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场里的黄皮子》
第70节

作者: 成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梅姑拍着自己的腿,很有节奏,一下一下的,说道:“胡黄白柳灰五大仙家,我拜的是常家,也就是蟒啊。我的姥姥早年进山采药,遇到常家真仙,得大仙庇佑,打窍出堂,至今传道到我这里。”她说话跟唱歌似的。
  说着拿起腰鼓,咚咚敲起来。
  我在旁边站着,看着她一边唱一边浑身哆嗦,真的好似鬼上身。大概能有个五六分钟,突然她的脸色变了,我看得吓了一跳。
  梅姑脸色铁青,不知是不是我太敏感,感觉她的一张脸瞬间拉长,鼻翼两侧的法令纹特别深,整张脸看上去真像是一只蛇脸,妖气弥漫。

  虽说我以后也要出堂,可看到这么一幕,还是有点腿肚子转筋。
  我心里嘀咕,希望以后我出堂的时候,别变得这么人不人鬼不鬼的。
  梅姑停下腰鼓,说话味道都变了:“冯儿啊,怎么,看见老仙儿不下跪啊?”
  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我不敢造次,赶紧规规矩矩跪下磕了一个头:“给常家老仙儿磕头。”
  梅姑阴森森说:“我乃常家常翠花,清风家的不讲究,莫名其妙就来对付我家香童,再没有制约它们是要上天啊!如今末法,天下大乱,什么妖魔鬼怪都冒出来了!啊~~~”
  她口气极是严厉,尤其最后“啊”一声,我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仗着我们常家没人呗,它们就忘了,我们常家就是主杀的。天庭地府不管,胡三太爷不管,我今儿个就要替天行道!”梅姑语气里都是戾气。
  梅姑哼哼冷笑:“用个破偃术,弄个五鬼搬运的法子,就想害人。也不打听打听,老娘也是八百年的道行!”
  她从香案里取出一张红纸,抄起剪刀,嘎吱嘎吱剪起来。我不敢多言,退到一旁看着。我知道我身上的两个仙儿,程海和黄小天也在看着,只是它们掩住气息,不为人所察。
  时间不长,梅姑剪出来一个红色的小纸人,她咳嗽了一声:“冯儿,你把那根线剪断,把上面的花拿下来。”
  半空中挂着一条鱼线,上面有朵纸花,正是鬼堂的香童所留。那是他的信物。
  我赶紧过去,用刀片割断鱼线。这朵假花相当特别,不知怎么固定在线上的,肯定不是穿过去,远远看过去就像是生在细枝上的真花。
  线断了,花落在地上。这花看着就邪性,我不敢用手碰,小心翼翼用刀片端着走,来到梅姑近前递给她。
  梅姑拿着这朵花看看,突然塞到自己嘴里,嚼起来。嚼了一会儿,朝着外面一吐,吐在纸人前。假花已经成了碎纸片,上面粘着老娘们的唾液,特别埋汰。
  梅姑咬破中指,挤出一滴血,抹在纸人的脑袋上。轻轻说了一声:“起!”

  纸人本来耷拉在炕上,突然直起腰,然后直起身,竟然站了起来。我看得眼都直了,我的乖乖,太厉害了。
  梅姑从香案里取出一个线团,扯下一根针,把线细心的穿过针眼。她把针扎进纸人的右肩膀,使劲一穿,针就过去了,后面连着一条细细的缝衣线,然后她打了个结,绕了个圈,从纸人的左肩膀又穿过来。
  我看得惊心动魄,轻声说:“这是……”
  “这个纸人就是清风堂子的那个香童,”梅姑说:“我穿了他的琵琶骨,他有能耐也使不出来。”
  梅姑拿着线开始缠绕纸人的脖子,一圈一圈的。纸人竟然像有生命一般,轻微的挣扎,梅姑呵斥:“老实点!”
  她把纸人拿起来,右手握住纸人的身子,左手拉着缠在脖子上的线,两头使劲,分别拉向两个方向。纸人在她的手里顿时身子绷的笔直,线头发着“嘎吱嘎吱”的怪声。
  我冷汗都下来了,这老娘们真有股狠劲,端的是杀人不见血。假如这纸人就是鬼堂的男人,这么整,不是要活活勒死他吗?
  纸人的脖子被线团越勒越细,梅姑两只眼瞪着,乖戾无比,就是不松手。越来越紧,好像两方面都在绞力。
  细线握在梅姑的手心里勒出了血,顺着手掌边缘往下流,不多时,流了小一滩。能看出梅姑特别痛苦,可她不能放手,拼尽全力。而纸人这么勒,细细的脖子也没有折断,韧性很强的样子。

