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针在手赛华佗》
第217节

作者: 龙九霄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飞看着谢博离去身影,神情十分之冷,浑身更是散发出来一股冷冽气息。

  他是谢博!
  打伤侮辱飞人队许伟等人,还宣扬要和自己打球一决胜负的那个杀神!
  刚才谢博在林飞面前耀武扬威时候,林飞差点要出手。
  不过想到这里是医院,走廊也有病人和医生护士来来往往,他还是忍了下来。
  李可前来向林飞问道:“林飞,这两个是什么人?他们看起来好像对你充满敌意?”
  林飞说道:“他们和我同是花都大学的学生,前面那个叫秦云岳,是秦子墨的哥哥,他们和我有些过节。”
  “什么,前面那个是秦子墨的哥哥?”李可一脸愤愤不平说道:“你给秦子墨治病,他不但不感谢你,还对你充满敌意,这人也太恶劣了吧?”

  林飞却在想着,刚才自己好像听到秦云岳责备谢博不该对什么人动手,而谢博回答的话里,隐约好像有许伟的名字。
  这让林飞有种不好预感。
  李可的话,让林飞回过神来,脸十分平静说道:“他感不感谢我那是他的事情,而我给秦子墨治疗,只是做我医生该做事情。”
  说完,林飞便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回到办公室,林飞正要让李可出去喊号,开始让病人进来看病,不料手机却响了起来。
  林飞拿出手机,是李庆打来的。
  林飞接通电话:“喂,李庆找我什么事?”
  “飞哥,银行卡拿到了吧?”电话里李庆问道。
  林飞说道:“李可已经给我,你还没有告诉我卡的密码。”
  “飞哥,密码是你身份证号码后面六个数字。”李庆在电话里嘿嘿笑着说道。
  林飞嘴角肌肉扯了扯,这密码取的也太随便了,不过自己让李庆去存钱时候,也没有特别要求李庆,也不能怪他。
  林飞说道:“李庆,没有什么事挂了,我还要给病人看病。”
  “先别挂,飞哥,我打给你电话,确实有事,你飞人队的许伟出事了。”李庆在电话里说道。
  林飞不由皱起眉头,问道:“你说什么?许伟怎么出事了?”
  “本来今天是不课的,可是许伟和其他飞人队球员,因为想到你回学校后,一定会和皇冠队一场,所以周六日,许伟也和其他球员到学校练球备战。”李庆说了起来。

  林飞说道:“李庆,长话短说,说重点。”
  “呃……好吧!千言万语归为一句:许伟被谢博打了。”李庆答道。
  “谢博为什么打许伟?”林飞问道。
  李庆说道:“因为谢博也带人来学校打球,遇见许伟等人,自然是对许伟等人冷嘲热讽,还说你是缩头乌龟等等,许伟自然无法忍受,然后和谢博争吵起来,最后谢博把他打了。”
  林飞眼闪起丝丝锋芒,果然,刚才在走廊谢博和秦云岳说的,是打了许伟的事情。

  “李庆,这事秦云岳有没有参与?”林飞问道。
  “听许伟说秦云岳没有在场。”李庆说道。
  “那现在许伟伤得怎样?去医院了没有?”
  “脸有些红肿,已经到了第四医院,在普通外科诊室,刚刚了药,飞哥今天不是也在第四医院班吗?”
  “嗯,我是在第四医院,你待会带许伟过来,我现在给病人看病。”林飞说道。
  “嗯,我们待会过去。”李庆也在电话答应道。
  林飞挂了电话,眼锋芒慢慢敛去:谢博,这个账,我一定会和你慢慢算好好算。
  然后,林飞向李可说道:“叫病人进来吧!”
  接下来,林飞又开始了忙碌的工作,一个接一个病人进来出去。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左右,因为林飞看病速度快,下午挂他的号病人,已经看完了。
  林飞伸了一个懒腰,这才想到几个小时过去了,李庆和许伟却还没有来找自己。

  于是,林飞拿出手机又给李庆打了过去,很快李庆便接通了:“飞哥,我和许伟在外面,我们现在进来。”
  然后,办公室的门便打开了,首先进来的是李庆,接着便是许伟,初看许伟,林飞差点吓了一跳,眼圈发黑,像熊猫眼一样,两边脸颊肿的像馒头,差点让林飞认不出来。
  “飞哥,我们早想进来了,可外面的看病的人,拦着我们不让进,还说看病要排队,我说是你朋友都不行。”李庆一进来便埋怨起来。
  林飞却没有听见他的唠叨,而是看着许伟,向他问道:“许伟,这都是谢博下的手?”
  许伟点点头,恨恨说道:“眼睛被打了两拳,脸颊被打了好几个耳光。”
  林飞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我现在去找谢博。”

  说完,林飞不等许伟,李庆等人反应过来,便大步走出了办公室,他的身影有着一股杀气。
  李庆一脸愕然,看向李可问道:“谢博也在这里吗?”
  李可随即想到谢博和秦云岳来了医院,而他们来医院很可能去探看秦子墨。
  于是,李可向李庆说道:“这个谢博好像去了秦子墨病房。”
  李庆又是一怔:“秦子墨也在这里?”
  李可点点头。
  李庆随即看向许伟,说道:“许伟,走,我们去看飞哥揍人!”

  然后,李庆快步走出办公室,许伟在后,两人追林飞去了。
  李可想了想还是不放心林飞,也追了去……
  病房里。
  秦子墨躺在病床,微微闭目休憩,但她并没有睡着,而是实在不想面对谢博。
  自从谢博和秦云岳下午二点多来了之后,一直没有走。
  倒是她的母亲,因为公司有事,把秦子墨交给秦云岳照顾后便走了。
  而在刚才,秦云岳因为出去给秦子墨买晚餐也出去了。

  如今病房里,只剩下秦子墨和谢博。
  秦子墨当然知道谢博爱慕自己,而且秦家和谢家是世交,秦子墨虽然对谢博没有任何感觉,但也不能赶他走。
  所以,她索性闭眼睛,假作休憩。
  谢博为秦子墨喝水的口杯倒了半杯热水,又去洗手间洗了一个红富士,用小刀子削了皮,放在桌面小碟子。

  他想等秦子墨醒来之后,再叫她吃。
  他坐在病床前,静静看着休憩的秦子墨,一双眼睛,不再是平日那样冷冽和锋芒毕露,而是带着一丝男人的柔情。
  这一刻的谢博,没有了盛气凌人,更多的是对所爱的人温柔。
  秦子墨即便是闭眼睛,也能感觉到谢博在看着自己。
  这让她浑身不自在,于是,她假作睡梦一个翻身,背对谢博。
  “子墨,我知道你没有睡。”这时,谢博已经知道她没睡着。

  秦子墨没有回答他。
  谢博继续说道:“子墨,你知道我一直都喜欢你,可为什么你总是躲着我?我们秦谢两家本来门当户对,你为什么是不肯答应和我在一起?”
  秦子墨再也无法假作休憩,打开了眼睛,但没有转身,她开口说道:“谢博,既然你想知道为什么,那我现在告诉你,我一直把你当朋友,我对你没有任何男女之间的感情。”
  “子墨,你不喜欢我,是不是有喜欢的男人?”谢博有些不甘,看着秦子墨问道。
  秦子墨说道:“谢博,我有没有喜欢的男人,那是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