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场里的黄皮子》
第69节

作者: 成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回去之后就觉得胆颤心惊的,坐不住,赶紧来看看你,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我牙齿打颤:“梅姑,这是什么法术,怎么屋里全是渔网。”
  梅姑嘴全肿了,身上的伤口还在出血,她半天不说话。
  我知道现在不是细打听的时候,便要扶着她去医院。梅姑摆摆手,不站起来,坐在小板凳上不挪窝。
  她虚弱地说:“不能走,让鬼堂的人盯上就得死磕,要不然我走哪都逃不过一个‘死’字。”
  “那怎么办?我帮你吧。”我脱口而出。
  她感激地看看我:“小冯,咱们萍水相逢,别拖累你了。”
  我赶忙道:“梅姑,咱们虽有一面之缘,但毕竟都是东北的出马香童,天下香童是一家,咱们都是同一行的,我没遇上也就算了,遇上了装不知道,回去之后师父也是要打屁股的。”
  梅姑点点头,欣慰地说:“好吧,还没请教尊师是?”
  “是辽宁赵家庙的风眼婆婆。”我说。
  梅姑说:“日后有机会,我定会拜会婆婆。”她一抽气,捂着肚子脸色惨白,可能是那些鱼线伤了脏器。
  我对梅姑说,我虽然还没入门槛,没学什么道法,但肯定尽力所为,全凭梅姑你吩咐。

  梅姑喘了一会儿:“小冯,你进刚才的屋里,在橱柜最下面找到一件烧得黢黑的衣服,破破烂烂的,一眼就能看见。”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今早烧废屋剩下的那件衣服吗。我心思千回百转,又不敢多问,回到屋里。
  绕过那些鱼线,来到橱柜前,翻到最下面一层,打开柜门,果然看见有这么一件黑不溜秋的破衣服,板板整整叠放在里面。
  我知道这东西邪门,不敢造次,双手捧着,小心翼翼来到厨房。
  梅姑已经缓了过来,气色强了不少。她捂着肚子,不停做着深呼吸。她看到我来了,便说:“小冯,你帮着把这件衣服穿到我身上。”
  我答应一声,两手抓着衣服的两角,轻轻一抖落,衣服“唰”的展开。这件衣服质量是真好啊,大火这么烧,居然都没有烧烂,连个洞都没有。衣服上绣着朵朵梅花,还有仙山仙鹤什么的,我看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是一件死人穿的寿衣。

  “这是什么衣服?”我问。
  梅姑咳嗽了一声,吐出血沫子,转过身让我套衣服,她说:“小冯,当着真人不说假话。你知道那鬼堂的香童来找我干什么吗?”
  “不知道。”我说。
  梅姑道:“他想知道我姐姐的秘密。”

  “你姐姐?”我疑惑。其实我知道她姐姐叫兰姑,现在只能装傻,要不然弄得我好像也是报着什么目的来的。
  梅姑道:“我姐姐生前也是开堂口搬杆子的。我们这里的大山可不简单,据说很久以前,八仙曾从天而降,到此地闭关修行过一段时间,留下遗迹。可这都是传说,谁也不知道真假,上千年了也没看怎么样。有一次我姐姐进山一个礼拜,再出来的时候,她把我单独叫到小屋,跟我说,她找到了那个洞。小冯,你听过这个传说吗?”
  我说:“不知道。从来没听过有什么八仙。我记得八仙好像是中原那边的人吧,就算显灵也是在那些地方,怎么会跑东北来呢。”
  梅姑难得笑了一下:“古人牵强附会,或许不是八仙,而是借八仙之名也有可能。”她的口气轻松了,可能是确定我和这事没关系。
  她继续说起来:“当时我姐姐告诉我,她找到了那个洞,还说那个洞非常危险。她在里面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很可能就要死了。她死之后,很可能会有奇怪而凶险的变化,到时候一定要把她火化,骨灰不能埋葬,要远远带到外地抛洒出去。她留了件衣服给我,说这件衣服凝集了她毕生的功法,放在老屋的房梁上会护佑我和村子的平安。”
  我奇怪:“今天早上烧的那房子就是你姐姐住的吗?为什么要烧了。”
  梅姑叹口气:“我姐姐在老屋里足不出户一个多礼拜。有一天她把我叫到屋里告诉我,她就要变成怪物了,屋里所有的东西都不准我碰,她走之后,屋子至少要封锁十年,衣服放在房梁上有镇宅之意。她告诉我,平时一步也不准踏入老宅。一旦有了意外马上烧屋,不能迟疑,否则迟则生变!”
  我听得后脖子直窜凉风,昨晚私探老宅,说实话真是有点冒失。可回过头想了想,又觉得疑问,梅姑的姐姐兰姑说自己吃了不该吃的东西,要变怪物了,会不会就是丹药呢?
  丹药会这么邪门?顶多就像蔡小菜说的有剧毒,能毒死人,可变成怪物是怎么回事?
  我问道:“你姐姐后来过世了?”
  “没有。她失踪了。”梅姑脸色变得很差:“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应该是死了吧。”
  “你姐姐和那个中毒的孩子之间有关系吗?”我问。
  “你怎么知道那孩子中毒了?”梅姑看我。

  我赶紧说:“昨天在院里,我隔着窗看了一眼,那孩子的模样很像是中毒。”
  梅姑点点头:“这熊孩子太作,跑到老宅去玩,不知吃了什么。在我烧了老宅之后,他的情况就好多了,我让他们家人带着去医院看看。”
  看样子梅姑对于老宅里面的情况一无所知,那出处不明的丹药、幻化老猿的香炉……对于她来说,永远都是秘密了。
  “刚才你离开之后,鬼堂的那个香童用偃术来逼问我老宅的秘密,想知道我姐姐的秘密。”梅姑惨笑:“他一定是冲着八仙洞来的。这样的人如果知道八仙洞的秘密,后果无法想象。”
  我明白了,鬼堂香童并不知道详细的细节,他来这里很可能仅仅是路过,或是有别的目的。梅姑也算倒霉,恰好他在村里的时候,熊孩子中毒,后来又有了烧老宅,这一切都被香童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他仅仅是直觉到这里有事,便把梅姑逼入死境,一出手就要人命,不问出秘密誓不罢休。

  这个香童未必知道八仙洞,或许只是听过传说,并没有当回事。至少现在来看,他还没把两件事联系到一起。
  短短几秒钟,我的心思千回百转,来回起伏,坐了好几个过山车。
  我帮梅姑穿上衣服。梅姑穿着这件烧成黑色的寿衣,浑身又是血,显得怪里怪气的,身上有种煞气。
  梅姑道:“小冯,你在旁边为我护法,不用你出手。我要会会鬼堂的人。”
  我扶着她又回到里屋,梅姑让我从柜子最里面,找到了一套家伙事。
  这套家伙事是特制的香案,敞盖着盖子,里面放着若干的事物,有长烛、香炉、摆满了水果。梅姑让我扶她到炕上,她把两只鞋甩掉,裤腿挽到小腿,然后盘着双腿坐好。她端起一个空碗递给我:“冯儿啊,给姐接碗水。”
  我答应一声,到外面的厨房接了一碗清水。梅姑端着水说:“冯儿,你知不知道姐姐我拜的是哪路老仙,开的是哪路堂口。”

  我毕恭毕敬站在炕边,知道她这是要做法的一种仪式,就跟开场白差不多。我鞠了一躬:“不知,还请姐姐请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