  我大概猜到,这应该是在斗法。屋里气氛极其压抑,寂静至极,只有线勒得嘎吱嘎吱声。
  就在这无比紧张的时刻,梅姑套着的寿衣忽然纹理明灭,像是通了电一样,亮起金色的光。梅姑像是得到了巨大的助力,“啊”大叫一声,用尽全力使劲一拽,只听“啪”,线断了!
  梅姑凭空吐出一大口血,全喷到纸人上。
  纸人蔫头耷脑的,沾满了血点,毫无征兆中,它猛然窜出火苗,烧了起来,无火自燃。
  火苗子都是碧蓝色的,烧了一会儿,纸人陷入火中,烧成了黑灰。
  梅姑整个人瘫软在床上,脸色惨白如纸,人事不省。
  我赶紧扶住她,急的叫:“梅姑,你没事吧?”
  我拿起炕上的碗,到外面接了杯水进来,把水递到她的嘴边,梅姑嘴唇干裂,完全无法饮水。这时,心念中冥冥响起黄小天的声音:“含一口水,用水喷她。常家的人果然有股子狠劲,这么一次斗法,至少损了二百年的道行。”
  我赶紧含了一大口水,对着梅姑喷过去。别说还真有用,梅姑喃喃一声,睁开眼睛,身上虚的没有一丝力气。
  “梅姑……”我着急地喊着她。

  梅姑看到我,微笑着点点头:“冯儿,谢谢你。”
  她的口吻恢复了正常,上她身的老仙儿常翠花已经走了。我扶着她坐好,她闭着眼睛,有气无力说:“那人已经死了,一会儿丨警丨察就会来。我两年时间里无法再作法,明天就会搬走到别的村,避避风头。”
  我心下晦暗,这是何苦的。梅姑勉强睁开眼:“冯,谢谢你帮我。”
  “咱们都是同道,不要说这样的话。”我客气。
  梅姑摇摇头:“该怎么事就是怎么事。我本来想把这身衣服送给你,上面凝结了我姐姐的功法,可想想又不能给你,因为这衣服和八仙洞有关系,它或许能带你找到那个洞。你如果真去了那里,我就是害了你。这个秘密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直到我烂死在肚子里。”

  我也没想贪图这个便宜:“梅姑,衣服还是你留着吧,君子不夺人所爱。你现在功法尽失,留着衣服镇个宅吧。”
  梅姑点点头。想了想,从右手上退下一只金手镯,硬塞到我手里。这手镯本是一对,梅姑左右手都戴着,我哪能要这东西。梅姑怒了,嘴角咳血:“江湖儿女,不要婆婆妈妈。我现在没别的东西,这个给你,多少是这么个意思。”
  我只好接在手里。
  梅姑擦擦嘴:“冯,你心眼好使,我再赐给你一场富贵。你现在马上到村东,有一座二层白色小洋楼。鬼堂的那个香童就是死在那家二楼。你且等着,等丨警丨察收尸之后,你到屋里找找,他肯定会遗留下什么东西。”

  “梅姑,鬼堂的香童死了,他们堂口的人会来报仇吗?”我问。
  梅姑笑笑:“不知道。我拖家带口的赌不起,收拾完这里我就走。”
  我真诚地说:“梅姑,日后他们若要报仇,你就到赵家庙找我冯子旺,我到时候一定帮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