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场里的黄皮子》
第62节

作者: 成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院里的众人羡慕不已,有人也想敬烟,老乡脸上拉得跟长白山似的,一律拒绝。不得不佩服小常果然是社交达人。
  我站在院子的角落,通过心念低声问黄小天怎么办。正门肯定进不去,实在不行只能回去。
  黄小天告诉我,可以试试后院,从后墙翻过去。
  我一想对啊,这里是农家院,来玩的游客大多是城里人,根本不知道农家院的院落结构,谁也没想到从后面翻过去。
  我正要从院子里出去,忽然黄小天道:“你注意十点钟方向的那个人……”
  我顺着他说的方向看过去,人群中有一个人吸引了我的注意。仅仅能看到他的背影,这人穿着普通的黑色棉袄,下身是牛仔裤和登山鞋,孤零零一人,之所以让我注意,是他的两个特点:一是他留着发髻,不仔细看不出来,头上束着一块,头发披下来到了肩膀,极有特点又不突兀。第二个特点是他的背影,虽然穿着棉袄看不出具体的体形,但这个背影让我有些眼熟,细细一想,猛然想起来,他就是昨晚在旅店挨个门偷听的那个高人。

  我在心念里呼叫黄小天,黄小天没声音了。我又叫了叫程海,程海也没有回应。莫不是有高人在场,他们怕暴露身份?
  我没有勉强他们,趁着别人不注意,从院里出来。这里来来去去看热闹的人太多,没人注意我。我溜溜达达顺着院墙绕到了后面。
  这家院子后面靠着一条湖,极其背阴,十分阴冷。别说人了,连条狗都没有。
  我左右看看确定没人,向后跑了几步,猛地蹬上了墙,用手把住高处一个凸起,拼了老命往上爬。还得说这个村子民风淳朴,到了路不拾遗的地步,按说这样的后院墙头上都应该插着玻璃碴子,可上面干干净净什么防护物都没有。
  我好不容易跨上墙头。往里看,正对着堂屋的后窗。我纵身从墙上跳下来,没跳好,摔了个屁股墩。现在这体力是越来越差了,手脚的灵活性和协调性也差了很多,我现在的体质像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我忍着疼,蹑手蹑脚爬上高台,来到堂屋的后窗下面,小心翼翼抬头往里看。
  里屋很大,一张火炕占了半个屋,有不少的人在屋里。炕上躺着一个小孩,大概不到十岁的样子,大冷的天盖着厚厚的被子,额头上垫着湿毛巾。孩子紧闭双眼,双腮通红。这种红很不正常,像是发高烧的样子。

  屋里的大人们离炕很远,焦急地看着。炕前的空地上,有一个穿着花花绿绿长裙子的女人,手里拿着腰鼓,正一下一下敲着,她应该就是请来的神婆,在跳大神。
  神婆比想象中的年岁要小,可能不到四十岁,腰间挂了一圈小棒槌,头上梳着很多绺的细辫子,辫梢都扎着花。她这幅打扮,配上鲜艳的裙子,整个人就像是一朵盛开的毒蘑菇。
  我现在虽没有出堂,却也有一些通灵的能力,敏感度很高,马上就能察觉到,这个女人确实是有道行在身。屋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阴森之气,应该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很可能就是这个女人身上的老仙儿。
  我呼叫了几声黄小天和程海,他们都没有回应,在这里他们是不打算现身了。
  神婆摇头摆尾的敲鼓,因为关着窗,听不真切,只能听到模模糊糊的声音,她应该在唱东北的神调。
  这时我看到了小常,正低声跟身边的女孩小蔡说着什么,这小子眉飞色舞的,口水乱飞。

  神婆停了下来,十分不满,回头对小常大喝了一声。
  小常目瞪口呆,让屋里人给撵出大门,这个狼狈。我嘿嘿笑,该,让你得瑟。
  就在这时,我忽然注意到女孩小蔡,她的右手藏在袖筒里,只露出几个手指头,此刻她的手做了一个极其奇怪的手势。
  她的手势之所以能引起我的注意,是因为类似的手势我曾经见过。
  当初我去大孤山拜访程实,被一个傻子攻击,程实救下了我,当时他就用了一个奇怪的手势。其实那不叫手势,严格来说叫手印,属于道法中人一种特殊的秘传。
  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眼前这娇滴滴的女孩子是道法中人?
  小常被撵出去之后,屋里恢复了平静,可能屋里人看小蔡姑娘长得很亲切,不像是捣乱的人,也就没有一起撵她走。
  神婆继续又蹦又跳,然后放下腰鼓,点燃了一根长香,屋里顿时乌烟瘴气。可也别说,躺着的孩子本来是昏迷的,忽然醒了,嘴里喃喃说着什么。
  神婆停下来,爬上床,跪在孩子旁边,侧着耳朵仔细听。谁也没注意到小蔡姑娘手印变幻得极快,聚精会神至极,她也在听。
  我忽然意识到什么,难道这孩子的苏醒和神婆没关,而是这个小蔡姑娘做的?
  就在这时,我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正是程海,他的声音急促:“小金童,快走!我们露相了。”
  我大吃一惊,来不及多想,从高台上跳下去。后院墙很高,要爬上去有点费劲。后窗突然开了,我来不及爬墙,赶忙钻到柴火垛子后面。开窗的应该是这家的家里人,他往外张望一眼,冲屋里喊:“没有人。”随即,把窗户关上了。
  我心惊肉跳,在心念里问着程海和黄小天,两个人又没有了回应。
  我等了片刻,确定没人查看,来到墙根踩着凹凸不平的墙面,费了牛劲爬上墙头。后面没人,我不敢往下跳,费了很多力气慢慢爬下来。等下来时候再看,衣服全都脏了,手上也尽是灰尘。
  我匆匆顺着小路出去,一路回到居住的农家院。幸好穿的是棉袄,脏了以后用湿抹布蹭蹭就行,不用大洗。我在自己屋里收拾好半天,勉强弄干净,能出去见人了。
  正收拾的时候,程海在心念中说:“小金童,我们刚才冒着露相的危险,获得了一个重要信息。”

  “什么?”我问。
  程海道:“你知道这孩子是怎么中邪的?”
  我赶忙追问。
  “我简单探测了一下,他应该是中毒。”程海说:“那孩子醒的时候说了一句,‘村尾黑山坡的废屋’。你赶紧打听一下,赶早不赶晚,咱们过去查看查看。”
  “有这个必要吗?”我皱眉,我不想节外生枝。此地藏龙卧虎,看着平静,其实下面一片波浪。目前疑似的高人,就有穿发髻的男人和小蔡姑娘,他们的路数完全搞不清。
  程海语气严肃:“有必要。那孩子中的毒很邪门,虽然具体不知道是什么,但我和黄教主都认为,从症状上看有点类似古代的丹药中毒。”
  “丹药?”我有点迷糊了。
  “道法中人进行修行,要外修鼎器,内炼丹药。如今丹诀之秘已成绝书,很少有人知道。此地有丹药在,说明有极古老的道门在,很可能和八仙洞有关系。这孩子无意中吞服了丹药,中了丹毒,那神婆也是有道行在身的,她迟早能查出来根源,如果等他们都去了,咱们再下手就晚了。今天晚上,就是现在,过去一探究竟。”程海口气很急。
  说实话我真是不想去,可没有办法,偷摸出了院子。今晚在村部场院有场大型的篝火晚会,游客和村民们都去那玩了,倒是方便行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