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场里的黄皮子》
第74节

作者: 成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程海说:“虽说是推测,但我觉得**不离十。我说过要做个实验,就是让小金童闭上眼睛去听,果然听到了不寻常的声音。这还得有赖小金童的通灵体质,恐怕换个普通人来,就算去听,也很难听到什么。”
  黄小天道:“鬼堂的人用尸体来做犀听,呵呵,有意思。”
  程海说:“我也是清风烟魂,如果我出堂做老仙儿,开的也是鬼堂,所以对这些手法略有所知。鬼堂的香童道法再奇巧再诡异,也脱离不了鬼通的范围,道理大同小异罢了。”
  我想到了林场的那个怪人,可以肯定,他也是鬼堂的香童。他和死在梅姑手里的扎发髻男人,同出一源,都是属于吉林鬼堂的人。
  他们都在用人尸做原料,形成犀听,手法闻所未闻。他们把尸体处理后,就可以用来点燃,以此来听大自然里的超灵界的声音,端的是诡谲莫测。
  我在脑海中勾勒出这么一幅画面:埋在土里的被害者,并没有被丨警丨察取出,而是被鬼堂香童用特殊的手法“kun”好了,整个尸体像是糊了一层蜡,黏黏糊糊的。某天深夜,香童用火点燃了尸体,尸体放出绿幽幽的火苗。香童闭上了眼睛,以此倾听来自阴间和灵界的鬼魅之声。
  这个场景,想一想都让人头皮发麻。
  我把手电插在肩带上,燃烧的耳朵比较麻烦,只能熄灭装兜里,然后深吸口气爬上高崖,天冷风大,手指头都冻僵了,爬了一个多小时,好不容易上到崖顶,已经累得眼花耳鸣。
  我把耳朵重新掏出来,用火点燃,闭上眼睛仔细去听。

  风声已经不远了,“呜呜”极是空洞。
  我摸索着,一步步往前走,走了没多远,似乎走到了风源。这风声越追向尽头越是诡异莫测,实在无法形容。
  我缓缓睁开眼睛,顿时吓懵了,脚下竟然是万丈深渊,再向前一步就能掉下去。
  闭上眼,风源就在面前,似乎就在几步远的地方,触手可摸。这可麻烦了,按照风源来说,我应该再向前走,可一脚迈出去就得掉下深崖,粉身碎骨。
  我在心念中把情况说了一遍,黄小天和程海也没有太好的主意。两个人都说,小金童,现在你拿主意吧。我们都听你的。
  我蹲在悬崖边,往下看,越看越是眼晕。目前的情况是这样的,往前走就是个死,可留在原地呢,几天以后也是个死,前前后后都是死,怎么办呢。
  我在原地徘徊了三圈,沉声在心念中说道:“两位,在吗?”
  “请讲。”程海说。
  “我做出了决定。”我平静地说:“反正我也活够了,活着没多大意思,决定冒一把险,追随犀听的风声。此一去九死一生,我如果掉下崖底,恐怕尸骨几百年也不会有人发现,两位就别跟着我葬身于此了。我把你们的信物留在这里,你们的阴神也会留在这里,这样被外人发现的几率大一些,你们到时候更容易逃出生天,另寻修行的机缘。”
  程海和黄小天半天没言语。

  我叹口气,从兜里把装着他们信物的怀表拿出来,轻轻放在地上。
  黄小天说:“小金童,你要真这么做了,咱们兄弟的情分也就止于此了!”
  我笑笑:“当然止于此,我跳下去就嗝屁了,还怎么和你们做兄弟。”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黄小天说:“我是你的掌堂大教主,程海是你的护堂教主,咱们三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还是把我们的信物重新拿上吧,不管以后出什么事,冥冥中自有定数,我们也认了,跟你没关系。”
  程海也道:“小金童,你赶紧的吧,要去咱们一起去。这也是我们修行路上的考验。”
  我有些感动。这两个老仙儿,一个草莽气十足,一个成熟老练,我如果能度过这一关,可想而知他们日后都会成为我最好的助力。我和他们的关系,并不像普通的香童和老仙儿,更像是过命弟兄。
  我把怀表重新揣好。端起燃烧的耳朵,闭着眼睛,听着前面的风声,慢慢向前摸索着走去。

  凭着脚感,我来到了悬崖边,向前一步就是死。
  耳边诡异的风声像是极有蛊惑力的妖魅,就在不远处吹着,似乎吹出了螺旋形态,可以触手可摸。
  我叹口气,迈开脚,跨出了悬崖。
  这一步跨出去,马上感觉脚下空空,我迈过了悬崖,到了万丈深渊的凌空之处。
  我双腿颤抖,狠狠心把另只脚也跨出去,顿时感觉失重,身体开始往下落。

  我紧闭双眼不敢睁开,心里抱着一丝妄想,闭眼和睁眼可能是两个空间。不都有那样的传说吗,闭着眼可以腾云驾雾,一睁眼就从云端上摔下去了。
  身体快速失重,我头皮发麻,胃里翻着恶心,唯一让我慰籍的是,此刻已经和那股怪风的风源完全接触上了。隔着眼皮,似乎能感觉到有巨大的螺旋桨在转动,怪风源源不断从前面吹过来。
  我一边往下落,一边探手触摸,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我顺着这股风就旋转了进去,风源处的怪风简直如鬼哭狼嚎,可是一旦吸过去,穿越了这道风墙,后面反而风平浪静。
  隔着眼皮,外面似乎有柔和的光,可是我不敢把眼睁开,就那么站在那里。
  不知不觉约莫能有一分钟的光景,我暗暗诧异,按理说我早就该摔死了,悬崖再高也不至于掉一分钟,难道现在有了变化?
  敢不敢睁眼?
  妈的,赌一把。我缓缓把眼睁开,眼前的光照有些不适应,好半天也没看到东西。而且随着睁眼,下坠的失重感又来了,身体一晃,紧接着开始往下掉。我不敢睁眼,赶紧闭合,下坠感瞬间消失。

  我在心念中默念:“黄教主,程教主,你们在吗?”
  好半天,黄小天才道:“咱们牛逼大了。”
  “怎么呢?”我颤抖着问。
  “这里是真正的洞天福地。”黄小天感叹:“这得多大的福缘,才能找到这样的地方。啧啧,小金童,没有你绝地求生的勇气,咱们也不会到这里来。”
  “我不能睁眼。”我说。
  黄小天道:“这里是仙家洞府,夺天地造化之功,你现在还是凡夫俗子,能来此地已经是大大的机缘了,还想睁眼看个究竟?呵呵。小金童,我问你,你知道类似洞府的来由吗?”

  “是不是像花果山水帘洞?”我问。
  “对。”黄小天大笑:“孙猴子的水帘洞严格来说就是个仙家洞府,它隐秘在瀑布后面,就算普通猴子知道也很难找到,更别说进去了。这么一说你就明白了,我是山中野精,程教主更是冤死的清风,我们两个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天赋虽高,却没有师承。这倒也就罢了,其实对我们这样的散仙来说,最不利的就是找不到一处适合修行、又无人打搅的福地。而名门大派则不同,他们自有道场依托。”

  程海的语气里也是兴奋,不过他没黄小天那么张扬,他说道:“小金童,像这种洞天福地,发现它是要靠机缘的。没有机缘再大的神通也进不来。咱们此时此刻能到这里,这是莫大的造化福缘,你且记得,日后要出去,必须秘而不宣,不能轻易告人,以免招致不测。”
  我说道:“明白明白。这里是不是就是咱们一直在找的八仙洞?”
  黄小天道:“你且尝试着往前走走,你看不到路,我们可以给你指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