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119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有问,他倒是把我为什么会被关在一座寺庙里解释清楚了。
  不仅如此,他还接着解释,“佛门净地,本不该惹凡事。不过欠着情,也得还。这里出家的师兄都不愿沾染此事,所以才让我来送饭给你。你也不要怨他们,其实他们都不是坏人。”
  我点头,“我明白的,我不怨他们,谢谢你跟我说这些。”
  “你犯了什么样的错,所以他们要把你关在这里?”他问我。
  “我没有犯错,只是利益上的冲突。这红尘中的事,并没有真正的对错,在利益冲突中弱的一方就是错,强的一方就是对。”
  他点头,“好像是这么个道理。”然后想了一下,“你为什么不说,让我放了你?”
  “我当然不会提出这么无理的要求,这会让你为难。我只想让你替我的孩子在菩萨面前祈福。”我说。
  他点了点头,“我会的。我会在菩萨面前替你孩子求福。”
  “谢谢小师傅。谢谢了。”

  他没再说什么,再次双手合十,转身出去了。
  从那天开始,张松来给我送饭,都会和我聊上一会,算算时间,我被关到这里,已经是第五天了。
  其他的倒也没什么,就是天热,没有地方洗澡,我全身很腻,身上越来越不舒服,还好我几乎不怎么动,也就不出汗,还没有脏到发臭的程度。
  从和张松的交谈中,我得知。
  地震发生时,他在念高中,一夜之间,家和亲人都没有了,原来的山清水秀的家乡,变成人间炼狱。灾难过后,他患了严重的抑郁症,一直处于痛苦之中走不出来,所以来到了这里。
  我和他的际遇,有某种共同之处,都是无父无母的可怜之人。
  唯一的不同是,他知道自己的父母和妹妹永远也回不来了,而我却不知道我的父母到底是谁,我自己又是谁。
  午饭还是他送来,我长时间没洗澡,我担心自己身上的异味,和他说话的时候,我尽量隔得远远的。
  “我在菩萨面前给你孩子祈过福了,菩萨说,你和你孩子都会没事的。”张松说。
  “好,谢谢你。”

  他向我走了几步,然后忽然扔过来一件东西,我一看,是一把钥匙。
  “今晚我不锁这里的门,凌晨的时候,你出去往左转,藏经阁旁边有一道小门,你打开那道门出去,外面是垃圾池,每隔两天,会有垃圾车来拉寺里的垃圾,明天就会来。垃圾车大概早上五点半就到,那时寺里在早课,不会有人,你想办法求那师傅带你下山。”
  “这样会不会连累你?”我又激动又担心地问。
  “他们不能把我怎样。记住,不要自己跑。下山路远,你跑不掉的。我们也算有缘,愿你珍重,回去找你的孩子吧。”他双手合十,轻轻念了一声佛。
  我的眼泪下来了,其实我最先就是想利用他,但后来我真的就没有这种心思了,因为我觉得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不想连累他,但为了小峰,我不得不这样做。

  我朝他鞠了一躬后道。
  “我叫姚淇淇,我住在海城,我老公叫华辰风,他在海城的名声很响,你以后如果有机会来海城,报华辰风的名字,应该可以找到我。大恩不言谢,也愿你保重。”
  他没有说话,转身出去了。
  我开始焦急地等天黑,感觉时间过得很慢很慢,从中午等到天黑的时间,竟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一样。
  天终于黑了,然后我又开始盼凌晨夜越来越深,寺里越来越静。
  我没有时间,不知道到底几点了,太早了怕出去被抓住,太晚了又怕错过垃圾车来的时间。
  感觉又过了一个世纪的样子,我这才起身,来到门边,轻轻拉了一下,门果然没有锁,但锁挂在门扣上,是那种很简单的锁。
  我把门关上,轻轻按了一下锁,把锁锁上。

  寺里很安静,但还是有隐约的灯光照过来,寺里是有路灯的,没准还有防盗的摄像头。
  按照张松给的路线,我绕过藏起阁,果然看到了一扇小门,门很窄,也不知道当初留这道门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
  门上面有把锁,也是很简单的那种挂锁,我用张松给的钥匙把门打开,走了出去。
  外面有路灯,我怕有摄像头之类的,赶紧猫着腰,沿着墙根往前走。
  果然不远处就是垃圾池,我猫在垃圾池后面藏起来,抬头从松树的缝隙中看出去,看到了隐隐的星光。
  我长呼一口气,有种重生的喜悦。
  很快蚊子就找上我了。在寺里好像蚊子要少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大量的烟,还是因为佛门净地蚊子也不敢打扰。我在外面才蹲了一会,脸上和腿上就被蚊子咬了几个大包。
  但蚊子带来的痛处,被重获自由的喜悦冲淡了。
  内心也开始焦虑起来,因为我要等垃圾车来,然后垃圾车来,我还不知道开车的师傅,会不会让我搭他的车逃走。
  我就猫在垃圾池的阴暗处,感觉又过了几个世纪,终于听到了车辆的声音,然后也听到了寺里早课的念经声。
  因为担心突然冒出来会吓到开车的师傅,我理了理头发,站在了路边。
  垃圾车到了,工人开始往车上装垃圾。
  那个工人和开车的师傅都奇怪地打量我。这么早的时间,一个女子孤身出现在这寺庙之外,本身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没准他们还会怀疑是不是撞到了女鬼。
  我走过去,“师傅你好,我是来寺里烧香的,昨天太晚了,就没走成。本来今天等我老公来接我,但我今天早上还有急事,所以想早点赶回去。寺里的师傅说,我可以搭你的车回去。”
  我不问他是不是可以,我就直接说要搭他的车了,因为我必须要搭上这车。
  “可是我这是垃圾车啊,你坐哪里啊?”那师傅打量着我问。
  “都行啊,我只要下山,可以搭车了,那就行了。”

  “那你只能和我们挤一下,这车前面只能坐两个人,多一个就是超载的,但山上没交警查车,你可以挤到山下。”
  我一听大喜,“好的,谢谢师傅。谢谢。”
  “那你开多少车费啊?”没想到他冷不丁来了一句。
  我身上当然是没钱的,包都让那几个人收了,但我脖子上有项链,我想把项链给他,但我担心他会怀疑,出来烧香,哪有一分钱不带的?

  “多少钱你说吧?”只要能让我走,随他们开口了。
  “这个时候,怎么着也得两百块钱吧,姑娘,不是我们要敲诈你,你和我们挤,这是超载,我们也是要担风险的,所以要收你点钱。”那师傅说。
  “没问题,这是应该给的。一点问题都没有。”我赶紧笑着答应,就怕再多说几句,会被寺里发现,到时候我就走不成了。
  垃圾装运完毕,我挤进前排驾驶位,空间确实很小,我被迫和两个男人挤在一起,其实我心里还有点害怕,他们要是联合起来欺负我,我根本没法反抗。

  还好,这两人并没有对我有任何不敬的行为,还和我聊天,说他们工作很辛苦,每天早上都要起得很早,夏天还好,冬天的时候很冷,早上起床都非常困难。
  山路确实很长,大概开了半个多小时才下山,下山的路也也不是很好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