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656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香鼠大阵的核心就是一点雌鼠的腺体。用檀木盒密封藏于某地,则雄性香鼠必定闻风而至,围绕这檀木盒释放腺体气息来期望压倒竞争对手,得到传宗接代的机会。鼠国传有秘法用地砖刻笼将八只雄鼠按照八卦方位布置,在阵中暗藏雌鼠或者雌鼠释放信息素的腺体,此阵乃成。
  孙德福决定赌一把,但他依然很小心,思虑再三后决定先派一只小耗子试探一下。一只大小如狗子的红皮鼠将跳了出来,龇牙咧嘴,一步一试探的奔着李牧野而来。
  李牧野凝眉看着,依然不动地方,这只鼠将接近到七八米的距离时忽然停身不动了,蹲踞在那里如同恶狗发怒,龇牙低吼着。魁斗与之对峙,连续发出嗷呜嗷呜的低吼。
  那红皮耗子吓的毛都背过去贴在身上,却依然没有退却的意思。这时候孙德福的脚轻轻在地上踩了两下,周围的暗影里,几只鼠神兵悄然走了出来,目露凶光盯死了魁斗。这鼠神兵的智商和战力都逊色于鼠将,但性情却极其凶残,只要得到命令,即便是面对天敌也敢扑上去一战。
  魁斗察觉到身后有一只鼠神兵蠢蠢欲动在迅速向它接近,突然一转身扑到那只鼠神兵的身上。它动作太快,双爪一挥,便将这家伙的耳朵眼睛全扒下来,两张鼠脸皮也撕下大半去。
  可也就是在这一瞬间,那只红皮鼠将动了!
  这头畜生的目标当然是李牧野,而小野哥却在它发力跳跃前的一瞬间亮出了一把袖珍手枪。这是李牧野沿用多年的保命杀招之一,如今体术修养已达个人极限大成境界,感知敏锐更胜从前百倍,这枪法水准自然也早已水涨船高。
  嘭地一声!
  子丨弹丨精准射中了红皮鼠将的眼珠子,一枪爆头!
  李牧野依旧不动地方!
  孙德福站在门外被枪声吓了一跳。赶忙一转身藏到了鼠帅的身后。他不懂上层体术,自然也就不晓得在这个距离内,小野哥的钢珠其实比子丨弹丨更快也更具有突然性,而他的鼠帅却可以抵挡住,替他抵挡子丨弹丨相信也不在话下。
  李牧野收起了袖珍手枪,转脸看着孙德福,道:“孙德福,我说过了,我是来抓你的。”

  孙德福冷笑道:“既然如此,你何不过来捉老夫?”
  李牧野道:“该过去的时候我自然会过去!”
  猰貐魁斗正主动出击,向周围的鼠神兵发起攻击,它发出有节奏的沉闷低吼,仿佛一曲远古战歌,那些鼠神兵被这声波吓的瑟瑟发抖,难以自持。而魁斗却动作快如疾风掠过,不断收割着鼠头。
  “等这些能够威胁到他们俩生命的畜生死光了,我自然会过去捉你。”李牧野笑着说道。
  孙德福聚鼠成国,爱鼠如命,眼看着精心培养的鼠神兵被魁斗一只只虐杀,心疼的仿佛心在滴血,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李牧野的足下,忽然似恍然大悟,随即得意的狞声大笑,道:“姓李的小子,你不用再跟我虚张声势了,你中毒了,根本就动不了,不然也不会连手枪这样的杀手锏都用到。”
  李牧野呵呵一笑:“既然你这么笃定,何不亲自过来试一试?”
  孙德福哼了一声,道:“少废话,该过去的时候老夫自然会过去!”

