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一名道士走了几十年江湖,有些事你们绝对没听说过…》
第12节

作者: 酗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16 13:46:39
  老道和吴师叔在干尸身旁蹲下,发现干尸身上的衣服都腐朽了,唯独背上背包还没烂,看来是一具近代尸体。
  他俩对视一眼,打开了这个背包。背包里装着一本黑皮封面,字体烫金的圣经,除此之外还有一把洛阳铲,羊肠线,一袋油纸包裹的苏打饼干等杂物。
  老道扒拉了一下那个背包,说,“这人是个盗墓贼,这里确实有古墓。用得起军用背包,看起来不是普通的小盗墓贼。”
  我看见张全富的双腿已经开始发抖了。不是普通小盗墓贼,居然还没进墓穴就栽在这里,墓穴里面有多凶险不言而喻。煞气的根源大概率却是在墓穴深处,这一趟想解决掉煞气根源,恐怕没那么轻松。
  老道拿着幌鬼索,挨个系在莫师伯、吴师叔、我、张全富、还有自己腰上,准备一起进入一探究竟。

  莫师伯内气功和拳脚功夫都不错,用炁场探路打头阵。吴师叔精通阵法,走第二个可以及时辨别方向,避免我们走弯路。我什么也不会,走最中间最安全。张全富吓成那样子,为防他吓晕过去遭遇不测,走在老道前面。而老道身手和法术都厉害,在最后断后。
  经过老道再三嘱咐,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要闭着眼睛,避免陷入幻境,我们一行五人再次像串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一样,慢慢走进了黑暗深处。
  这次进入山洞,老道敏锐地察觉到,我们遇到的每个岔路口都和第一个岔路口有区别,甚至有的时候还出现了四五条支道。所幸有吴师叔辨别方向,我们才没有迷失在山洞里。
  走着走着,我发现原本触脚坚硬的地面变得松软起来,越向前走,脚陷入土里的部分就越多。没等张全富惊叫,老道解释道,“这不是泥土变软了,是夜明砂而已,就是蝙蝠粪。你别觉得恶心,夜明砂是一味中药材,还不便宜。”。
  我只觉得稍微有点反胃,不知道自己吃过的中药里有没有过这一味药,于是长长呼了一口气缓解反胃的感觉。
  吴师叔感受到背后的我呼气,继续补刀,“不止夜明砂。人中黄,望月砂,白丁香,五灵脂,鸡矢白都是屎。人屎,野兔屎,麻雀屎,鼯鼠屎,白鸡屎,里面一定有你吃过的屎。”。
  听到这里我实在忍不住了,想干呕的感觉愈发强,被口水呛得咳嗽起来,老道和莫师伯见状笑出声,我初入洞穴的紧张也缓解不少。
  突然,前面的吴师叔停下脚步,我来不及刹车,砰地撞到吴师叔的背上。我摸摸被状疼的鼻子,抽了一口冷气。吴师叔压低声音,侧过头对我们说,“小心,前面是个大溶洞,有大群蝙蝠在休息。”。
  蝙蝠是一种昼伏夜出的动物,有些吃肉,有些吃素。它们的视力基本退化,转而由声波定位猎物和障碍物。所幸一般情况下,蝙蝠不会主动攻击人类,莫师伯才带领我们顺着这条路继续前行。
  我还没有运用炁场的能力,一路上闭着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之前还能听见脚步声,自从进入夜明砂覆盖的范围后,就只能听见大家的呼吸声了。此时夜明砂已经到了及小腿的深度,一行人前行变得艰难起来,我能清晰听见大家粗重的呼吸声,还有微微的回音。
  众人行走在大溶洞里。
  这样前行了两三分钟,突然,我感到脸颊旁一阵风吹过,四周传来细碎而密集的拍打声。
  莫师伯骤然带领我们加快脚步,几乎奔跑起来,“快走,蝙蝠群开始活动了!”。
  小腿深的夜明砂本就让我举步维艰,快速行走都成问题,更别说奔跑。此时听到莫师伯号令,我努力抬高腿,一步步用力快速向前跨着。
  吴师叔感觉到从幌鬼索上传来的向后的拉力,回身扛起我就往前跑。我刚趴在吴师叔肩上喘口气,突然,从蝴蝶骨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痛得我浑身肌肉痉挛,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
  吴师叔脚步微微一顿,更加快速地奔跑起来。在他肩上,我被颠得头晕目眩,又觉得蝴蝶骨上的疼痛十分强烈,开始有些神志不清了。
  这样颠了不知多久,我隐约渐渐听到有人奔跑的脚步声,明白已经走上了干净的地面,又有光从我紧闭的眼睑外透进来。
  我被放在地面上,一只手沾着凉水拍打着我的脸颊,让我清醒了些。
  “这是哪儿?安全了吗?”,我仍闭着双眼,迷迷糊糊问道。
  “可以睁眼了,地面上没有朱砂,是幻阵外。”,吴师叔的声音回答道。
  我缓缓睁开了双眼,看到吴师叔半跪在我身旁,莫师伯在不远处查看周围的环境。
  环顾四周,此时我们身处一个杯状的溶洞里,洞顶离地面几十米高,上面有稀疏几条窄窄的缝隙,光就从那里漏下来,把四周照得勉强能看清楚。
  溶洞一侧有个黑洞洞的山洞,地上有血迹,我们刚才应该就是从那里过来的。而溶洞另一侧的墙壁陷入黑暗里,看不清有些什么。
  “师父和张师叔呢?”,不见他们两人的我一边向周围望,一边问道。
  吴师叔把我翻过来,查看我蝴蝶骨处的伤势,回答说,“不知道。当时情况混乱,大家都在跑,到这里后我们才发现幌鬼索从你身后断了。断口整齐,像是被利器割断的。”
  听到这里,我不禁一阵懊恼,又满心担忧。师父和张全富为我的事情生死未卜,我们也被困在山里出不去,早知道听张全富的话在门口堵了煞气就完了,不该非要为了一绝后患,进洞来解决煞气根源。

