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场里的黄皮子》
第63节

作者: 成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顺着夜色一路小跑,二十来分钟到了村尾。这里靠着查干湖支流,水泡子到处都是,芦苇低头,水声潺潺,上面架了很多木头桥。
  我不知道黑山坡在哪,只能跟着程海的指示走。我拿着手电到处找着,走到一座木桥时,身后很远的地方传来喧哗声,回头去看,远远能看见村里火光升起,冒起黑烟,那里人声鼎沸,还有阵阵的音乐声,晚上的篝火晚会正式开始了。
  我在这个地方一个人影都没有,好像与世隔绝了。我低声问程海往哪里走,程海告诉我一路向前就对了,他能感觉到那里有阴灵之气。
  越往前路越难行,到了桥的尽头,我打着手电往远处照,在对面水泡子上,果然有一个废弃的茅草屋,多少年了,房顶都塌了一多半。中了毒的那熊孩子挺能折腾的,居然跑到这么远来。
  我从桥上翻过去,小心翼翼踩着水面的石头,到了这个茅草屋。这茅屋看起来有年头,挂着大铁锁链。窗户就是一个大窟窿,窗框上糊着年代久远的报纸,我打着手电往里看,墙倒屋塌,四处蒙尘,没有摆设和家具。
  这里有种让我非常不舒服的感觉,像是在极深的黑处藏着什么邪恶的东西。
  我左右看看,夜深人静,远处是喧嚣声。我推开破窗,爬到窗台上,一纵身跳了进来。

  前屋实在没什么可看的,我小心翼翼绕过废墙,到了后面的屋子。屋门虚掩,门口放着陈年老坛,上面的盖子已经打破了,用手电照照,里面剩着大半坛子的水,黏黏糊糊是深绿色,不知是什么玩意。
  我推开门进去,里面空间很小,屋里四处都是干柴。靠着门有一张破桌子,桌上放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盖着厚厚的灰尘,最吸引我注意的是,桌上有个巴掌大小的三脚香炉,烟灰铺得周围到处都是,炉上挂着蜘蛛网。
  程海轻声说:“小心点,里面有东西。”
  我四下里看了看,捡了一根挑灯芯的铜钎,小心翼翼伸进香炉的香灰,四下一拨弄,露出半个李子。这李子黑不溜秋的,明显让人咬了一半去,上面沾满了香灰。
  我刚要用手拿,程海突然说了一声:“不好!有高人到。我先隐了。”他瞬间没声。
  这屋里破烂特别多,特别杂乱,实在没有能躲的地方。我蹲下身,掀起桌子上铺着的桌布,露出下面空间,我一猫腰钻了进去。
  刚进去,就听到门开了。我蜷缩着,小心翼翼从缝隙往外看,进来的这个人让我大吃一惊,居然是小蔡姑娘。我心思百转千回,她出现在这里倒也说得过去,她一定是得到了什么线索,也过来找了。

  小蔡姑娘走到桌前站住,我看不到她在干什么,估摸她也看到了那半枚李子。
  等了一会儿没动静,我正狐疑着,她突然开始动了,居然在搬这张桌子。我一惊,莫非她看到我了?又似乎不像,她需要这张桌子要来干什么。
  桌子很沉,上面的东西又多,她搬不动就开始拖,这桌子全是积尘,瑟瑟下落,落得我满头满脸都是,我实在受不了,咳嗽了一声。
  “谁?”她惊叫一声。

  我从桌子下面出来,眼睛迷得睁不开,高举双手:“是我,是我。”
  “咦,怎么是你?”小蔡看着我,她退后一步,警觉地说:“你怎么在这里?”
  我扑扑头上的灰尘,心想刚才的衣服是白洗了,我咳嗽着说:“你怎么来的我就怎么来的。”
  小蔡看着我,这姑娘眼神很犀利,她把头发挽到后面,用头绳扎起一个马尾巴:“你是哪个绺子的?”
  我一听怎么出黑话了,我想了想说,“我是辽宁赵家庙的。”
  小蔡看我,“赵家庙?那咱们不远。赵家庙有三个出道的师傅,你是跟谁的?”
  “风眼婆婆,你认识吗?”我说。
  小蔡点点头:“知道有这么一号。好了,说说吧,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缓过神来,嘻嘻笑:“没想到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也是真人不露相。”
  “少耍贫嘴,你说你干嘛来的。”小蔡不耐烦。
  我觉得要拿出点干货来,要不然让她小瞧了,我说:“那孩子中了丹毒,应该是在这里中的,我过来看看能不能帮到他。”
  “他的丹毒好办,”小蔡说:“其实第一时间送医院洗胃是最好的处理。丹药那东西孩子吸收不了,陈年放置,上面有很多病菌。可当地人宁可信神婆也不信医院,这也没办法,等他们折腾够了自会到医院救治。我当时就纳闷,这样不起眼的农村,怎么会有丹药呢,就过来看看。”
  不知道她说的是真的是假的,她好像对八仙洞一无所知,是无意中过来的。
  “你是来玩的?”我问。
  “嗯。”小蔡说:“有年假,跟着姐妹儿过来玩,顺便参加婚礼,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喂,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冯子旺。你呢?”我说。
  小蔡道:“你管我叫蔡小菜吧,朋友们都这么叫我。”
  我问她搬桌子干什么。蔡小菜看着我:“姓冯的,你不会吧,这个都看不出来。这间屋子真正的猫腻是在房梁上。”
  “房梁?”我看向废屋的房梁。横七竖八纵横交错,全是蜘蛛网,灰灰蒙尘,实在看不出端倪。

  这位蔡小菜姑娘的道行和见识肯定比我这个初哥高,我还是虚心点吧。
  “我看不出来,还请蔡姐指教。”我低声下气说。
  蔡小菜脸上有了笑模样,那表情分明是说,算你识相。她指挥我:“你把桌子拖过来,房梁这么高我怎么上去啊。”
  我只好成了苦力,去拖那破烂的神桌。只剩下一半的黑李子在桌上咕噜咕噜转动,我顺手抓起,放进兜里。
  “拿来!”蔡小菜慧眼如炬,伸着手问我要。
  我掏出半枚李子递给她:“你要这玩意干什么?”
  蔡小菜反问我,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什么?”我问。
  蔡小菜像是小狐狸一样露出笑意:“这就是传说中道家绝密的丹药,上面咬了一半,我估计很可能就是那熊孩子吃的。”
  “哟,这是好东西啊。”我说。
  “是啊,此物难得,我要回去拿给师父研究研究。”蔡小菜说。
  我看的心痒痒,和她商量:“蔡姐,要不你拜一小半给我吧,我也想研究研究。”
  “你不会想吃吧?”她歪着眼看我。
  别说,我还真有这个心思。那些玄幻小说不都有这样的情节嘛,主人公掉哪个山沟里,无意中找到了大罗金丹,吃完之后就怎么怎么的,功力暴涨什么的。
  蔡小菜说:“小冯弟弟,看你一口一个姐叫着,我再给你长点见识。古代的丹药寻常人不能乱吃,此物对于普通人来说非福是祸,因为它含有剧毒。”
  “剧毒?”我懵了。
  蔡小菜说:“凡大补之药往往都有毒性,这种毒不是一般毒药的毒,而是药性过于猛烈常人承受不了。这就是俗话的说虚不受补。而且一种丹药对应的是一种道门修行,修到一个境界吃什么外药,这都是有讲究的。幸亏村里那熊孩子年岁还小,这枚丹药很多的药性无法挥发,如果换个成年人,好比就是你吃了,这时候已经收尸了。”
  “那我不吃,研究研究总行吧。”我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