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场里的黄皮子》
第73节

作者: 成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小天笑:“他还没尝过女人的滋味。这么短的时间里,上哪找个女人去,难道去洗浴中心?”
  程海也笑:“我不反对。”
  我靠在崖壁上,冷意侵入到骨头缝里,我勉强笑道:“你们都是有修行的散仙,怎么还鼓励这样的事?”
  “控制**的前提是正视**。”程海说。
  “没错。”黄小天道:“大罗金仙也没说不让男人去找女人的。只要你情我愿,就不违反天道。”
  “好。回去我就找。”我忽然来了力气,顺着悬崖往上爬,遇到难爬的地方也咬着牙克服。低头赶路,莫看脚下,爬着爬着不知不觉回到了上面。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瘫软,看着远处的云海,那种超脱感就别提了。
  我躺在地上,地面冰凉,我也全然不顾,看着天空一尘不染的蓝天,感觉自己挣脱了身体,似乎飘飘渺渺飞了起来。
  我不知不觉睡了过去,是冻醒的,睁开眼的时候,头上已是繁星点点。听爷爷说过,越好的天气越是能看到星星。我欣慰地看着满天星斗,数着有多少颗。
  后来,我费了很大力气从地上爬起来,虚弱得走不动路。

  我连滚带爬,试了很多次才站起来,扶着周围的树慢慢走着,找到一处还算避风的地方。我用最后的力气,把帐篷搭起来,然后钻进里面,紧紧抱着自己的膝盖,缩成一团。
  我勉强取出二锅头,大口大口往嘴里灌,从喉咙到胃里都是火辣辣的。后来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睡到半夜,冻醒了,浑身难受不想睁眼,摸摸兜从里面掏出打火机,又取出另外一样东西,摸不出是什么。
  我没有睁眼,完全是下意识的,用打火机去点燃那东西。一股火苗燃起来,似乎发出绿幽幽的光。
  我半睡半醒,听到心念中黄小天大叫一声:“这是犀照?”
  我猛地打了个哆嗦,彻底醒了。揉揉眼,看到燃起来的是什么,竟然是我找到的鬼堂香童遗留下来的女人耳朵。
  耳朵的耳尖上燃着火苗,发出幽幽的绿光,如蜡烛一般燃烧着。
  我彻底清醒了。马上明白,这个东西的正确用法,就是用火去点燃它,让它烧起来。
  “犀照?那是什么?”我问。
  黄小天说:“古代有个说法,点燃犀牛角蜡烛,可以和神鬼见面,俗称犀照。”我疑惑道:“不对啊,我可以和你和程教主沟通,有时候也会见到你们,并没有借助犀牛角。”

  “犀照只是一个类似的概念,”程海措词说:“指的是不一般的灵物,并不一定就是鬼。你就把它当成一种能在黑暗照亮特殊实物的蜡烛吧。”
  我明白了:“鬼堂的人,用‘kun’尸的办法,原来是把尸体做成蜡烛啊。不对啊,你们说的犀照用的是犀牛角,而这是人的尸骨。”
  沉默了一会儿,黄小天问程海:“程教主,你是清风烟魂,神神鬼鬼的东西是你的强项,你怎么看?”
  程海沉吟一下:“我有一个想法,不过需要实验来证明。”
  “什么实验?”我和黄小天异口同声问。
  程海道:“小金童,耳朵已经在你手中点燃,你拿着它到帐篷外面看看。”

  我小心翼翼捧着耳朵出了帐篷,此时月朗星稀,天空漆黑如墨。我拿着耳朵四处看着,没发现什么异常。
  黄小天道:“程教主,说话别说半截啊,你得教小金童如何来用这只耳朵。”
  程海说:“这东西没什么可教的,周围若有异常,犀照所到之处便会显现。晋书有云:至牛渚矶,水深不可测,世云其下多怪物,峤遂燃犀角而照之,须臾,见水族覆出,奇形怪状。”
  我拿着耳朵在周围走了一圈,耳朵上这团绿幽幽的光像是鬼火,夜里看来尤为可怖。等回到帐篷,确实没异常反应。
  程海道:“小金童,你把眼睛闭上,凝神静气去听。”
  我站在帐篷前,闭上双眼,刚一闭上,耳边就响起不一般的声音,有一股“呜呜”作响的怪风,像是什么机器吹出来的,可以肯定,不是自然成风。
  我打了个哆嗦,睁开眼,那股风竟然诡异的从耳边消失。我赶忙说:“我听到一种声音,是不同寻常的风声。”
  “闭上眼,再听!”程海说。

  我再把眼合上,那股风立时又出现在耳边,从“呜呜”似乎变成了“喔喔”,像是一个老人在呻吟,声音空洞至极,听上去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猛地睁开眼,风声消失,我咽了下口水:“不对劲,一闭上眼就能听到奇怪的风声,睁开眼就没。”
  “你能不能听出这股风的风源?”程海道。
  “应该可以,我试试。”我再一次闭上眼睛。这股风确实不是自然之风,像是从某一个特定的区域内吹出来的,在我脑海中,那地方有一台鼓风机。

  这里有两点奇怪的疑点,一是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人造鼓风机?二是为什么睁开眼的时候,这股风就没有,而闭上眼睛,又能听见风声呢?
  程海道:“小金童,你尝试着去找这个风源,跟着风吹来的方向走。”
  我说:“这股风只有我闭上眼睛的时候才能听到,可是闭着眼爬山路不和找死一样吗?”
  “我让你笨死了,”黄小天嚷嚷:“你闭上眼确定方位,睁开眼走山路,不就行了。谁让你一直闭着眼的。”
  我闹个大红脸,这几天行将就木,脑子也不灵光了。
  我闭上眼睛仔细去听,风应该是从左前方吹过来的,也就是说那里是东方,应该向着东面去。
  “现在就去吗,还是等天亮再说?”我问他们两个。
  黄小天说:“小金童,我服你了,真是矫情,当然是现在去。天知道到明天早上,这股妖风还在不在了。”
  我把帐篷留在原地,简单收拾了一下背包,轻装简行,一手打着手电,一手举着燃烧的耳朵,开始向东面进发。

  走起来才发现真是难走,首先没有现成的路,要么是一大堆乱石,要么是灌木丛。大概百米多长的距离,我一直走到天亮才过来。
  闭上眼睛再听,风声确实是从这个方向过来的,只好咬着牙继续往前走。
  走了没多远,累了个半死,已经过不去了,前面出现一座悬崖,倒是不高,十来米,上面乱石丛生,要过去就得徒手爬了。
  我看着高崖,嘴里发苦,问程海:“我说程教主,你能不能告诉我跟着风走,这是个什么原理。知道理由,我也好有点动力。”

  程海说:“你手里的耳朵,所用法术应该是犀照的一种衍变,叫犀听。”
  “犀听?”我疑惑。
  程海道:“犀照的原料最好是犀牛角,而在这年头,犀牛属于国家级保护动物,根本没处淘弄去。所以犀听的法子就衍变出一种新的用法,用人尸来做原料,为犀听。顾名思义,这东西不是用来看的,而是用耳朵来听的。”
  黄小天倒抽口气:“程教主,怎么早没听你说过?”

  程海忽然哈哈笑:“以上结论都是我推测出来的。”
  “靠。”黄小天骂道:“程教主,你也顽皮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