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118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我并不是睡得很沉,听到有响声后,我马上就惊醒过来。
  响声越来越杂,好像是起床洗漱的声音,很多人,很杂,但并不吵闹。
  然后我听到了钟声,很好听的钟声,让人听了很安静的钟声。
  联系到我被蒙着眼抬进来时闻到的香火味,我忽然就明白了,这里是座寺庙。
  现在天还没有全亮,但僧人们已经开始起来,准备早课了。
  难怪他们会说丨警丨察也想不到的这个地方,这倒也真是,恐怕谁也想不到,那些人会把我藏在寺庙里。

  只是寺庙是佛门净地,怎么就会和那些人勾结,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过了一会,开始有木鱼的声音响起,然后是很大的念经的声音,僧侣的早课开始了。
  我盘腿坐在地上,闭上眼睛,听着他们念经的声音,感觉内心又安定了一些。
  在知道这里是寺庙后,我更加可以确定,我在这里不会有生命危险,我绝不相信一座寺庙,会允许一个女人死在他们的后院。

  早课结束,我在屋里都能闻到很浓的香火味道,心也越来越安后,我靠着墙,这次是的睡着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有光亮从很高很小的小窗户里射进来,这个时间,平时是该吃早餐准备上班了,所以肚子开始有点饿了起来。
  正在这时门被打开,有人送饭来了。
  是一个年轻的小和尚,长得还挺清秀,穿着灰色的僧服,头上并不是很光,有浅浅的一层细发。
  他什么也不说,像古装剧里给牢房送饭一样,放下饭菜就走。
  我看他的时候,他避开我的目光的,看起来他有些紧张。
  我也没有和他说话,因为他现在看到我后,很紧张,我不敢和他搭讪,我要让他逐渐消除对我的防备心后,再慢慢和他沟通,反正有的是时间,不着急。
  饭菜是斋饭,非常可口。
  青椒烩豆腐,还有青菜和木耳,都是我平时喜欢吃的清淡食物,我很快吃完了饭菜。
  门没有关,我走出门去,在附近发现了厕所,厕所比想像中的干净,还可以冲水。
  我观察了一下,这里是寺庙后院,但又有一堵围墙和外面隔绝开来,好像是一个专门关人的地方。

  一个寺庙搞一个关人的地方干嘛?难道寺庙也关和尚的禁闭?
  我上完厕所洗了手,老老实实地回了我的囚室。
  我知道这个时候不用想着去逃跑,肯定逃不掉的,那些人既然把我送到这里来,那肯定是有把握我逃不掉。
  我只能先静下心来,伺机而动。

  不能急躁,不然容易犯错。
  虽然被关起来,但还可以听念经,就当自己来修行了。
  晚些时候,又是那个清秀的小和尚来送饭,然后把早上的碗拿走,这一次他没有太紧张,还和我对视了一下,但很快又避开了。
  我还是没和他说话,我感觉时机还是不成熟。

  晚上就没有饭了,好像他们是过午不食,他们不吃晚饭,我自然也没得吃,我有些不适应,但因为没怎么动,所以也不是很饿。
  第二天又是大早就被惊醒,他们又开始早课了,然后是早饭,再然后午饭。
  到了第三天,那个小和尚来送饭的时候,眼神和表情都没有那么戒备了,我微笑着叫他,“小师傅,我应该如何称呼你?”
  我以为他会像电视剧中的和尚一样双手合十,说一句贫僧法号什么什么的,但他并没有,直接说了两个字:张松。
  张松?这也不像是法号啊,难道是他俗家的名字?不管怎么说,他肯和我说话,那就是一大进步了。

  “你不要问我什么,我什么也不会说。”他一边收上次送饭的碗,一边说。
  我笑了一下,“你放心,我什么也不会问你。”
  他也就没再说什么,收拾好碗筷准备出去。
  我叫住了他,“小师傅,我这两天喝水,都是喝的厕所旁边的自来水,喝坏了肚子,能不能给我弄点治肚子疼的药来?”
  他没回答我,直接转身走了,看来他还是对我很戒备。

  晚些时候,小和尚又来了,真的给我带来了两片白色的药片。
  我谢过以后,说一会我再吃,然后我把药片收起。
  我当然不敢吃他给我送的药片,我让他给我找药,不过是为了和他有更多的交流,拉近我和他的距离。
  他转身又要走,我叫住了他。“小师傅,你面目善良,我想再求你一点事。”
  他这一次转身看着我,“什么事?”
  他说话有着浓重的地方口音,我一下子就听出了他是哪里人,因为我有一段时间到处寻根,以海城为轴心,这周围方圆一千公里的地方,我几乎都去过。
  他的口音,是一个叫做莲花的地方的口音,那里的口音最大的特点,就是几乎所有的字都卷舌音,所以我一下子就听出来了。
  那里几年前发生过大地震,那时我还在上学,还到当地去献过血。
  “我和我孩子被人绑了,我现在也不知道我孩子怎样了,我很担心他,我想让小师傅在菩萨面前,为我可怜的孩子祈福,保他平安,可以吗?”我轻声说。
  我并没有想过要在他面前演戏,但我一说到孩子,我的眼泪就控制不了,马上流了出来。
  他双手合十,轻轻念了一声阿弥托佛,脸上显出一丝悲悯。
  “你看起来很年轻,已经有孩子了吗?”他轻声问我。
  他愿意和我聊天,那就太好了,只要有交流,距离就会更近。
  “不怕小师傅笑话,我没有亲人,一个也没有,后来有了孩子,我不忍弃他,就辍学生孩子了。我现在有血缘的亲人,也是我的孩子,所以当他们用孩子威胁我,我就彻底投降了。”我红着眼说。
  他又轻轻念了一声佛,“我也没有亲人,我的亲人也都不在了。”
  “你是在那场地震中失去亲人的吧?小师傅一脸慈悲,绝不是坏人。希望你能为我孩子祈福,我感激小师傅一辈子。”
  他不说话了,双手合十,低头垂眸,然后应了一声,“是的,我父母,我的妹妹,都在那场地震中没了。所以我才来到这里,希望找到一个答案。为什么这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
  他语调低沉,难掩悲伤。
  “那你找到答案了吗?我也想要这样一个答案。”
  他摇头,“没有。众生皆苦,师傅说我没有慧根,只看到苦,所以拒绝剃度我,就只让我住在这里,我是个假和尚,如今我没地方去,天涯不知何处是归处。”
  我本来只是想和他聊天拉近距离,却没想到竟也被他的话所感染。

  我明白那种迷惘和无助,因为我也曾像一叶浮萍,不知归处。
  我叹了口气,“心安是归处。有些事无法开解,只能这样想了。”
  “心安是归处。”他重复了一遍我的话,然后又重复了一遍。
  “此寺庙当初建的时候,差一大笔的钱,听说是某位老板捐赠,所以才建起来的。后来也多次接受那老板的捐赠,所以住持和老板私交甚好。老板几次送人来关押在这里,说是犯过错误的人,关在这里,让其听经悔过。住持欠着人情,也就不问真假对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