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130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辰风吃饭前就喝了两杯,这会还要再喝一杯,这次他没喝洋酒,直接喝了茅台。

  他说中餐一定要喝中国酒才相配。如果很好的中国菜配了洋酒,那就像洋妞穿了旗袍,虽然也好看,但总觉得不相宜。
  这种理论我是不太赞成的,但也不屑和他相争。
  只是心里好奇,他今天一回来就喝酒,是因为高兴,还是遇上什么难事心烦?
  我看着他嘴角那种隐隐的得意,还有看我时眼神的挑衅,心里真是一百个不爽。
  趁他起身盛汤时,我轻轻拉开他的椅子,他喝了酒,往后坐时重心全在屁股那边,轰的一下,他高大的身躯便摔倒在地。
  珍姐和两个佣人咬着嘴唇不敢笑,小峰却是已经笑得不行。
  “对不起啊,我看你椅子歪了,我搬你顺一下,没想到还没顺好,你这就坐下来了,你也太急了一些。”我淡定地说。
  “爸爸,妈妈不是故意的。”我的峰宝也赶紧在旁边为我辩解。
  “我知道的,妈妈怎么会是故意的呢。”华辰风笑了笑,并没有任何的不满,吃饭继续。
  因为整了华辰风一下,我心里防着这厮报复,所以一直小心翼翼。但一直到饭吃完了,他也没什么动作,这倒让我挺惊讶的。

  吃完饭,陪着小峰玩了一会,珍姐给小峰洗澡,哄他睡觉去了。
  华辰风自己搬了一张大躺椅,悠闲地躺在二楼的大阳台上,又开了一瓶红酒。
  这是他今晚喝的第三种酒了,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难道非要把自己喝醉才罢休?
  我进了卧室,躺在床上,打开一本财经方面的书读。
  当家庭主妇这几年,很少有阅读,我需要充电。

  华辰风在外敲门,“姚淇淇你出来,陪我喝一杯。”
  “你有完没完了,你今晚喝了那么多,非要喝醉不成?”我没好气地说。
  “姚淇淇你现在只会一件事,那就是和我作对是不是?赶紧的出来,我有事和你聊。你要不出来,我可就把门给砸了。”说完试探性地踢了一脚,发出了很大的响声。
  我只好出来,坐在他旁边,他给我倒了红酒,让我学着他的样子摇晃酒杯,“像我这样,让酒与空气接触,才能唤醒红酒的生命,才能达到最好的口感,不好好体会,就是暴殄天物。这酒很贵。”
  华辰风都说很贵的酒,那肯定是真的值很多钱了。
  我看了看杯中的液体,闻了闻味道,倒也觉得很香,尝了一口,却也感觉和平时喝的红酒没多大的差别。
  顿时觉得自己辜负了好东西,因为体会不出它的好。
  “华先生今天喝了一杯又一杯,是遇上什么开心的事了吗?还是遇上什么不顺的事,借酒消愁?”
  华辰风眼神慵懒地瞥向我,“那你是希望我遇上好事了呢,还是遇上不好的事了?”
  “都不想。平淡才是生活的主题,平安才是生活最好的保障,不出事,才是幸福的根本。”
  华辰风放下酒杯,拍了两下手掌,“不错,现在都很会说话了。毕竟是跟着我混了一阵子了,有进步。”
  我不屑地哼了一声,这人太过自恋,简直无语。
  “最近有些乏了,所以想喝点酒,软一下身体,好好睡一觉。你也陪我喝一杯吧。”华辰风说。
  “我这不是在喝着么。”我摇了摇酒杯。
  华辰风白皙的脸因为酒精变得微红,桃花眼此时有些迷离,确实是一个很好看的男人。
  书上都说醉美人,其实帅哥醉了也很有味道,尤其是华辰风这种类型的男人,平时都是端着的,一但喝醉了,他的防备和姿态就都放下来了,长腿伸直的华辰风不再威严,是一个真实的好看的男人。
  “别看了,喝酒。”他伸过酒杯,与我相碰。
  我也喝了些下去。
  夜很静,已是夏末,早晚温差加大,此时有些凉了。
  “你写的那个东西,真的不是你的本意?”华辰风突然提起那件事。

  “不是。”我简单地应道。
  “那你为什么要写?”
  “是别人逼我写的。他们用小峰威胁我,我不知道小峰是不是真的在危险之中,但我不敢冒险,所以他们让我做什么,我都得做。”
  华辰风没有说话。

  “如果他们有一天用孩子威胁你,让你杀了我,那你也会杀了我吗?”华辰风突然问。
  这个问题顿时把我问住,我确实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这样问,会不会太无聊了一些?人家都是问我和你妈跳河,你选救哪个。你倒好,你要我在儿子和你之间选择,你这想法也太变态了。”我恼道。
  “如果真要选,你会如何选?”华辰风还是紧逼着不放。
  “我看你是喝醉了吧,这个没法选。”
  “让你选你就选。别废话。”华辰风的脾气又要上来了。

  没喝酒的华辰风尚且不好对付,要是喝醉了华辰风,那就是恶魔一样的存在,我自然是招惹不起的。
  “那我会选孩子。”我有些怯怯地说。
  华辰风一阵沉默,我有些担心地看着他,正准备解释一下,他又发话了,声音有些沉,“那就对了。”
  我松了口气。
  “不管任何时候,孩子都是第一位的。如果在孩子和你之间选,我也会选孩子。一定要记住。”华辰风说。
  我不想谈论这个话题了,实在是太过沉重了。
  “不说这个了,我们说点别的吧。”
  华辰风换了个姿势,“是谁绑了你?把你绑到哪里了,我为什么找不到?”
  “一个很偏僻的地方,不好找。”我并不准备把那寺庙的事告诉华辰风,我担心他会一把火烧了那庙,这种事太暴戾,我不能让他做。

  “是谁指使的?”华辰风问。
  “这个不需要我说,你也应该能猜到吧?就那么几个人,还能有谁?”
  “湘姨?”
  我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又是她!”华辰风忽然躺椅上起来,扬起手要摔酒杯,我一把摁住,“这酒贵,酒杯也贵!”
  “这件事都过去了,也不用去说了。反正我也没受到多大的伤害,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吗?”我反过来安慰华辰风。
  “那你又是如何逃出来的?”
  “我自救啊,我那么聪明,他们困不住我。”

  “不可能,你再是聪明,没有人帮你,你也逃不出来。你以为人家绑人的是傻子,让你能轻易就逃出来,那还绑你做什么?”
  “是那个看管我的比较善良,所以帮了我。”
  “那你又是如何从那个偏僻的地方回到海城的?回到海城,你又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
  再这样聊下去,那得把陈木聊出来了
  这可不行,陈木是华辰风最讨厌的人之一,他要是知道是陈木去把我接回来的,那他铁定生气,现在他喝了酒,本来就很难缠。可不能说陈木的事。
  “好了,都过去了。我还想问你呢,为什么你不去找我?”我转移了话题的重心。
  “不想去找。你都留下书信说对我没有感情,我干嘛要去找你?”
  华辰风就是这个样子,他明明几天没好好上班,到处张罗着去找我,但我当面问他,他却不承认。
  不承认就不承认吧,他就是这个样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