬间恢复了冰山脸,上扬的嘴角拉平绷紧。
  我顿时觉得自己折杀了一只不会笑的动物千年难得的笑,是多么的残忍。

  有了我这一句后,他又恢复了冰山样,一路开车回公司,无论我怎么逗他,他都不再理我。
  上班时间已经到了,我们各回办公室,开始办公。
  晚些时候,我接到董事长办公室打来的电话,华耀辉的秘书通知我,明天早上到总部和耀辉会合,一起前往阳城,参加南和集团的三十周年庆典。
  次日一早,华辰风看到我穿着礼服,问我这是要干嘛?
  我说今天去参加庆典,总不能穿得很随意吧?
  华辰风说,现在穿上礼物,长途奔波到阳城,仪态也不好,所以把要换的衣服准备好,到那边酒店住下后再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