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想法很简单,挣钱,还债,守住那层膜》
第119节

作者: 落云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翠花本来还想说冒险试试,现在,被老公一说,也黑了脸。
  这时,她的手机响起来,一看电话号码,她脸上顿时显出一抹喜色。
  泼辣的嘴脸瞬间变成温柔可亲的模样,冲着手机“姐啊”、“妹啊”地叫着,千恩万谢了一番,挂掉手机,就喜滋滋地冲伍大财挤眉弄眼:“婚介所的梁姐来电话啦,说下午给伍悔安排了一个相亲,是二里沟的小伙子。”
  二里沟,是许县附近十几个乡镇中,彩礼最重的一个镇。
  听说,那里流行着,见面相亲,也要先给钱才能看人的风俗。

  所以,一听到说对方是二里沟的人,秦翠花顿时喜出望外,昨天还黢黑的一张脸,现在满是过大年的喜气相。
  与此同时,伍家的整体气氛,也因为她这个“灵魂人物”的情绪变化,而变得喜气洋洋。
  所有人的眼睛里,几乎都变成了人民币的符号。
  而我,成了那头过年就要宰杀来换钱的猪。
  不,比它可惨多了。起码,猪在被宰杀之前,什么活都不用干,还躺在圈里被供养。
  而我,小时候给他们家当保姆,连顿饱饭都不给吃。现在,我靠我自己能力长大了,他们还想拿我换钱!
  这么算来,我竟然连头猪都不如!
  秦翠花指使伍大官,再去把那碗藏红花端来:“今天,就算是捏了鼻子灌,也要给她灌进去!”
  我已经被挤到墙角,无路可逃,现在,心里特别害怕。可是我知道,如果我不逃,让接下来的事情发生,我就真得完了。

  趁伍家人一个不留神,我直接就从人缝中蹿了出去,我直奔大门而去,但是,伍大官此时刚好就站在大门口,肥硕的身子把大门堵了个严严实实。
  大门被堵住,伍家人又立刻追了出来,电光火石之间,我瞬间冲进了厨房。
  所有的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我从案板上摸了一把菜刀,两只手握着刀柄,指着伍家人。
  “你们别过来,谁敢过来,我就砍了谁!”他们要害了我肚子里的孩子,这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时刻,我必须豁出去。
  有句话这么说,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伍家人看着我手中闪着寒光的菜刀,即便再彪悍也得胆怯几分。
  秦翠花的声音小了好几个分贝,跟我说:“你先放下菜刀,有什么事情,咱们再商量!”
  “有什么好商量的 你现在必须放我走!”如果不放了我,什么“商量”都是扯淡。
  这次再见面,从昨天夜里到现在,伍大官一直都挺嚣张的。没想到,这小子见到菜刀时,整个人蔫儿地跟孙子似的,躲在他老妈背后,只敢露出两个小眼睛,怯生生地看着我:“伍悔,我告诉你,杀人可是犯法的!”
  “哼!杀人犯法,绑架就不犯法了吗 ”这种时候跟我知道跟我提法律了

  “你这个混账东西!你知道自己拿刀指着的是谁吗 是你的亲外婆、亲舅舅、亲表哥!你这种大逆不道的行为,死了都不让入祖坟的,你知道吗 ”伍大财说的话虽然硬气,但是,声音却明显在打哆嗦。
  我忍不住冷笑一声:“现在知道你是我亲舅舅了 你去外面打听打听,天底下有亲舅舅卖外甥女的吗 !”
  “就你们家的祖坟,给我入我都不稀罕!”
  “要么你们放我走,要么,我跟你们同归于尽!”现在,我已经急红了眼,话不经大脑就说了出来。
  秦翠花倒是比我冷静得多,她荫笑一下,说:“同归于尽这种话,你都说出来了,那我就成全你好了。你先把你自己的亲外婆给杀了吧!”

  话刚一说完,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之前,她就一把将姑婆给推了出来。
  姑婆驮着背,本来腿脚也不好,被她这么一推,就直接重心不稳地朝我手上的刀撞了过来。
  我吃了一惊,赶紧把刀往回收。
  就在我分神的一瞬间,秦翠花和伍大财突然冲上来,一把夺了我手里的刀。

  伍大财从背后拧住我的两条胳膊,秦翠花放下刀就端起了那碗凉透了的藏红花。
  这所有的一切,都在一瞬之间发生,她端着藏红花想来灌我时,摔倒在地上的姑婆,才发出第一声“哎呦哎呦”的呻吟声。
  伍大官站在一旁看好戏,拍着手给他“英勇”的爸妈叫好。
  我被制住了行动,无法动弹,但是,我肯定不能喝那碗药。
  拼了全身的力气,使劲儿左右摇头,就是不让秦翠花找到机会灌我药。

  最后,秦翠花生气地把瓷碗往厨房的台面上一丢,“咣当”一声,碗里的药泼出来大半,顺着台面往下流。
  “伍悔,好心给你熬药,你不喝。非得逼着我用那个办法吗 !”她气得一直喘粗气,胸口一起一伏。向后退了一步,就对伍大官说:“你去踹她的肚子,才两个月的身孕,胎不稳,一踹就掉了。”
  此话一出,我和伍大官,同时瞪圆了眼睛。
  我使劲儿弯腰,想要护住肚子,却被伍大财在身后制得死死的。

  伍大官犹豫地喊了一声:“妈”
  “怕什么 她的彩礼刚好能给你取个媳妇儿,你不想要媳妇儿了 ”秦翠花冷冷地说道。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可以把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说得这么平常。
  巨大的恐惧,瞬间笼罩了我。
  而伍大官,此时却在能挣钱娶媳妇儿的诱惑下,放下了最初的犹豫,站在我面前端正地摆好跆拳道的起始姿势
  我急得一下子就飚出了眼泪,冲伍大官喊:“你这样做,是犯法的!你知道这个孩子的爸爸是谁吗 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他爸爸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一个人!”
  这个时候,我把能想到的理由,全都搬了出来。
  秦翠花不屑地嘁了一声:“他爸爸能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不过是个野种罢了!伍大官,你要是个男人,就干净利落一点儿!”

  我恨透了伍家人,在心里暗暗起誓,如果如果他们真把我肚子里的孩子给杀了,我会用尽一切办法,拉他们全家陪葬!
  伍大官面无表情地看我,说了句:“伍悔,对不起了。”
  然后,就抬起了脚
  我死死地瞪着他的脸,要清清楚楚地记下他行凶的全过程,记住他们每个人的嘴脸。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在伍大官抬脚的瞬间,似乎有另外一个人同时抬起了脚。
  伍家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与此同时,一大帮西装革履的男人迅速冲进房间
  在伍大官的脚尚未落下的时候,就有一道黑影突然蹿了出来,只用一脚,就把他超级肥胖的身子给撂翻在地。
  而后,那黑影又只用一招,就又掰断了伍大财的胳膊。
  我清楚地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那是一种很奇怪的声音,有点儿像竹子断裂时的声响,却并不清脆。
  紧接着,伍大财“啊”地一声,痛得蹲在地上,但是,他的手腕仍旧被死死地攥在黑影手里,难受地举起。
  在我认识的人里,能有这种一流身手的人,自然就只有阿东了。

  虽然,洛云川发病时,打他跟打孙子似的。
  可是,除了洛云川,别人可都没这样的优待。
  此时,他如天兵天将般突然降临,把伍家人都给吓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