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42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找到了李牧,李牧是“号手”计划的负责人,代号妇科圣手,那也不是浪得虚名的。
  忙里偷闲的李牧听了石磊的分析之后,沉思了片刻,说,“全军两百多万人,就选不出几个人来?”
  石磊苦笑着说,“班长,你当初不是没有遇到过累死的难题。恶鬼突击队不就是你从军事监狱里扒拉出来的吗?我倒也想从军事监狱系统里找,但是单单是政治信仰审查这一条,就能把这些人全部卡死。我是实在想不出还有哪些单位有合适的人选了。兽营?一个个看着就是知道是杀神,那股杀气怎么都掩饰不住,不行。军事院校?倒是好掩饰军人的气质,可是那点三脚猫功夫……你说,还有什么单位可以选择?我总不能去文工团找人呢吧?”

  李牧呵呵笑道,“文工团要是有合适的,为什么不能,让那些唱歌写书的也试试刀尖扎心的滋味儿。”
  “我的老班长啊。”石磊苦笑越甚,“你就别开玩笑了,海岚清那边我可是夸下了海口,这个月就把初步的人选敲定。”
  李牧笑道,“敢情是在你女神那里立了军令状,我说你小子怎么这般心急火燎。”
  石磊连忙摇手说,“可不好乱说,我对海岚清一点想法都没有。班长你说,就我这个衰样,就我这样的尊荣,就我这身材,哪里配得上海岚清那样的高挑美女,虽然她年纪是大了一些。”
  “哎哟,你还嫌弃人家岁数大。”李牧冷哼着说,“别跟我这装了,你第一天见到他的时候,我就发现你的表情不太对劲。石头,你和她也算是老相识了吧,怎么到了今天才动心。别说你没动心。”
  石磊无语至极,“班长,你这八卦劲儿是跟大姐学的吧?实话说了吧,我是有点那个意思。以前我是什么,就是个大头兵,哪里敢有那想法。现在嘛,好歹也是中校正团了,想象一下,我觉得还是问题不大的。”
  李牧摆了摆手,说,“石头,我告诉你,喜欢就大胆的去追,这就跟打仗一样,战略上要蔑视敌人,战术上要重视。打个比方,你觉得你是五十年前的中国,海岚清是五十年前的美国,你说,中国人敢动手抽美国佬吗?敢!咱们当兵的不敢还谁敢?我就一句话,既然你真心喜欢,什么也不用考虑,火力全开先把高地给干下来,打扫战场那些是以后的事情。你明白这个意思吗?”
  石磊心服口服竖起大拇指,“班长,你这个比喻真是一流。”
  李牧陷入了沉思,缓缓的沉声说,“至于全任务部队的人选,我倒是有个思路。”
  “什么思路?”石磊精神一阵,不禁坐直了一些。
  李牧抽了口烟,徐徐吐出烟雾,道,“咱们扩展一下范围,既然在现役部队里翻不出几个这样的人来,那就考虑一下退役军人,尤其是五年之内退役的。”
  石磊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猛地一拍大腿,“好办法!这些人在部队学到的技能还没有进入退化期,又接受了社会几年的历练!班长,这是个好办法!艹!我怎么就想不到这茬呢!”
  李牧沉声说道,“首先从特种部队退役军人中寻找,五年之内都还是预备役,武装部那边基本上都还有完整的档案信息。特种部队范围找不齐,再逐渐拓展。几百万退役军人,我就不信扒拉不出几个符合要求的。”
  石磊猛地站起来,戴上迷彩小帽,道,“我马上去办,先拉出一个范围,再根据条件一条一条的筛选。”

  李牧叮嘱道,“范围缩小之后,一定要采取面对面的了解,政治信仰必须要摆在第一位。”
  “我明白,班长你放心吧!”
  石磊的工作作风受到了李牧的极大影响,军人本来就讲究雷厉风行,他的效率和工作态度,比这更甚。因此在他手下工作的人都会承受更大的压力。
  只花了两天的时间,通过高效的自动化系统,石磊就在数百万退役军人里筛选出了一千多基本符合条件的人员。这个时候石磊才发现,原来咱们当兵的回到地方之后,依然有那么多人才!
  石磊和海岚清两人马上赶到了深圳,在当地武装部门的帮助下,找到了他们要找的第一个人。
  懒散的午后,冯亮从光明敞亮的写字楼里走出来,右拐走了四十九米到达咖啡厅。他在老位置坐下来,女侍者笑着送上一杯他喜欢喝的拿铜咖啡,打招呼道,“冯先生,今天又见客户?”
  冯亮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道,“是的,谢谢。”
  “不客气,您先坐着,有任何需要,您随时找我。”女侍者媚眼转动,把“任何”二字咬得重了一些。

  冯亮报以礼貌的微笑,随手解开了西装口子,脱了西装仔细的在椅背那里挂好,然后打开文件夹,再仔细看一遍策划案,同时在脑子里构思着一会儿应该如何来说服客户做出选择。
  斜对面的马路上,一台挂着海军牌照的依维柯悄无声息的行驶着,仿佛蛰伏着的水中猛兽在安宁的陆地上悄然做着他自己的事情绝不惊动身边的每一位人民群众。
  冯亮不由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过去的一幕幕飞快的从眼前掠过,那是属于他的峥嵘岁月,从那青葱一般的年华,走到三十而立,最好的青春,无怨无悔的取了出来,奉献给那一片永远充满了热血的净土。
  从初出军校的腼腆和不适,在连队里,被士官班长训大头兵一样的训,再到担任连队排长,手下开始有了兵,连长说,二三十名弟兄的性命就在你手上捏着,要打胜仗,也要确保更多的人能活着走下战场,依然的在耳边回荡着。
  从最初的胆怯和犹豫,到后来的勇猛与果断,过去的十年是深刻印入骨髓的十年,每一个白天,每一个夜晚,每一句“狗-日-的”,以及每一次集合和解散,都永远的不能忘记。

  刚回来的那几年,是多么的害怕别人知道自己曾是当兵的,似乎自觉是逃兵,没有脸面承认自己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海军军官。终于从那退役的阵痛走出来,走的那么的艰难,走了出来,当别人聊起部队聊起当兵的时候,终于有勇气挺起胸膛掷地有声的说,我,以前是当兵的。那一股老子曾守卫过你们的豪气,依然的冲天。
  那些都终将逝去化为永恒。
  深深呼吸了一口,冯亮整理好情绪,再一次认真的看起了策划案来。秉承在部队里养成的雷厉风行和谨慎细心,选择自主择业回到地方才三年,已经在知名民企做到了策划部主管的职位,每年的税后收入也达到了百万级。
  冯亮自始自终都没有忘记摘下军徽的那一刻,对着军旗宣誓,吼出的那一句话:退伍不褪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