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想法很简单,挣钱,还债,守住那层膜》
第120节

作者: 落云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东”我有气无力地喊他的名字。
  之前太过紧张,此时,我双手一得到解放,身体就不受控制地轮了下去。

  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在天旋地转地晃动,幸好,有一只温热的大手,及时伸过来,搀住了我。
  我回头,就看到了洛云川溢满怒火的眸子!
  他半扶半抱着,让我依靠在他身上,才不至于滑落在地。
  现在的情况是,姑婆和伍大官,都倒在地上,伍大财的胳膊被拧断,疼得“哎呦”直喊疼,只有秦翠花一个人直挺挺地站在厨房中央,看到一屋子黑色西装,她眼神闪烁不定,明显心虚害怕了。
  “你们是谁 ”秦翠花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管对方是谁,就用她惯用的泼辣语气质问洛云川。
  洛云川都不屑于理她,眼皮都没抬一下,迈开脚步就想带我走。
  秦翠花张开双臂,拦住他的去路:“你不能走。”
  “哦 ”洛云川淡淡应声,掀起眼皮看她。从他深藏怒火的眼睛里,我能感觉到,他濒临爆发的情绪。
  每当他露出这样的表情,就很有可能控制不住自己。
  我轻轻握住了洛云川的手,稍稍用力,捏了一下。
  洛云川感觉到我的担心,轻声对我说了一句:“放心,我没事。”

  秦翠花的周围,都是一群因为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儿,也必须要大而化之地跑去骂街才痛快的女人。
  她自然不懂什么叫隐忍,什么叫按捺,根本没有感受到洛云川的怒意。
  “我说,你不能走。伍悔是我们家的人,你没有权利带她走。还有,你踹坏我们家的门,得赔钱!”秦翠花母老虎一样地冲着洛云川吼。
  她甚至还想出手去抓洛云川的胳膊,结果,手还没刚抬到半空中,就被阿东给摁了下去。
  阿东一贯的扑克脸,此时,浑身迸发出极致的寒意,吓得秦翠花这才收敛了一些气焰。
  她又问了一遍之前的问题:“你是谁 ”
  洛云川的唇角,忽然扯起一抹笑意,低头看了我一眼,再抬起头后,对秦翠花说:“我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这样的身份,可以带她走吗 !”
  此话一出,伍家人全都愣住了。
  秦翠花倒吸了一口寒气,此时,楼下传来一阵喧闹声,从窗口望下去,就看到小区楼下停了一排黑色的豪车,场面极其气派,在小镇绝无仅有。

  如今,已经有很多爱看热闹的邻居,围在车子周围,好奇地议论车队的来历,以及它主人的身份。
  秦翠花忍不住也往楼下看了一眼,眼睛顿时都绿了。
  不得不说,她的脑子转得很快,反应过来之后,反而开心了:“行,今天终于找到正主了。”
  “你弄大了我们家伍悔的肚子,赶紧拿彩礼来娶她。如果你不想娶她,就赶紧赔偿一津神损失费,趁着月份儿不大,我们得赶快带她去把孩子做掉。我们家好好的黄花大闺女,没结婚生了个孩子,这事要是传出去,以后再嫁人都难了。”秦翠花机关枪似的,乱七八糟地喷话,完全不顾忌洛云川越来越黑的脸色。
  现在,我恢复了一点儿体力,已经可以靠自己的力量站起身子来。
  我从洛云川怀里挣脱出来,他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低声问我:“你要做掉孩子 ”

  我瞪他一眼:“你脑子进水了 !”
  他唇角勾起一抹笑,盛怒之下,竟然忽然变得很开心的样子,跟秦翠花说:“好,我娶了。”
  秦翠花的眼睛瞬间发亮,笑得合不拢嘴,一双贼兮兮的眼睛又上上下下地把洛云川打量了一番,说:“看你这么有钱,彩礼少说也得给我们嗯二十五万才行!”
  当秦翠花犹豫了半天,吐出“二十五万”这样的“巨额数字”时,我脑袋上顿时冒出三条黑线。
  洛云川也被她给闹懵了,我偷眼瞧他一脸懵逼的表情,忽然觉得这画面很搞笑。
  “怎么 嫌贵呀 ”秦翠花挑眉看着洛云川,似乎怕他嫌贵不要我了,又补了一句,“咱们公平交易,我开个价,你也可以还价的嘛。”
  看着洛云川被说得忽白忽绿的脸,我差点儿憋出内伤来。
  不过,伍家还是有识货的人。伍大官趴在窗口,看完楼下那一排豪车以后,估计都想掐死他这个坐井观天的老妈了。

  他赶紧跑过来,把秦翠花拉到一边,在她耳边窃窃私语一番。
  我看到秦翠花的脸上,先是流露出怀疑和震惊的表情,后来,嘴越张越大,下巴差点儿就要掉下来了。
  洛云川很纠结地看着他们,低声问我:“这些家伙,是你什么人 ”
  我只觉得像是一块石头压在胸口上,感觉堵得慌。耸耸肩膀,说:“什么人都不是。”

  他露出诧异的表情:“什么人都不是,还敢跟我要彩礼 ”
  “你不要理他们就好了。”
  我们这边才说完话,秦翠花和伍大官就回来了:“那个什么,我刚刚价码喊低了。我们家伍悔这么好,你至少要出一百万,才能把她娶走。”
  洛云川好笑地看看我,问道:“你只值一百万吗 那么不值钱 ”
  一句话,秦翠花的下巴又掉了下来,脸上又流露出后悔莫及的表情。估计她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难道,这一回,价码又喊低了
  我跟洛云川说:“你不说话,就没人把你当冤大头了。”
  秦翠花说,今天不拿出这一百万来,就不许走。
  真不知道,在满屋子都是洛云川手下的情况下,她怎么有勇气敢说出这种话来。
  洛云川倒是也不恼,竟然让手下拿出支票本,说给一百万彩礼是小意思,说着,就要给她写支票。

  秦翠花乐得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我说,洛云川,你有钱就拿去折千纸鹤玩儿呗,不带这么糟蹋钱的。
  洛云川说,他乐意。
  秦翠花就更乐了,支票还没写好,就开始姑爷长、姑爷短地叫他。
  然而,钢尖在支票本上刚划出第一时,洛云川忽然停住了,抬起头来,若有所思地看着秦翠花,随后,竟然变魔术一般从口袋里掏出一些皱巴巴的纸张出来,白纸上,隐隐还有我用血写的“救命”两个字。

  “我太太的手伤了,你们打算赔多少钱 ”他心疼地把我的手放在他手心里,用手指轻轻柔柔地磨,说这话时,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
  秦翠花愣了一下:“这点儿小伤,还要赔 ”
  “这点儿小伤 !”洛云川挑眉反问。
  “姑爷啊,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家伍悔特别抗打,怎么打都没事儿的。这点儿小伤,对她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的。”秦翠花陪着笑脸,说出上面一段话。伍大官从背后拉了拉她的胳膊,她还差点儿没刹住车。

  洛云川的忍耐显然已经到了极限,猛地抓住了秦翠花的衣领,力气大得,几乎把她整个人都从地上拎了起来:“你给我解释解释,什么叫做‘特别抗打’ 你们都对她做过什么 ”
  秦翠花直到这一刻,好像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紧改口:“没做什么啊,我从来没打过她!”
  我心中冷笑,这谎话说得,自己都不脸红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