  “你蝴蝶骨被蝙蝠咬了,现在伤口周围已经神经麻痹,这里离大脑和脊椎都很近,麻痹范围蔓延开会引起昏迷,入口处那具干尸的死因应该就是这群蝙蝠。你不要动,我帮你处理伤口。”
  说着,吴师叔按着我的背,用一把小刀横向切开了蝙蝠的咬伤,又用嘴吮吸流出来的血液,然后吐掉。如此反复许多次,直到我感觉到伤口的位置不复之前的毫无知觉,开始有了一丝刺痛,才撕下我一片衣服上的布料,把我肩胛位置连同蝴蝶骨包扎起来。
  这时我注意到,吴师叔全身上下,不少地方都已经被包扎起来了,看着比我惨了不知多少倍。包扎完伤口,他拉着我站起来,看我行动没问题才放开我,随后走到莫师伯身边,问他,“发现什么了吗?”。
  莫师伯指着面前阴影里的山壁,说,“这里有个大裂缝,宽窄足一人通过,旁边还有一口枯井。刚才探路的时候你应该也发现了,这里的磁场会不时影响炁场发散,有光源探路会比较安全,但是煤油灯在池岚包里。”。

  正当此时,突然,从我们来的那个山洞里传来了有人急速奔跑的脚步声。
  我回头一看,只见两个人影重叠着,飞扑进我们所处的杯状溶洞,身后还跟了一个巨大的人脸。
  我吓了一跳,仔细看才发觉,这两个人影正是之前我还在担心的老道张全富二人,跟在他们身后的也不是一张人脸,而是一只一米长的巨大蝙蝠,蝙蝠肚子上的图案宛如人脸,栩栩如生。
  我们刚才和蝙蝠群已经打了个照面,这却是我第一次在光照下看到蝙蝠的样子。之前以为它们就是普通的蝙蝠,没想到真身如此巨大可怖。
  我赶紧冲上去扶起师父,吴师叔也扶起昏迷不醒的张全富,两人一同把他们往安全的地方拖去。莫师伯闪身向前拦住那只巨大蝙蝠,和那它打斗起来。

  那蝙蝠虽然只有半个莫师伯大小,但身形灵活,上下飞舞,爪子也坚硬无比,两下就把莫师伯肩上抓得鲜血淋漓。这时吴师叔和我已经把师父两人拖到裂缝边,他见莫师伯吃亏,立即冲上去帮忙。
  吴师叔摸出刚才给我消毒的那把刀,又丢给莫师伯一把匕首,两人一兽就这样拼斗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