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9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呼吸粗重,双目赤红,紧握的拳头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松开。
  “鲛,在见到这两个垃圾之前,你能想象得到人心可以肮脏丑陋到这种地步么?”
  贺兰鲛沉默片刻,说:“我现在觉得薛良骥死的很冤。”
  萧晋笑了一声,转过身:“没想到,你这个活死人一样的家伙居然也会说冷笑话。”

  贺兰鲛抿抿薄唇,看着宋小纯的母亲问:“她的手,该怎么向小纯解释?”
  萧晋一呆,接着长叹口气,一边向楼梯走去,一边说道:“给她随便治疗包扎一下,然后让她自己想理由,其他的还按照我们的计划走,现在我是多看他们一眼就恶心,再待下去,说不定下一分钟就会忍不住宰了他们。”
  出了地下室,他径直来到三楼陆熙柔的房门外,试着拧了下把手,门开了,便抬步走了进去。
  卫生间里有水流和隐隐的歌声传出来,显然女孩儿还在洗澡,他没有出声,直接走到床边躺下,疲惫的闭上了眼。
  不知过了多久,卫生间房门被推开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床垫微微一沉,一股沐浴露的清香便飘进了萧晋的鼻孔。
  他睁开眼,就见陆熙柔已经侧卧在他的身旁,一只手托着腮看他。

  视线下移,女孩儿身上只过了一条浴巾,露出来的皮肤泛着微微的粉红色,一如记忆中那样细腻白皙。
  “知道我为什么会一边欣赏那对夫妻受苦一边吃东西的原因了?”陆熙柔调皮的在他耳边吹着热气问。
  “你比我强!”萧晋苦笑,“至少我看着他们是肯定吃不下饭的。”
  “没办法啊!”陆熙柔把脸枕在他的肩膀上,口气不满地说,“你不让在他们身上留伤疤,人家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只能在精神上折磨折磨他们过一点瘾喽!”
  “呃……那什么,有个事儿我说了你别生气,我没忍住……把那女的给打残了。”
  萧晋以为自己的话说完,肩膀肯定会遭殃,毕竟陆熙柔的牙口他是领教过的。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陆熙柔什么剧烈反应都没有,甚至连埋怨都没有。
  “当个好人是不是很累?”女孩儿轻抚他的胸膛,语气中充满了怜惜。
  “这就算好人了么?”萧晋反问,“面对那样两个垃圾,正常人都应该会感到愤怒吧?!”
  “愤怒只是普通的情绪而已,和开心喜悦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本身就是比较廉价的东西。”陆熙柔说,“而你不同,你的愤怒背后还有压抑,还有愧疚,精神所承受的负面情绪压力不知是普通愤怒的多少倍。
  我一直都觉得,面对恶事,会产生愤怒和谴责的情绪只是做人的基本,能够施与惩罚的是善人,而在惩罚的过程中还可以保持克制的,才有资格被称之为好人。”

  说着,她抬起脸,青葱般的手指轻轻点着萧晋的左胸口,微笑又道:“只要这里面的东西是柔软的,你就是一个好人。”
  这话说萧晋很是感动,但他有点不大习惯陆熙柔的这种说话方式,于是便瞄着她浴巾边缘露出来的两颗半球问:“你的呢?是软的,还是硬的?”
  陆熙柔眨巴眨巴眼,身子就往上拱了拱,一脸无辜的挺着胸脯道:“人家不知道诶,要不……你摸摸?”
  因为病愈后也不经常出门的缘故,女孩儿的皮肤依然白的像透明一样,并不是特别雄伟的半球上显露出几条淡淡的青色血管,犹如精美瓷器上的细微裂纹,分外诱人。
  干咽一口唾沫,萧晋移开目光,说:“免了,小爷儿不用摸就知道,肯定是外面软,里面硬。”
  陆熙柔就趴在他的肩头,所以很清晰的看到了他咽唾沫时喉结的耸动,眼睛得意的弯了起来,口中却嘲讽道:“切!胆小鬼!”
  萧晋哑然失笑:“咋的?这才多长时间没摸遍你全身,你就想了?”
  陆熙柔没有回答他,而是在一旁躺下,看着天花板说:“明天中午有时间吗?我妈又让我喊你去家里吃饭了。”
  萧晋下意识就想起了来的路上接到的那个电话,头疼道:“你还没跟他们解释咱俩之间的关系啊?”

  “我为什么要解释?”女孩儿反问,“你想让我再也不能这么自由自在的出门吗?”
  “那也不能就这么任由他们误会下去吧?!”
  “反正我是无所谓的,长这么大,认识的人里也就你看着顺眼一点,如果非要嫁人的话,嫁给你还是可以接受的。”
  这话女孩儿说的漫不经心,平常的就像在谈论天气一样,萧晋却听的胆战心惊,干笑着吐槽道:“呵呵!我是不是应该配合着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荣幸表情来啊?”
  陆熙柔撇撇嘴,忽然又侧过身来,很认真地道:“说真的,咱俩结婚吧!”
  萧晋噌的一下坐起来,见鬼似地看着她:“姑娘,这种玩笑可不适合一本正经的开。”
  “我没跟你开玩笑,”女孩儿的神情没有一点做作和虚假成分,“当然,我说的结婚是假结婚,就是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的那种。这样一来,我爸妈那关就过了,我也能获得绝对的自由,而你照样可以继续你的收藏美女大业,皆大欢喜,何乐而不为呢?”
  萧晋眼角抖动了一下,摇头道:“不可能的。首先,家里那几个女人将来怎么安排,我都还没有想好,不可能把‘合法妻子’这个宝贵名额浪费在一场假结婚上;其次,我已经向沛芹求过婚了,这一点你是知道的。”
  “反正你也不可能把她们都娶了,和我结婚并没有什么区别啊!至于沛芹姐那边,你不好说的话,我可以去跟她谈,保证她会同意的。”

  说话间,陆熙柔也坐了起来,原本就只是裹在身上的浴巾散了开来,仿佛一块掀开绸布的羊脂美玉一般呈现在萧晋的眼前。
  他又是一阵口干舌燥,起身走到衣架前扯下睡袍丢过去,然后用不容争辩的口气说:“不可能就是不可能,我未来的妻子只能是沛芹,哪怕因此而让你的父母不喜,也不会有丝毫改变!好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赶紧穿好衣服,我带你出去吃饭。”
  “不去!”女孩儿翻身趴在床上,赌气道。
  萧晋犹豫片刻,叹息一声,问:“明天中午需要我来这里接你吗?”
  陆熙柔又猛地翻过身来,惊喜道:“你愿意去我家了?”
  萧晋扭过脸,郁闷道:“丫头,你能先把衣裳穿上不?这么赤果果的刺激我这个毫无节操的家伙,好玩啊?”
  “好玩!”陆熙柔嘻嘻笑道,“最好刺激的你兽性大发,然后我再拼死反抗,憋死你!”
  “那你知不知道有个词语叫‘审美疲劳’啊?”萧晋没好气的说,“你的身子我都见过将近百遍了,再这么亮下去,就不怕哪天在我眼里变得跟一块雪白的肉没什么区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