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奘自述——变态佛系修行记》
第27节

作者: 隔壁笑笑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14 08:38:59
  那些胡商为了早些进城,半夜时就悄悄先走了,所谓的“商人无利不赶早,早去卖个好价钱”。第二天一早,我们继续开拔,却在前方路边,看到了他们,可惜是尸体。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路边,驼马财货被洗劫一空。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那一伙人干的?
  望着一地的尸体,我的心情很沉重,说:“罪过,罪过!是什么让一群三四十岁的老汉举起了刀?这个国家怎么了?一定是体制问题!首都附近尚且如此,可见政府毫不作为!“
  “南无阿弥陀佛…”我带领四个弟子念诵了七遍《往生咒》,然后将那些商人的遗骸掩埋了起来。因为我知道政府是不会管的,家属也不可能找上门来闹事的,如果我都不管,那就没人管了。
  我西行求法的事情,早已传遍整个西域。就在我们埋葬被害商人遗体时,有吃瓜群众把我们到来的消息传给了阿耆尼国王。国王听说大唐高僧即将入城,便亲率大臣们出城迎接。这帮人草菅人命,我心里很是讨厌,但如好好接待我,我还得欣然接受。这是人的两面性,伸手不打笑脸人。当然如果有机会,我也会劝劝他们,给他们做思想工作,引导他们勤政爱民。
  可是,当欢信呈上国书,国王立马就变脸。原来,前不久高昌刚骚扰过人家,但光手贱骚扰,又没把人搞服,所以人家不肯公款接待,也不愿给我们换马。我们自费住了一宿,天一亮就赶紧起程,离开阿耆尼王城,夹着尾巴逃跑了。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假如不跑,小命难保。
  首次土匪打劫,让我受惊不小;再受国王冷遇,让我自尊受伤。但是,这都没有影响到我前进的脚步。谁不是一边受伤,一边学会坚强?就让我执迷不悟,在自己的世界勇敢地走下去。
  日期:2018-05-15 11:56:11
  我一边贪婪地欣赏龟兹浓郁的异域风情,一边暗暗警告自己不要经不住美色诱惑。像我这样的青年高僧,如果管不好自己的鸡鸡,那是会出大问题滴,那将如何向组织和人民交待?!
  低调!一定要低调!可是,有时低调却成了最牛B的炫耀!我要去天竺取经的消息,早已传遍西域各国。当我们抵达龟兹国都时,龟兹的国王、大臣,还有龟兹国师、西域佛教领袖木叉毱多,以及数千名僧人,早已在王城东门外等候多时。可见,迎来送往之风,自古有之。反对奢靡之风,任重道远。
  眼前一座巨大帐篷,欢迎队伍手捧鲜花,庞大乐队坐立一侧,准备演奏龟兹乐曲。我一到,音乐起,司仪一声口令,全体一起起立,国王带头向我献花,数千人依次敬献鲜花。我也按照龟兹礼节,每收下一盘鲜花,都恭敬敬走到大帐,对着里面的佛像撒花。仅这么一个仪式,就搞了两个小时。大家都腰酸腿疼,还假装非常开心,形式主义要不得,官僚主义害死人。

  献花仪式结束后,还有礼节性会见。奇怪!我没有被请到最尊贵的上座,而是被坐在木叉毱多的下首。我略微察觉到,木叉对我态度比较微妙,神情之中带有一丝轻蔑。我猛然想起来,这个国师怎么有点像鸠摩智?他难道就是鸠摩智的师祖爷?鸠摩智武功高强大战乔峰慕容复,想必他的师祖爷佛家功法更加了得。冗长的仪式,终于结束了,无非就是共同对着佛祖宣誓,各级领导重要来宾依次讲话。这个慢节奏,一天过去了,真是很无聊,太不务实了。咦,怎么都是臭大老爷儿们,传说中沁人心脾的胡姬美眉呢?难道这边也改作风反腐败了?

