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250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晓冬乐滋滋的应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晓冬一早起来换了一身儿新做的衣裳,平时舍不得穿的,总怕弄脏了,勾破了,可是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得穿的鲜亮齐整一些。
  结果……衣服省着不舍得穿,结果是——怎么袖子有点儿短了?
  想想这衣服做了有大半年?快一年了?
  一直收的好好衣服当然不会无端缩水了,那就是,他的身量变了。
  事赶事,晓冬都没注意到自己长没长个子。
  莫辰一进门就看见晓冬正在墙边比划。
  “做什么呢?”

  “大师兄大师兄,你看我是不是长个子了?”
  莫辰恍然。
  “长了。”比起没有参照无从判断的晓冬,莫辰比他自己更清楚,伸出手比了一下:“长了这么多。”
  “我自己都没发觉。”
  发现自己长高了对晓冬来说是件高兴的事儿。他太想长大了,他想早些替师父师兄排忧解难,而不是总被他们保护。

  莫辰也被他的好心情感染:“走吧。”
  城南这一片地方十分繁华热闹,店铺林立,运货的车马、来采买闲逛的人群,熙熙攘攘川流不息。晓冬跟大师兄出来纯粹是闲逛,进了一家茶庄称了二斤茶叶,又进了一家笔墨行买了些笔墨纸张,待的最久的是一家书坊,新印出来的书本带着一股油墨味,有的人闻不惯,可晓冬觉得这气味挺香的。书坊的书也分了三六九等,最便宜的那种纸也粗,墨也臭,印错,晕墨、漏页、钉反的瑕疵都有。最好的当然是上等纸印出来的,墨迹清晰,一本书拿在手里挺括光滑,不说读,就是这么看一眼都很享受。

  晓冬没控制住自己,又买了一兜书。
  好在他们有可大可小的包囊能把这些东西装进去,不然背着这么多沉甸甸的东西,这街是是没法儿逛了。
  莫辰一点儿也不觉得晓冬这么买东西有问题。照他看,晓冬平时过得太小心,象他这个年纪的少年正应该是纵情任性的时候,晓冬正相反,太懂事。
  难得他高兴,买点东西又算得了什么?再说这些东西一看就不是给他自己买的。茶叶当然是给师父的,笔墨这些东西……莫辰自己日常就消耗不少。书本这些姜樊、宁钰他们都喜欢。
  街边有卖烙饼的,卖饼人用刷子在热腾腾的鏊子上飞快的刷上薄薄的油,将薄薄的面饼摊开,葱花的香气飘得老远。
  莫辰看他盯着那烙饼的人看,轻声问:“要尝尝?”
  “不了。”晓冬赶紧摇头:“我还不饿呢。”

  刚刚才为长个子欣喜,一转眼大师兄又要把他当馋嘴的孩子哄。
  晓冬觉得自己想担负责任的心愿似乎还任重道远。
  抱着“我已经是个大人了”这个信念,路上见着耍猴戏的晓冬也目不斜视,遇着吹糖人的更是理都不理,到正午的时候两人进了家茶楼,上二楼寻了个座,茶楼里闹哄哄的,端茶送水的店伙计忙得脚不沾地。
  茶楼里有拨弦子的,说书的,唱曲的,茶客们高谈阔论,吆喝添茶送水的声音,换做常人来听大概是一团纷乱什么也听不清楚。可莫辰和晓冬都不是寻常人,这些嘈杂的混做一团的声音在他们听来层次分明远近错落,每一声都能听清楚。
  拨弦子的唱的曲儿是叹三更,说书的在说一段开国时战将攻城的故事,那些茶客们有的是本地人,有的则是行径此地,口音南北驳杂,好不热闹。
  晓冬一心不能多用,往往专注听一道声音,就会将其他声音忽略了。但莫辰不一样,他能听到自己想听到的一切,且不会混淆。
  茶楼里三教九流的人都有,没多少钱、爱热闹的坐楼下,有点闲钱,有点身份的坐楼上,甚至连门口还有没钱进来歇脚,在外面喝一文钱两大碗热茶的人穷苦人。这些人没钱也没闲进茶楼里消遣,可他们还是乐呵呵的,高声说话,口沫横飞,也不管身边的人认识不认识,就称兄道弟起来。不过茶一喝完抹抹嘴,就各奔东西了。
  晓冬本来在剥罗汉豆的皮。罗汉豆煮到了火候,但皮太硬,他回回吃都要把皮捻掉。
  莫辰却对他比了根手指,示意他注意楼下闲汉们说的话。
  “……你们说怪不怪?那条路以前也常走的,送货运粮都顺顺当当,打从过了年,就走不通了,转了半天发现还在原地没怎么挪动,我就没敢往前啦,直接掉头就回来了。有人不信邪,天快黑了还在那儿绕着,你们猜怎么着?”
  旁边凑趣的人追问:“怎么样了?”
  “人没啦。”
  “死啦?”
  先前那人压低声音说:“不是死了,就是没了。后来有人去找,说是货也在,车也在,甚至拉车的马也在不远处找到了,都好好儿的,就是人凭空没了。这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啊……”
  “哎哟喂,这莫不是传说中的鬼打墙?”
  晓冬听得清楚,但是一时不明白大师兄为什么让他注意这些人说的话。这种山野怪谈十成里九成是假的,很多都是以讹传讹,也有的是吹牛过嘴瘾,只有剩下微不足道的那一成可能是真有其事,但也未必都是鬼怪作祟。
  “从这些人的话里可以听出许多东西。”莫辰指点他:“这种闲谈中常说到的天气、风土人情,还有他们路上的见闻,可以从里面甄别出许多有用的讯息来。”

  “可是……这些人爱吹牛,说的话能信吗?”
  “时间长了就能分得出来哪些真,哪些假了。”莫辰可以教给师弟不少东西,但是有些事情需要经验累积,不是能教会的,更需要自己做出清醒的判断。
  最后这一点最为关键。在茶楼里坐一刻,只要有点基础,稍稍耳聪目明的修道者,少说也能搜罗到百十条大大小小的消息,这些消息如果全装在心里,那脑袋里准成了一团乱麻,根本抓不出个头绪来。一上来肯定分不清楚哪些有用哪些无用,但时间长了就自然能心中有数。
  “他们说的鬼打墙,是真的吗?”

  “多半不是。”
  既然大师兄说不是,那就肯定不是。至于为什么不是,这个晓冬倒没有寻根究底。大师兄带他出来逛街散心,顺便教导他一些收集、分辨消息的法子,他这会儿心情好得很,实在不想围着这个不知真假的鬼打墙浪费时间。
  这茶楼临街,晓冬他们坐的又是靠窗的位置,楼下街上有人往来看得清清楚楚。
  因为谢家庄办喜事,这南城两条街都跟着染上了喜气,变得比平时要热闹。谢家大门外有人端了大筐在那里,里面装的白面肉馒头,只要有人过去说声恭喜,就可以得两个肉馒头了,这样的好事引了不少人去。虽然说肉馒头不值多少钱,可架不住多啊,这一天得派出多少馒头去?

  可见谢庄主多盼着得个闺女,乐成这样,一惯的低调谨慎都顾不上了。
  “大师兄,那两个人是不是咱们的……同道中人?”
  莫辰已经看到了从北面来的两人,点头肯定了晓冬的判断:“没错。你看出来了?”
  “嗯,能看出来,和一般人不太一样。”
  日期:2018-01-18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