  话音落,在他身后同时跃出多只红皮鼠将来。
  李牧野道:“鼠国有将才有哨,你这红皮鼠将培养不易,若是都死在了这里,则国将不国,无论你还有什么大计都难以实施。”
  孙德福咬牙道:“干掉你用不到我全部的孩儿!”
  红皮鼠将们挪动着身躯向李牧野包抄靠近。李牧野的双足依然好像在地上生根一般,动也不动,手中却已多了两把袖珍手枪。孙德福的足下连续跺脚,如同催命的战鼓,红皮鼠将们尽管明知道眼前人的可怕,仍接受指令纷纷亮出爪子和牙齿,抖擞精神冲着李牧野发起冲锋。
  李牧野手中双枪连续发射,以完全超乎孙德福理解的迅速和精准在顷刻间干掉了七只红皮鼠将。同时弹出两粒钢珠干掉了另外两只。袖珍手枪一次只能装四颗子丨弹丨,连续八枪后就必须重新装子丨弹丨,而李牧野却很少携带超过八颗子丨弹丨。反而是钢珠比较方便携带,袖中藏袋,一次便能装个几百颗。
  “你没有子丨弹丨了!”孙德福兴奋的说道。
  李牧野叹了口气,道:“说的没错,这回你的机会来了。”说完,竟缓缓闭上了双眼。

  孙德福狞笑道:“姓李的,你功夫修养再高,也不可能双足不能动的情况下挡住我最厉害的孩儿。”
  鼠帅完全不惧怕钢珠。
  李牧野点头道:“是的,孙德福,你其实并不了解你自己豢养的这头鼠帅,我的袖珍手枪口径太小,对它根本毫无威胁。”
  孙德福道:“唯一能威胁到我孩儿的只有你带进来的这只畜生!”他看着魁斗还在那里收割鼠命,却无力阻止,只恨得咬牙切齿,道:“只要你死了,这小畜生也就失去了精神依靠,老夫捉住它一定将它扒皮萱草挫骨扬灰!”
  眼前的局势对他来说选择其实也已不多,假设李牧野并未中毒,只要等魁斗杀光了香鼠大阵周围的鼠神兵,李牧野就可以腾出手来对付他。而如果李牧野中毒了,那眼前就是最好的杀死这个人的机会。这时候,孙德福当然可以选择撤退,但他却有些不大甘心,因为这地方还有一件让他梦寐以求的宝贝还没得到,就这么走了,未免太可惜。
  “你废话真多!”李牧野不屑的说道:“想杀我,靠一张嘴巴和一颗裹足不前的心可不够。”
  孙德福呼吸沉重,终于下定决心!
  嘶!
  鼠帅发出一声低吼,在孙德福的指挥下向前坚定的迈出一步。
  李牧野将两只袖珍手枪收起,随即亮出了青云镰月。任凭上身如何运动,双足却始终岿然不动。
  孙德福瞧得真切,继续向鼠神兵发出进攻指令,围堵攻击魁斗。同时他自己却后撤数步,躲在了数只红皮鼠将的身后。
  距离远了,钢珠的威力有限,未必能打死一只红皮鼠将。李牧野暗骂一声老狐狸,将手里的钢珠对着凑近过来的鼠帅嗖的弹了出去,不出意料的,这东西只歪歪头,避过眼睛要害,任凭钢珠命中脖子,却只是身上肌肉轻轻抖了抖。
  鼠帅继续靠近,一点点的迫近到十米之外。这个距离对它来说不过一掠而至。它已经锁死了李牧野,随时可以发起致命一击!这时候这头鼠帅背上的鬃毛竖起,发出低沉吼声,几只红皮鼠将从后面跳了过来,绕路溜边奔着魁斗冲了上去。
  李牧野全神贯注于鼠帅,如果没有直接威胁,也不想分心对付那些红皮鼠将。眼前这白冠鼠帅才是孙德福最大的王牌,只有干掉它,才是对孙德福甚至整个鼠国最致命的打击。

  红皮鼠将们显然是受命去缠住魁斗的。所以它们冲到魁斗周围的时候便停下来,只是围而不上去撕咬。魁斗发出焦躁的吼叫,这些红皮鼠将们便纷纷后退,阵型却丝毫不乱。
  日期:2018-05-16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