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教我算命的本事,我却专门给死者看相》
第31节

作者: 骑马钓鱼12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大致看了一下徐若卉面相,最近运势不错,也没有灾病,也就放心了。
  送她出去的时候,我就问她以后住哪里,她告诉我说是她一个同学家,然后强调了一下是女同学。
  我和徐若卉没说啥分别的话,送她上了出租车,挥挥手就算是道别了,我和她短暂的房东和房客的关系也是到此结束了。
  送走了徐若卉,我就回了家,然后在她住过的屋子里睡了一觉,因为我昨晚没睡觉,这一觉我就睡到了中午。

  若不是王俊辉进门叫我起床,我估计一股脑能睡到天黑。
  到这屋里后,王俊辉就好奇问我:“咦,你这屋里咋有一股女人的香味,还有这么多女人用的东西,你小子不会金屋藏娇了吧?”
  我苦笑说:“我倒是想,可那有娇,让我这种穷小子养啊,这是一个房客之前租的屋,因为昨晚的鬼搬走了,我正寻思着要不要搬回来住呢。”
  日期:2018-05-16 22:29:30

  王俊辉估计从我表情上看出点儿什么了,也就不细问了,让我收拾东西跟他走。
  这东西我昨晚睡不着早就收拾了,他说出发,我就回爷爷屋里背起背包跟着王俊辉出发了。
  王俊辉说车子在胡同口停着,出胡同之前他还跟我说:“我们去的地方在深山,条件可能有些苦,你熬着点。”
  我摆摆手说没事儿。
  到了王俊辉的车跟前,我就发现副驾驶上已经坐着一个人了,而且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看起来二十五六岁,散着长头发,戴着一副墨镜,见到我的时候,就对我摆摆手,算是打过招呼了。
  我习惯性看来一下她的面相,除了眼睛看不到外,其他位置都是比较好的面相,也不会有啥灾病。
  王俊辉就给我介绍说:“她就是我的未婚妻,叫李雅静,这次是以医生的身份跟着咱们,这次咱们进的是深山,遇到啥情况还说不准,有个医生跟着保险。”
  打了招呼,我就坐到了车子的后排,李雅静转头对我说了一句:“我听俊辉提到过你,很厉害的相师,有空帮我好好卜上一卦。”
  我笑着说一定。

  在我的印象里,我觉得王俊辉是一个比较古板的人,那她未婚妻应该也是一个古典淑女类型,可李雅静给我的感觉却完全不是那样的,她很活泼,也很时尚。
  车子开出去,她就跟我们说起了很多医学方面的知识,只不过她说的都是西医的东西,我不太懂,也插不上话,倒是王俊辉偶尔也用两个专业名次答两句。
  日期:2018-05-16 22:49:30
  然后他俩人还说一些医学方面的冷笑话,每次他俩都笑半天了,我呆呆地还不知道笑点在哪里。
  见我半天不说话,李雅静就回头问我懂中医不,我愣了一下就道:“只懂一些和相门想通的穴道知识,药理什么的,别的我就不懂了。”
  李雅静笑笑说:“这样啊,那你知道钻心草不?”

  我摇头说从来没听说过。
  李雅静继续笑着说:“这种草只有一个地方有,那就是无底洞的边上,它的叶子又长又细,而且边缘还有毛刺,手不小心被碰到,很容易被划破,因为那些毛刺上会分泌一种刺激神经的液体,被划伤人会承受原有疼痛十倍甚至更多的痛,让人感觉到钻心的痛,所以叫做钻心草。”
  我还没说话,王俊辉就给我解释说:“这名字是雅静自己起的,她除了是医学硕士外,还在攻读植物学,她说那种草是新物种。”
  李雅静想找话题让我也加入聊天,可结果还是她和王俊辉一问一答,没我什么事儿。

  出了县城,我们一路往西走,王俊辉说,这次我们要出省,光路上就要折腾七八天。
  我问具体地方,他却说到了你就知道了。
  王俊辉把这次行动搞的神神秘秘的,让我心里的好奇心就更强了,想要去的欲望也就更大了。
  走了大概又一个小时,王俊辉和李雅静也不怎么说话,估计是累了。

  车子里好不容易安静,我的手机又响了,我一看手机又是一个陌生号,我下意识觉得是求卦的,就给挂了。
  可没一会儿对方又打了过来,无奈我就接了电话直接说:“我现在在外地,算命的话,等我回来再说吧。”
  电话那头儿没声音,我好奇“喂”了一声,就听那边道了一句:“初一,是我,我妈想找你求卦。”
  小花的声音,就是把我甩了的那个前女友。
  我那小店在县城也算有一些名气,特别是比较名流一层的,她们打听我也不算啥奇怪的事儿。
  我对小花已经没啥特别的感觉,就给她说了一句:“不是我不给你们算,是我真的外地,等我回去再说吧,短则三五天,多则个把月,等不及,你们找其他的算命先生看吧。”
  我这边还没挂电话,我就听电话那头小花的母亲嚷嚷起来:“别人送了他一个‘千金一卦’还拽起来了,不就是一个臭算卦的吗?”
  我刚准备回骂一句,小花那头就挂了电话,我只能对着手机道了一声:“靠!”

  我这闷头气生的!
  我正生气呢,李雅静忽然转头冷不丁地问了我一句:“对了,你会给尸体看相不?”。
  日期:2018-05-16 23:09:30
  给尸体看相?
  这个我爷爷倒是真教过我,只不过我一直没啥机会去实践,就像给鬼看相一样,若不是最近频繁撞鬼,我也没啥机会运用那些本事。
  所以在听到李雅静的话后我迟疑了一下才点头说:“懂一些。”
  “哇!还真能给死人看相,你倒是说说看,要怎么看,死人都死了,命都没了,这命相从何而生,相面不也是看的命吗?”李雅静十分感兴趣地问我。

  从她的话里我也能听出,她对相卜之事有着粗略的了解。
  说起给尸体看相,起初爷爷给我讲的时候,我也很是怀疑,可后来听了爷爷的详解,我也就释然了。
  人有命,是为尘世宿命;尸有命,是为离世苦命;鬼魂有命,是为阴冥劫命;神仙有命,是为…
  好吧,最后一个我爷爷没告诉我,他说我这辈子没啥机会给神仙算命。
  我把爷爷跟我说的,转述给李静雅,她好奇问我:“啥叫离世苦命,啥叫阴冥劫命?”
  我挠挠头说:“离世苦命,其实就是尸体腐烂和风化的命,过程残酷,所以称为苦命,如果从面相上看出尸的‘离世苦命’不好,那他可能会久久不能离世,变成干尸,甚至是尸变成僵尸。”
  “僵尸?”李雅静愣了一下。
  我摆摆手说:“僵尸这种东西我只听我爷爷说过,电影上看过,现实中还没听说过哪里有。”

  日期:2018-05-16 23:29:35
  李雅静看了看王俊辉然又问我:“那阴冥劫命呢?”
  我话匣子打开了,说话也就顺溜了,便一口气说道:“这阴冥劫命,就是鬼魂遇劫之名,人一旦魂离体,或者‘地、命’两魂相遇变鬼,就会被阴差四处追捕,将其送入十殿阎罗掌控的各个地狱,为在尘世间所犯下的错误埋单,所以称其为劫命。”
  李雅静又好奇问我:“既然有阴差捉鬼,那为啥还有鬼害人的事儿发生呢?”
  我还没回答,王俊辉就抢过话茬说:“总有漏网之鱼,阴差也不是万能的,所以就要有我们这些修道者来弥补其中的疏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