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9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更何况,古往今来,我也从未听说有人将自己的天师印章,送入旁人丹田的事。
  所以,想出这个方法之后,我略一斟酌,便果断将其舍弃了。
  跟修为起来,胖子的性命才最紧要。如果非要用这个方法,才能化解胖子身的封禁,那我宁愿他永远都带着这个封禁,做个凡人也总丢了性命强。
  这个方法着实太过凶险,但所幸的是,这并非化解封禁的唯一方法。
  数日前,在面对天道之力时,张坎曾用过山一脉的秘法,与我一同吸收天道之力,最后更是借助天道之力一举突破到了天师境界。
  由此可见,张坎当时动用的秘法,必然可以对这天罚之力产生作用。若他能将此法传授给胖子,不仅能让胖子化解封禁之力,更能让胖子借助这封禁之力,提升自身修为!
  如此说来,岂不是两全其美?

  只是这个方法虽然有效可行,不会有半分危险,但问题是,这歌秘法,关乎山一脉的传承。
  虽然张坎将我们当作亲人,但涉及到传承之事,我心里实在也没底。
  传承是一个人的安生立命之本,当初,山一脉之所以在梅山闯出了偌大的名头,凭的不仅是赵老爷子的人品,更多的是他们背后,山一脉传承下来的秘法。
  也正是因为这些传承秘法,才使得最后,张坎的叔叔,与张坎师徒三人兵戈相向。
  如今山一脉人丁凋零到了极点,只剩下张坎这一根独苗,手里唯一能依仗的,也只剩下这些传承秘法了。如果张坎把这些秘法也流传出去,那山一脉剩余的东西,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
  而且此时需要传承秘法的是胖子。

  以我和张坎的交情,若此时是我需要这种秘法,张坎多半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但他跟胖子之间,交情还没到这一步。
  我心里实际也有些心疼张坎,此时山一脉的重担完全都压在他身,走错一步,都有可能导致万劫不复,所以,我也不想跟他添麻烦。
  但问题是现在时间紧迫,除此之外,我实在也找不到其他办法了。要么为难他,要么为难我自己,无论哪个选择,都让我十分为难。
  呆坐在房,思索良久之后,最终我还是觉得去问问张坎。
  不管张坎答不答应,经过此事之后,我心底会给自己许下一个承诺,此生必然帮助张坎广大山一脉。他肩膀的责任,我也将分担一部分,算是弥补这次我对他的为难。
  拿定主意之后,我也不再犹豫,抬脚便去了张坎的房间。
  此时张坎已经起床,正在打坐调息,稳固自己的天师境界。
  我心里装着事儿,也没跟他多客套,直接了当的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本以为此时必然会让张坎为难,却没想到,他听完之后,连片刻犹豫都没有,便一口便答应了下来。
  他若拒绝还好,直接答应,反而让我更生愧疚,沉默片刻之后,我对他抱了抱拳,郑重道,“张大哥,我知道让你把师门秘法传授给别人这个要求实在很过分,但这次我也是没有其他办法了……大恩不言谢,以后山一脉之事,便是我周易之事!”
  见我说的郑重,张坎却是连忙摆手,苦笑对我说道,“别别,你误会了……这吞噬之法虽然神异,但却不是山一脉的传承秘法,乃是我机缘巧合之下,从别处得来的一种手印,跟我们这一脉的传承根本没有关系,你大可放心。”
  这吞噬天罚之力的秘法居然不是山一脉的传承?
  我错愕的同时,心里也长舒了口气。如果真是这样,那实在再好不过!胖子有救了,张坎也不用为难,着实是两全其美。
  修行路上,除了天赋和心志之外,很多时候,机缘也很重要。
  有些人穷其一生,也跨不过引气成丝的门槛;而有些人,却能凭借自己的机遇,获得先代传承,在修行一途上顺风顺水。
  先前在洞天福地里,藏锋和卸甲便是因为天赐双剑,成就双子剑的美名。赵昊找来的李溯源与胡玉荣,也是靠着机缘传承,方才成就各自威名。
  就连我,若不是机缘巧合之下,姽婳赠予我《死人经》,恐怕直到如今,我也不过是一个碌碌无为的凡俗之人。
  所以张坎文说他乃是从别处意外获得了这种手印之法的传承,我心里并不怀疑,很快就接受了他的说法。

  说定此事之后。我便从张坎文房间出来,去找胖子。结果胖子这家伙,一觉睡的,都到下午了还没醒。我站在他床边叫了半天,虽说把他叫醒了,但看这家伙迷迷糊糊满脸困倦的样子。我还是让他继续休息了。
  趁着他睡着觉的这段时间,我左右无事,又去看了看小王励。
  这几日忙着胖子的事情,小王励这边我基本上都没关注过,也不晓得他现在情况如何了。
  到了小王励房间,张坎文已经在这里了,他正在给小王励梳理经脉。
  跟我不同,张坎文是小王励的师父,对待小家伙可比我上心的多,每日不管如何,他都要过来给小王励检查身体,并给他梳理经脉,风雨无阻。
  突破到天师境界之后,张坎文比之前精神了许多,整个人看起来都焕然一新。今日更是剃干净了胡子,穿着一身青色长袍,瞧着他他祭出天师印章为小王励梳理经脉的样子,还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

  因为有了天师修为。张坎文如今所能动用的力量,比之前强出太多。原本需要半个时辰才能完成的梳理过程,现今被缩短了一半不止,不一会儿,就做完了整个过程,收起天师印章。
  看他停下动作,我走上前去,将小王励抱了起来。
  张坎文见我进来,幽幽的吐了口气。虽然到了天师境界,给小王励做一次经脉梳理,已经不算什么难事,但张坎文此时的脸色并不怎么好看,皱着眉头,显然还在忧心小王励的情况。
  我掀起小王励的上衣,小家伙的胸口,依旧如先前一般凹陷,一团黑烟盘亘其中,带着淡淡阴邪气息,与数日之前相比,这股阴邪之气,似乎又增长了不少。
  也难怪张坎文要叹气,如今小王励虽然暂时没事,但情况依旧能恶化,很难坚持太久,下一次发病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又来了。
  想起之前那个黑烟鬼脸的威势,我脸色也紧跟着黯淡了下去。
  张坎文看着我,摇摇头道,“情况依旧没什么好转,虽然我有了天师修为,但我刚才尝试了一下,依旧作用不大,只能每日给他调理一下身体,让小家伙稍微舒服一点。一旦凹坑里的那个东西疯狂起来,我依旧压制不了多久。这件事,咱们还是得有个计较才行。”
  我点点头,心里略略思索了一下。开口道,“等我这次回来,便想办法找个人,只要能找到那个人,应该就会有些眉目。”
  小王励身上的阴邪气息,上次将其压制时。我便莫名联想到了祭祀恶灵。当时心里还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祭祀恶灵见识过,可能会起到作用。
  但最近这些天,根据我的观察,逐渐发现小王励身上这股阴邪之气,似乎与祭祀恶灵的气息有几分相似。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只要找到祭祀恶灵,让他来看看小王励的情况,想必事情会有转机。

  日期:2017-12-14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