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场里的黄皮子》
第61节

作者: 成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小天告诉我,八仙洞的地址极有可能在吉林境内,具体在什么地方还不好说,只能去了再说。我先到镇上的钟表行去了一趟,这里没什么顾客,冷冷清清的,我跟服务员说了自己的打算,想订做一个类似怀表一样的圆形表盘,然后把照片放进去。
  服务员以为我放的照片是女朋友的,一看是个男人照片,顿时脸色怪怪的,看我的眼神都变了。

  服务员告诉我不用那么麻烦,他们店里就有现成的怀表盘。
  等了半个多钟头,终于把这件事搞定,程海的照片剪成适合表盘的大小和黄小天的毛封在表里。整个怀表十分精巧,后面拴着链子。我把它扣在裤腰带上,背着包出发了。
  我买了一张到长春的高铁票,下午三四点到的。从火车站出来,黄小天用他心通告诉我,要去的地方还要远,在哪他也不敢肯定,但方向知道,还得往北走。
  我是折腾怕了,干脆买了一张吉林地图,找了个没人地方,让他们看着办,别把我当驴遛。
  他们两个无形无体,往表盘里一趴就完事了,而我则要坐高铁坐地铁的,累个半死。我让他们商量,把地方找准了再说。
  在地图上丈量距离,程海和黄小天认准了确切地方,此地大概在松原附近。我折回火车站,买了去松原的火车票。
  等到了松原已经是晚上了。我累的实在不行,想打尖住店,黄小天告诉我,既然已经到这里了,就别休息了,继续坐车,直接赶到目的地。
  到了松原,他们感觉到已经离最终的地点不远了。
  远路无轻担,看着坐火车什么的挺方便,其实相当累人。他们仔细分析地图,我又找人打听,最后我坐着车赶到了一个叫蒙古屯的村镇,这里靠近查干湖,风景倒是不错。

  我草草吃了饭,找了家旅馆住下,按照黄小天和程海的判断,那处和天门对应的灵气洞天,就在附近的山里。
  我们计划明天进山。
  旅店环境不太好,床单上一股味,就跟杀人现场似的,四面墙都是三合板,隔壁有什么声都能听见。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实在太累,倒头就睡。
  睡到半夜的时候,隐隐听到程海的声音,他的声音极低:“嘘,有人来了。”

  我猛地惊醒,果然听到外面走廊上有轻微的脚步声。这脚步极怪,似乎走走停停,停了十几秒继续响起,由远及近而来。
  我坐起来,用心念和他们交流:“怎么回事?”
  “有高人也住在咱们这个店里,”程海说:“敌友不明。我和黄教主掩盖自己的灵气,怕让他发现。听到脚步声了吗,他应该在每一间客房前停下,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我心里咯噔一下:“他找的不会是我们吧?”
  “我们内敛精气,你也不要出声。”黄小天说完,声音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紧紧趴在床上,大气都不敢喘,隐隐听到脚步声渐近,到了门前。

  我的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在这个瞬间,莫名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压迫,让我无法呼吸。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脚步声渐起,那人走向了下一扇门。我长舒口气,轻轻从床上下来,走到门前,这里有个猫眼,小心翼翼往外看。能看到外面的走廊,走廊里亮着感应灯,勉强看到一个人的背影。
  因为角度所限,只能看到这人三分之一的背影,他正趴在斜对门的门前,撅着屁股听什么。
  我正待细看,那人似有所感,忽然转过头,我吓得遍体生寒,赶紧蹲下不敢再看。
  等了好长时间,我小心翼翼从猫眼再看出去,那人已踪迹不见。
  回想起来,我竟然连这个人穿什么衣服都没记得,应该是个男人吧。现在可得打起精神,无法确定那人是不是冲我们来的,只能小心再小心,熬了九九八十一难如今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可不能功亏一篑。
  第二天一大早六点多钟,我退房出来,和老板打听附近村子有没有落脚的地方,我说自己想去看看查干湖。巧的是,老板正要到村里去送东西,让我跟车一起去。
  他收拾好东西,我坐着他的车来到了村里。这个村名叫南营子,依山傍水,后面有一座大山名叫小唐山,根据黄小天和程海的定位,灵气洞天所在之地应该就在这座山里。

  现在正是寒冬,北方极冷,尤其是靠着水的地方。进了村我发现有很多外地人在村里,他们都穿着很潮的冲锋衣和棉衣,有的背着大包,男女老少都有,显得兴致勃勃。我问旅馆老板这是怎么回事,他告诉我,每年入冬,都会有游客来到查干湖,这里有传统节日。
  我心想这可好办了,我一个外乡人冒然来到这里,肯定会引起怀疑,现在有这些外地游客在,能很好隐藏我的身份。
  当地的农家乐很盛行,我在村里找了一家还算干净的住下来。我和这些游客不一样,我几乎没带什么东西,空着两个手就来了。这家农家乐的主人热情地问我,需不需要什么东西,她都可以代买。
  这所农家院里的还有别的游客,都是天南地北过来的,大家晚上凑在一桌吃饭,吃的都是刚从查干湖打捞上来的鲜鱼,众人说说笑笑,互相聊天,非常热闹。
  我没怎么在饭桌上说话,有些沉默。大家萍水相逢初次相见,也没人特别关照我。
  正吃着饭,从外面进来一个小伙子,穿着冲锋衣,眼珠乱转,一看就属于那种包打听的人物,他兴匆匆说:“你们还吃着呢,走,跟我去村东的老王家。”
  “咋了?”有人说:“小常,你这人就是一惊一乍的。”
  那小伙子说:“他们家孩子中邪了,正找了个大仙儿在跳大神呢,这可是西洋景,你们不看可就错过去了。我巴巴先从他们家跑来通知你们。”
  众人一听,来了精神,饭也不吃了,十来个人一起往外走。这小常凑在一个漂亮女孩跟前,连比划带描述,吐沫横飞。这女孩长得很有些味道,略施粉黛,长头发,在我们这堆人里算是特别养眼了。

  女孩没说话,只是抿嘴笑。
  旁边有人打趣:“小常,你这是给我们报信,还是给小蔡报信呢?我说你怎么这么大劲头,大冷天从村东头跑过来,打个电话不行吗。原来是冲着人家美女来的。”
  小常翻了个白眼:“你管得着吗?”
  众人大笑。
  我跟在他们后面,默默向前走着。我本来不想去,可黄小天用他心通告诉我,应该去看一看,这个村子靠近洞天,任何的异事都不要放过,很可能就是线索。
  到了村东头老王家,这家一看就是村里的富豪,院子这叫一个大,不但养驴养狗,还挂着很多架子,上面晒着渔网。院子里都是人,有村民也有游客,专门有人在院里维持秩序,让大家尽量不要围观,可谁也没有听他的。
  我到了院子里,再难向前一分,堂屋门口有专人把守,一群游客站在那里探头探脑,却不让进去。隐约能听到屋里传来哭声。
  有好事的人凑在窗户上往里看,窗上也拉着窗帘,光能听个动静什么也看不见。
  大家来到这里,说说笑笑的,和周围人聊着天问怎么回事,有的人看到实在没有热闹,便都散了。小常这小伙子果然有几分手腕,活动能力很强,带着叫小蔡的漂亮女孩到了堂屋门口,给守门的老乡上了一包烟,说了几句悄悄话,老乡抬抬手让他俩进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