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场里的黄皮子》
第67节

作者: 成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院里静悄悄的,并没有狗叫声。
  我低下头,无意中看到在院门前的地方,插了一朵红色的纸花。我陡然想起昨天晚上的篝火晚会。这个男人当时在手里就摆弄着类似的假花,像是从花圈上拽下来的,很突兀很晦气。
  我没敢去碰,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个男人很可能盯上了这家人。
  这时里面屋门一响,出来个农村妇女,端着一盆水出来倒,一眼看到了我。
  我们两人隔着院门相望,我心里咯噔一下,出来的这个女人正是神婆,叫梅姑的。

  梅姑不认识我,把脏水倒掉,提着盆子过来:“你有事吗?”
  我没说话,用眼神给她指示,示意她看向地面。梅姑一眼看到了那朵红色的假花,脸色大变,她把盆放在一边,打开院门。
  她瞪着我,脸上阴晴不定,语气和缓下来:“高人在此,是我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我上有老下有小,不知道哪里得罪了高人……”
  我赶忙摆手:“梅姑,这东西不是我的,刚才有个男人在你家门前盯了很久。”

  梅姑脸色发白:“谢谢小兄弟了。”她甚至没详细问细节,急匆匆跑回家里,连盆都不要了。
  我有些纳闷,至于嘛,看见假花像看见催命符一样。
  我没有走,蹲在她家院墙外面抽烟。
  时间不长,就看到梅姑他们家好几口子人大包小卷出来。有个老太太岁数挺大,一边挽着包袱一边骂:“你个丫头片子又得罪谁了,我早告诉你们姐俩别去跳大神,你那个姐姐就是不听,怎么样,现在又轮到你了。我告诉你,要是宝儿出点啥事,别说我跟你拼命!”
  里面有个小姑娘,背着书包,扎着两个啾啾,拉着老太太的衣襟:“奶奶,你别骂妈妈了。”

  “哎呦我的宝贝,真懂事。”老太太拉着小姑娘的手,对旁边一个男人破口大骂:“当初我就不同意你们的婚事,怎么样,三天两头惹事,让老人跟着你们上火操心的。”
  那男人是典型的农村汉子,看样挺窝囊,背着个大行李卷,也不说话,扶老携幼出了院子。
  到了门口,男人说:“宝儿她妈,要不然咱们一起躲躲吧,打不起还躲不起吗?”
  梅姑凄然一笑:“我走不了。人家指名道姓打上门,只能接招。我留下还有一战的可能,如果走了,就会祸及你们。”
  男人叹口气,拉着老妈和孩子走了。小姑娘还招手呢:“妈妈,再见,你要快来接我啊。”
  梅姑眼圈里都是泪花:“我的宝贝,过几天妈妈就去,你到奶奶家乖乖的。”
  等他们都走了,梅姑擦擦眼,转身进屋。我赶紧从避阴的地方出来,凑过去说:“梅大姐,让我帮你吧。”
  梅姑看着我,冷脸冷目,语气不善:“你到底是谁?!”
  我真诚地说:“我姓冯,叫冯子旺,是从辽宁来的游客。我家也是出堂的,现在我还跟着师父学习,准备日后出马当香童。刚来的时候,我就发现有个男人不对劲,他身上有很重的阴气。没想到他盯上了你。”
  我赶紧从兜里掏出自己的身份证,梅姑接过来看看,语气和缓了一些:“你知道那男人的来历吗?”
  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就是觉得他不像好人。”
  梅姑道:“那我给你讲讲,你明白之后再决定掺不掺和浑水。在吉林有个鬼堂,堂口拜的都是阴间的恶鬼。这个堂口的香童能到地府查事,还能请亡魂还阳,所以堂口的香火非常盛。这个堂口的香童接触阴间多了,一个个也变得鬼里鬼气,行事有异常人,跟精神病似的。要得罪了他们,基本上就是不死不休。这个鬼堂还有个特点,堂里的香童人人都带着纸花。正所谓纸花到恶鬼到。那就是地府的勾碟,那就是阎王爷的拘票!”

  我听得浑身发冷,没想到那男人居然来头这么诡秘。
  “梅姑,你的意思是……你被鬼堂的人盯上了?”我颤抖着声音。
  “嗯。”梅姑说:“小伙子,你赶紧走吧,这里没你的事。你能好心来提醒我,我就谢谢你了。你没必要掺和进来。”
  “鬼堂的人为什么找你?”我问。
  梅姑哼哼两声:“谁知道呢,都说同行是冤家,我姐姐过世之后,我继承家族的堂口也有七八年了,看了不少事,说不定什么地方就得罪了他们。得罪就得罪了吧,我也不是省油的灯。”
  她看了我一眼,笑笑:“小伙子,你走吧,我谢谢你了。”
  她把院门关上,看也不看我一眼,径直回屋去了。
  我满腹郁闷回到农家乐,左思右想都觉得这个事不简单。这时,心念中响起一个人的声音,正是程海:“鬼堂的人很可能是冲着八仙洞来的。”
  “啊。”我惊叫一声:“你们终于肯现身了。”

  心念中响起另一个声音,是黄小天,他哼了一声:“如果不是我们隐藏灵气,你现在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这话怎么讲?”我有点不高兴。
  程海很老成:“小金童,这地界现在来了很多高人。我和黄教主能感觉到,除了梅姑和鬼堂,还有其他路的高人。你不要小瞧出马仙的堂口,假的是有很多,骗人的也多,但真正的高人也不乏少数。尤其是吉林地界,道法中人更是藏龙卧虎。没想到,一次天门开,竟惹得这么多风起云涌。”
  黄小天道:“是敌是友我们都不知道,幸好我和程教主道行高那么一点点,可以隐藏气息,不为高人所觉。如果让鬼堂的人发现了你带着我们两个,麻烦就大了。”

  “你们也知道鬼堂?”我问。
  程海道:“不知道,今天还是第一次听说。先前不知道那男人的身份,但我们能感觉出来,此人的阴气和邪气很重,道门应该和阴间有关系。咱们现在还没出堂,你也没有打窍,除了有些通灵之能,其他的道法一概不会。君子不立危墙,能躲就躲远一点吧。”
  “下一步怎么办?”我问。
  程海说:“事不宜迟,迟则生变。拖得越久越麻烦。东西准备好了的话,咱们这就上山。”

  “能找到洞天的确定位置吗?”我疑惑。
  程海道:“不能。要顺利找到八仙洞,知情者必是梅姑。可要得到她的信任,就必须帮着她一起对付鬼堂,这也是个麻烦。从行动的性价比来看,我不赞成帮助梅姑,咱们自己上山,按照大约区域去摸索,总有找到的希望。”
  黄小天插话进来:“程教主,我不同意你的看法。”
  程海没有出声。

  黄小天道:“小金童,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去帮梅姑。鬼堂的人找她的麻烦,目的和我们一样,是为了八仙洞。鬼堂的人如果赢了梅姑,他们迟早会知道八仙洞的秘密,到时候还会成为我们的对手。与其放在后面坐以待毙,还不如早点下赌注帮助梅姑,赢取同盟。”
  程海道:“我保留意见,还是看小金童如何决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