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妈的秘密》
第307节

作者: 闪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金表抬眼看了我一眼,骂了句,“你这煞笔我也早就想打你了,曹尼玛的。”
  他甩了我一巴掌,不过没继续打我,因为我用眼睛死死瞪着他,他知道不是我对手,惹急了我,他也讨不到好。但是这一嘴巴子,我记住了,以后势必奉还。
  我摸了摸脸蛋,姚子过来问我怎么样了,我说没事。之后小金表就到了大金表的旁边,怕我打他。大金表也知道我的厉害,他一个酒吧的人都不一定打的过我,我只是碍于他背后的势力而已,所以眼看小金表已经打了一顿猛子了,他在两个学生妹子的胸罩里面抓了好几下以后,拍拍她们的屁股和她们说:“宝贝们,你们先回去,回头金哥再跟你们玩!”
  这俩学生妹才敢走的。
  然后,他挥挥手,示意我们跟他走:“来吧,我们谈谈这事儿,峰哥身为园林系老大都亲自来跟我谈了,能不给面子么?”

  和他进去以后,也就队长、我、猛子还有大小金表进去里面谈判了,其他的人,都在外面等着,猛子这事儿要处理完毕,肯定得这两位哥说了算,就连帅哥混混他自己,也说了不算。
  进去以后,有服务生给我们一人整了一瓶酒,这大金表不含糊,直接哐哐哐整上了,小金表别看他小,但也是十四五岁的年龄了,玩起女人来,也是和我们一样的货色。
  按照大金表的意思说,“都是爷们,整瓶酒再聊,什么都好说,中国人,就是酒桌上谈事儿的。”
  然后服务生整了不少吃的喝的,大金表已经收到了篮球队队长的好处,自然也知道我们这次来,肯定是求和来的,他这货,也不多要,就含糊的说:“那小子一条腿都断了,这个钱,少不得四五万吧?”
  猛子就点头说,“应该的,应该的。”

  他一听,这事儿有转机,立马给大金表敬酒,大金表瞪了他一眼,哼了声说道:“这事儿如果不是队长和你们峰哥来,我都不会给你脸,知道么,本来这个事儿,我弟的意思是要你两条腿,你两条腿,四五万肯定不够,要我说,少说这个数!”
  他伸出两个食指,然后交叉在一起,我懂了,这是十万的意思。
  果然狮子大开口,听到这个数,篮球队队长也是纳闷,他可没钱了,据说他出的那几万的“和气费用”,都是他自己攒了好几年的私房钱,家里人都不知道,虽然家里有钱,但不会给孩子多少,富二代手里也没多少钱,就这么个情况,所以他无能为力。
  对于这个数目,猛子的脸色铁青,但他不得不点了下头说:“让我考虑考虑,金表哥!”
  小金表直接就一酒瓶子砸了过去,砸到了他的脑袋上,瞬间,酒水玻璃瓶碎裂了一地,混着他的脑袋上流下来的血水,他骂了句:“考虑你麻痹!你小逼崽子不出,这两条腿就别要了!”
  作势,他就要掏出刀子,要把猛子的腿给扎了,我一下起身,拦住了他:“你当老子是死人呢?”
  我一只手扣住他的脉门,他动都动弹不得,他一个小孩子,能是我的对手么,大金表一看这样,立马喝令他停手,也开始说圆场的话了:“行了啊,弟弟,别过分了!”
  我也是指着他说:“今天我他吗是来和谈的,但你甩了老子一耳光,还敢当着我的面儿打我兄弟,这是最后一次,你再动手,这个和谈,我不谈了,大不了老子就得罪你哥!”
  我话都说这份儿上了,大金表也知道,闹起来,他们还不一定是我对手,我这里能打的好几个,我更是个强手,小金表脸色憋红了,但是不敢说什么话了,只能忍着。
  大金表最后打了个哈哈说:“十万,也不是小数目,但这钱,也是给那兄弟治疗腿的,人家总不能一直残废吧?人家还年轻,而且营养费,住院费,看护费什么的,少不了,对不对,这不算多,那你筹备筹备,在给我们答复!”
  说完后,大金表就送客了,其实他就是场面话,吗了个比的,不管这腿是粉碎性骨折还是怎么骨折,得拿了片子说话,他也就是说瞎话,怎么也用不着十万啊,就是真的完全粉碎性骨折,断了没法接了,也花不到十万手术费,自己想贪点就想贪点,说的那么冠冕堂皇的。
  要不是碍于他背后的麦耀东,我真想扇他几耳光谢谢愤。

  出去的时候,猛子一脸的荫沉,十万,在我们大一那个年代,就是富二代也得掂量掂量,更别说猛子这货肯定没有队长家里有钱。
  一路上,队长在和他说话,劝他自己考虑清楚,有这十万,还不如退学,转学,去别的学校念呢,或者干脆不在这里呆了。但是猛子这学历来之不易,考到这学校也是靠的实力和一点点的关系,也花了不少钱才能来这里的,一旦退学辍学了,家里面没法交代,那就不是十万块钱能比的了。
  最后没办法,只能他自己去想办法了,找找朋友,找找亲戚。他走的时候,还给我说谢谢,还掏了五千多块钱给我说:“峰哥,这次谢谢你了,你替我挨了一巴掌,我谢谢你,你替我挡了一刀,也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今天会被打死!就不是十万块钱能善了的了!”
  我看了看他的脑袋上的纱布说,“好了,你也不容易,谁让你找了这么个贱人呢,去好好看看脑袋吧,别被玻璃渣子滚进去了。”
  他说了声好,就走了,我捏着五千块钱,没还给他,我确实也缺钱,而且我和猛子也不怎么熟,能帮他,就不错了。
  之后过了一周左右,猛子这货虽然没弄到钱,但是据说他把他爸爸的什么值钱的东西给偷出来了,保险箱里的,一时半会他爸也发现不了,那东西一卖能卖出去八九万,剩下的自己凑一凑就够了,这事儿居然就这么过去了。
  但是对于丁春,猛子是记恨下了,他从大金表那里还了钱回来以后,又挨了一顿打,他荫着脸和我们说:“这丁春,只要还在我们学校,这三四年的时间,来日方长,我有的是机会找她算账,我就不信她能一直跟这伙混子有来往!就她那比样,也没法让人保持长久的耐性。”
  他说完的时候,就走了,我和队长、姚子,看着他那荫沉的脸和眼神,都不由得打了个激灵。猛子以前也是个开朗的打篮球的男孩,自从这件事以后,变得荫郁了,天知道他会不会真的报复丁春,可别出现什么荒山裸体抛尸案啊,那可就尴尬了。
  这个风波过去以后,我们好一阵子没看到丁春了,她不敢来学校,猛子也很少出现,据说也去了一趟家里呆着,就算回校,也只有他们寝室的人知道,其他人也不知道了,反正他和丁春的恩怨,我们也管不着。

  倒是姚子这货,又有了新的春天,搞了个校外的,其他大学的,财经学院的,叫什么冷晓芳的女孩,长得和他一样,也不怎么高,我倒是也见过一次,他还和我们正儿八经的说:“这女孩是个处,处就是不好啊,每次都要教她怎么做,这样不会,那样不会,就是太紧了,每次做起来都不舒服,需要我调教了以后这才好了很多。”
  日期:2018-01-18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