  第二天,国王在王宫举行盛大国宴,正式给我们一行接风。除了国王、王后、朝中大臣之外,作陪的还有国师木叉毱多等人。
  国宴正始开始之前,乐队照例演奏龟兹乐,美妙绝伦、飘飘欲仙。鼓声不急不缓、张弛有致,就像远雷隐隐天边;管声高亢清脆、婉转动听,就像响箭直射云天。时而让人感到和风拂面、春意盎然,好像置身于鲜花盛开的田野;时而让人觉得风云震荡、雷电交加,仿佛置身巍峨延绵的雪山。令人不禁吟诗一句:“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日期:2018-05-16 08:09:27
  033西域—龟兹酒色太迷人
  “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沿着孔雀河,我们一路南下。孔雀河又叫饮马河,传说东汉班超曾饮马于此。天山牌丝巾南面的小分岔中,有一条横穿天山的大峡谷,孔雀河就从峡谷穿过,经过险要的铁门关,进入天山以南地区。在这里孔雀河变了方向,又从西向东流向罗布泊,不过我看水量不大,应该是流不到罗布泊,要不楼兰古国也不会消亡。
  日期:2018-05-16 08:09:51
  往西走了几百里,便来到了龟兹国(今新疆库车)。龟兹是西域最古老的国家之一,位于丝绸中路中段,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对于龟兹,我挺向往。对于中土大唐来说,龟兹的佛经、音乐、舞蹈、美酒,都是大名鼎鼎。说到音乐舞蹈,自然离不开美女。长安很多胡姫,都是龟兹来的。当然我是出家人,不能听淫歌看艳舞,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日期:2018-05-16 08:10:12
  公元382年,前秦大将吕光攻灭龟兹,这事极大提高了中原人民的幸福指数,自然也包括性福指数。在中原与西域的文化交流上,我们要给吕光记一大功,授予文化交流大使荣誉称号,并派去瑞典领取诺贝尔和平奖。
  日期:2018-05-16 08:10:36

  第一,经来了。注意!不是大姨妈来了,而是佛经传进来了。吕光把龟兹高僧鸠摩罗什大师带到凉州,后来又带回到长安,专门翻译佛经,教化广大群众。著名的《金刚经》就是他翻译的,还办班收了不少高徒。在后人眼里,他是与我齐名的中国著名译经师、汉传佛教大伽。哦哦,这名字各位看起来是不是很眼熟?没错,他就是吐蕃国师鸠摩智他八辈子祖宗。
  日期:2018-05-16 08:10:58
  第二,乐来了。中原佛教源自天竺,龟兹乐也是源自天竺,而佛教经文的韵律,本身就很带节奏。我既然研习佛法,自然也得了解龟兹乐。我前面创作的小曲,是不是有点龟兹rap的赶脚?是不是比周董的尬歌还好听点?吕光把龟兹乐带到了凉州,龟兹乐又与当地民乐相融合,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西凉音乐。从南北朝到隋唐,龟兹乐、西凉乐都是中原最为流行的音乐。著名“七调”音乐理论家苏祗婆、著名琵琶演奏家曹妙达,都是龟兹人。不仅国人熟悉的“1哆、2瑞、3咪、4发、4梭、6拉、7西”的音阶划分方法是西域传过来的,连琵琶、二胡等等这些乐器都是从西域传过来的。

  日期:2018-05-16 08:11:17
  第三,酒来了。葡萄酒最早来自西方,埃及人、希腊人、波斯人都是酿葡萄酒的行家。在唐朝以前,虽然葡萄酒已传入中原,但品质还比较一般般。吕光大军到了龟兹后,发现龟兹人特别爱喝葡萄酒,家中往往藏有百斛甚至千斛的好酒。来自中原的士兵土鳖们,哪里尝过这种珍藏15年以上的XO,一个个都喝得烂醉如泥,因此龟兹XO名声大噪。对了,我差点忘了,其实高昌国的葡萄酒也相当不错的。在以后的日子里,唐太宗曾亲自改进高昌酿酒法,酿出了八个品种的葡萄酒,还愉快地举办了酒神节,与全体高级领导干部和广大人民群众共同举杯,庆祝幸福美好生活。可惜,出家人不能喝酒,也不知道XO是啥滋味?虽然不敢真喝,但想想也是极好的,我不由地咽了咽口水。

  日期:2018-05-16 08:11:38
  第四,姬来了。自古酒色不分家、歌舞不分家。音乐和美酒都传到了中原,还能少得了那些西域美眉?据说那些胡姬,也就是歌舞伎,必须先搞集体培训,常常就在龟兹办班,一起学习超级媚术,不仅走肾,更要走心,不仅走嘴,更要走脑。胡姬可不是野鸡,比东莞那些妖野贱货可要高级得多,比天上人间也是有过之无不及。她们容貌洋气、前突后翘、能歌善舞、沁人心脾,“既有好看的皮囊,又有性感的才艺”,或在酒肆当垆卖酒陪舞,或在富贾家宴承欢卖笑,或在金銮大殿愉悦圣听,充分满足了当时人们对异域远方的所有想象。

  日期:2018-05-16 08:11:58
  诗人李白那些无耻之徒,每当在春暖花开的时候,最喜欢拽上三五损友,骑着配了银鞍的豪华宝马,在长安大街上调戏姑娘,然后去胡姬酒肆喝花酒看艳舞,还写了“胡姬貌如花,当垆笑春风”这样的淫诗艳曲。当时,这很多都是后来的事了,唐朝初期丝路未开,胡姬还没那么常见,只是顶级权贵的专利,我也算是开路先锋了。大龟兹,我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