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场里的黄皮子》
第72节

作者: 成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二楼窗户被推开。有人探出头来看。我赶紧藏在阴影里。上面是老板的声音:“贼跑了。”老板娘声嘶力竭:“赶紧追啊,傻愣着干什么。”
  我顺着飞檐慢慢爬下去,跳到地面,一落到实处,我撒丫子就跑。后面大门开了,手电照出来,老板娘扯着嗓子喊:“我看到了,贼,你别跑。是个男的,是个男的!”喊完之后,这老娘们竟然吹起哨子,黑暗中划破夜空。

  周围邻居的灯都亮起来,听到哨音顿时人喊狗叫,院门开了。
  我赶紧拐进小路胡同,一路狂奔,跑的肺都快炸了。好不容易回到自己住的农家乐,却不敢进去。农家乐门口此时站着几个村民,正往小白楼的方向看,议论纷纷:“那里是不是出事了,过去看看。”
  他们成群结队往那赶。等他们走远了,我从黑暗中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一进屋就瘫了,身体疲乏得不行,眼花带耳鸣。
  我的体力和精力已经快逼到极限,稍微运动大了,浑身骨头节都疼。我靠在床头上,鞋都没脱,两只脚耷拉在炕沿。
  我闭着眼睛,喘着粗气,耳朵鸣鸣响。迷迷糊糊中听到程海和黄小天的对话,程海说:“小金童的情况越来越糟糕。”

  “他的大寿还有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黄小天说:“如果还找不到导气的方法,大罗金仙也难救他。程教主,咱们还是想想以后的打算吧。”
  “你对小金童没信心?”程海反问。
  黄小天道:“我不是对他没信心,我是对天道没信心,能否找到八仙洞全看老天爷的护佑,可这个贼老天,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安排。”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发烧了,浑身难受,勉强撑着身体吃了两片药。程海告诉我,今天必须进山,再不去就晚了,一是天降温得很快,二是我的身体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不能再等下去。

  我虚弱地说:“我怕自己死在山里。”
  程海半天没说话,叹口气:“小金童,咱们尽力而为,生死由天吧。”
  我打起精神,收拾好背包,该带的东西都带了,和农家乐老板辞别退房。果然冷了,今天好像有一股冷空气什么的,气温降得很快。我新买的围巾,把嘴和脖子护得严严实实。
  我早已勘察好进山的山路,从村里出来,绕了一大圈避开人群,来到山脚下。看到眼前巍峨的大山,山风凛冽,我心里真是有点打鼓。保不齐这次进了山就再也出不来了。
  临上山前给王二驴打了电话。王二驴一听我的声音问怎么样了,我勉强稳定心神告诉他,我马上就要进山,能不能行,就看这次进山的结果。

  我还告诉他,等我一个礼拜,如果我超出一个礼拜没有给他信息,那就是死在山里,我委托他照顾好我的爷爷。
  王二驴倒吸冷气:“我说老冯,不至于吧,你别说的这么丧气。”
  “还有,”我声音低沉:“日后你若有了能力,一定要记得找到二丫姐,解救她还要为她报仇。”
  王二驴半天没说话,他的语气也沉重起来,答应了我,“好,放心!”

  我挂掉电话。眼前是漫漫山路,我鼓起勇气走了上去。开始几个小时还是好走的,山里有现成的山路,顺着走就可以了。
  进到大山腹地之后,我就开始听程海的指挥,他知道八仙洞大概的方位。我们一边观测地形和方向,一边还得越过山石和悬崖,走得极慢。
  山势很险,其中有一条路是从几乎九十度的高崖上爬下去。我手脚发软,石头长满苔藓,非常滑,差点摔下崖底,我好不容易下来,浑身都湿透了。
  现在的我疲惫到了临界点,体表很冷,而衣服里又都是汗,热气腾腾的,遭的这个罪没法说了。
  程海道:“黄教主,差不多就是这里了吧。”
  黄小天道:“根据地气的观测,八仙洞应该就在这方圆几里之内。”
  我苦笑:“到底在哪啊?”
  “慢慢找吧。”黄小天道:“八仙洞这种神仙洞府,如果真的存在,能不能找到它要凭机缘,不是什么人都能撞到的。如果你机缘未到,哪怕它就在你脚底下,你也发现不了。”

  我苦笑一声,不想和他磨嘴皮子,我太累了,只想睡觉。
  走了大半天,已经是下午,风势渐渐小了,阳光暴晒。我拿起镜子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嘴唇干裂,双眼下面出现了黑眼袋,看上去就像是病入膏肓的大烟鬼。
  我坐在一块石头上,实在是懒得再动一分,任凭黄小天和程海怎么劝,我都走不动了。我告诉他们,我要休息。
  我拿出简易帐篷,在地上搭起来。一阵风吹过来,帐篷摇摇欲坠。我把帐篷往里挪挪,勉强放在一堆石头后面,这里虽然避风,可又阴又冷的。我哆哆嗦嗦进到帐篷,身上只穿着一件冲锋衣,冻得嘴唇发紫。

  我吃了点东西,幸好买了几瓶二锅头,晚上这么冷,只好喝酒挨过去。
  临近傍晚的时候,我在山里捡了一些树枝回来,用瑞士刀片稍微加工,倒了煤油上去,用打火机点燃。火苗蹿腾,我坐在石头上烤火,喝着二锅头,终于暖和下来。
  程海和黄小天讨论该向什么方向去找。我一边喝酒一边冷笑,他们把范围锁定在方圆几里内,别忘了,这里是大山,可不是平道。山势起伏,险峻无比,就算几米远,因为天堑鸿沟,都要绕很大的路过去。
  我估摸如果真有上千年的洞天,它肯定不会让人轻易发现,洞口必然在难以琢磨的地方,不是在悬崖,就是在峭壁。剩下的路有的走喽。
  晚上很早就睡了,睡到大半夜冻醒了,外面的柴火已经熄灭。我看看表,早上四点多钟,天黑如锅盖,耳边只有凛冽的山风声,再无其他声音,这个季节就连兔子山鸡也回巢冬眠了。
  估计这么一座大山,只有我这么个傻缺一人在。
  我抱着肩膀走来走去,看着山中夜色,想到不久后我就会死在山里,心中涌动的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宁静。

  天亮的很快,我收拾好东西重新上路。接下来怎么走,就完全靠撞大运了。程海和黄小天也给不出什么具体意见,就知道在这儿附近几里内,哪一点都有可能。
  我专门挑最难走的地方,越陡峭越去。中午一点多的时候,我下到一处悬崖,下去就后悔了,下好下,上不好上。我困在悬崖中间,往下看是成片的枯树,树枝子又尖又硬,我如果掉下去估计都留不下全尸。
  我小心翼翼蹭着石头缝往前爬,寻找上去的路。怪石林立,石头很硬,留在地表很浅,我抓的手指甲鲜血淋漓也没爬上去。
  山风越来越大,手指头发僵,我紧紧贴着崖壁,看着远处烟云缭绕,脑子一恍惚,就想跳下去。
  黄小天赶紧喊了一声:“我的祖宗,你自己死也就罢了,别带着我们一起下去。”

  我浑身哆嗦,嘴唇抖动得很厉害:“黄,黄教主,程教主,我挺不住了,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程海叹口气:“算了,别遭这个罪了。小金童,等你回到悬崖上面,咱们就下山。你还有几天时间,不应该耗费在这个地方,应该尝试自己没尝试过的东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