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史 全新解——传世文献+出土资料重述那段奠定中华走向的朦胧上古史》
第62节

作者: 唐封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2-13 21:40:30
  话说这管叔鲜,是周文王的第三子,而周公旦则是文王的第四子。文王的长子伯邑考死得早(但早期文献中并未说他是被纣王杀死的),现在次子武王发去世后,兄弟中就属管叔鲜最大了。所以管叔鲜对周公旦的不满中,固然有疑心他篡权的原因,但更多透着一股子浓浓的不服和嫉妒的味道:二哥武王去世,我现在就是兄弟中的“老大”了,就算侄子小,需要摄政,这摄政的位子也应该是我的,怎么该轮到他老四?不就是因为我和五弟蔡叔度为了大周江山,自请镇守东方,讨了一个远离权力中心的苦差事,而他老四身在朝廷中,“近水楼台先得月”,才自己把自己捧成摄政的吗?

  历史无数次证明,嫉恨的力量是无穷的,男人为了权利嫉恨起来,那可是比女人更厉害。这管叔鲜自然是越想越气,于是联络身边同样担负监视殷人任务的老五蔡叔度、老八霍叔处,一起大肆散播流言,说周公旦摄政独揽大权,恐有篡逆之心,将会对小成王不利。
  前面说过,古人有“文王百子”之说(《诗经·大雅·思齐》:“大姒嗣徽音,则百斯男”),虽然文王不会真有百子,但是其子嗣众多倒是不假。那些其他的弟弟们见老三管叔鲜、老五蔡叔度、老八霍叔处都这样说老四周公旦,很多人或出于公心、或出于私欲,不免也跟着嚷嚷起来。
  除了这些分封于周矯hong王畿内外的周公兄弟们,周朝朝廷内的大臣中,也有重量级人物不满周公旦的所作所为,周初三公之一的太保召公奭就是其中之一。
  我们前面考证介绍过这召公奭,在此我们再回顾一下他的身份和事迹:召公奭是与周王室同姓的贵族,他很有可能是殷墟甲骨文中“召方”这个方国的首领,后召方被商朝讨伐,他率族人西逃归周,受到文王重用。也许文王曾收过召公奭做义子,所以有他是文王庶子的传说。当年牧野之战,召公奭也参与并立下功劳,后来周武王在殷商社庙举行“革命”(改换天命)大典时,太师吕尚(姜太公)给武王牵祭祀用的牲口,召公奭则是负责拿祭神用的彩帛的,可见他当时在周国的地位很高,属于武王的核心大臣之列。

  接下来,话说武王去世、成王继位后,召公奭担任了太保的职务,其位次在大臣中名列前三甲。因此这召公奭,毫无疑问是西周初年政坛上权势赫赫的风云人物之一。这太保一职,职责本来就是监护与辅佐国君的,说得再通俗一点可以理解为国君的“保姆”。周公旦摄政后独揽大权,成王的“保姆”召公奭,自然是第一个不答应:虽说周公旦是成王的叔父,但是人心隔肚皮,亲父子、亲兄弟尚且相争,叔侄关系在巨大的权力面前,是多么的脆弱,又岂能靠得住?召公奭因此对周公旦的揽权行为极为警惕和不满,他要尽自己的职责,维护自己监护对象小成王的权力!

  日期:2017-12-13 21:49:04
  而三公中的另一人,也就是太师吕尚(姜太公),对周公旦也不表支持。大家可别忘了,成王的母亲邑姜就是吕尚的亲闺女,成王可是吕尚的亲外孙!作为外公的吕尚,能愿意看到有人“架空”自己的外孙吗?“三公”中有二公都怀疑周公旦,周朝其他大臣的态度可想而知,怀疑周公旦的人自然少不了。
  当然当时还有一个地位最尊崇的人更对周公旦极为不满,这自然就是当事人—小成王本人!此时成王虽然才十几岁,但是作为帝王之家的孩子,他从小就要接受贵族教育,自然是早就懂得权力对于国君意味着什么。没有权力的大王,那和一个木偶傀儡有什么区别?他甚至不能不往更坏的地方想:一旦叔叔周公旦想篡位,恐怕自己连小命都保不住!
  日期:2017-12-13 22:16:51
  摄政摄出这样的结局,王兄王弟说自己要“不利于成王”,朝中重臣们对自己百般怀疑,侄子成王更对自己横眉冷对、小心提防,周公旦一时间居然成了千夫所指的对象,他不由得傻了眼。他也试着与王兄王弟以及朝中大臣们解释,但是丝毫没能消除他们的敌意。
  得到这种结果,显然已经出乎周公旦的预料。我们只能说,他当初真是过于自信了。虽然周公旦自认问心无愧,但是如果他再执意这样“摄政”下去,一则没法服众,已经干不下去了;二则恐怕殷商贵族遗民没趁机造反,周人自己就闹翻天了。这不是保国不成反祸国?周公旦不由得也着慌起来,这就是白居易诗中所说的“周公恐惧流言日”。
  经过一番痛苦思虑,周公旦最终只得下了决定—放弃摄政,离开权力中心,以求得周人自身的团结。清代名臣林则徐曾说,“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周公旦当时的心境,应该也是如此。至于证明自身的清白,他恐怕想得并不是太多。
  成王元年秋,周公旦黯然离开镐京,避居东方,这就是史书上所称的“周公居东”。但周公避居的这个东方之地到底在哪里,自古众说纷纭。有的人说就是东方正在初步营建的雒邑,也有的人说在东方的芈姓楚国(当时楚国在今河南淅川县西南一带)。不过因为此事无关大局,在这里我们就不对周公的避居地多加探讨了。
  日期:2017-12-13 22:38:03

  周公旦放弃权力、远离朝廷后,天下对他的流言蜚语一下子少了许多。可不是嘛,试问天下有几人能放弃手中的权力、而且是至高权力?他的高风亮节,使得之前很多怀疑他的周人不禁开始重新思索,是不是真的错怪了周公旦?
  其实与此同时,离开朝堂的周公旦,心中也并没有放下那份担当。他明白周朝内部不和的局面如果不能迅速结束,殷商遗民必然有人要乘机而动。他自然希望能尽快获得朝中以太保召公奭、太师吕尚为首的大臣们的理解,尤其是侄子成王的理解,早日返回镐京与他们共同面对危局,再为姬家江山尽自己的一份心力。为此,居东的周公旦特地主动写了一封长信给成王信任的太保召公奭,以表明自己的心迹。此信大意如下:

  君奭(君为敬称,奭是召公的名字)啊,商纣坏事做绝,所以我们周人得到天命。但是天心难测,还必须尽人事,发扬文王的德行,才能保住周朝的基业。现在我虽然德行浅薄,不能匡正君上,但希望能把文王武王的遗德,转移到成王的身上。当年商朝接受天命后,历代商王还需伊尹、保衡、伊陟、臣扈、巫咸、巫贤、甘盘等贤臣的辅弼。文王能有天命,也依赖虢叔(文王三弟)、闳夭、散宜生、泰颠、南宫适(读阔)等贤臣的辅佐。这些贤臣中的四位活到武王时,又帮助武王得到天下。现在我正要背负周朝游过大江大河,这亟需与您君奭一起和衷共济,您一定要纠正我的不足和错误,一定不要使成王被迷惑误导。我信赖的君奭,我们一定要以商朝的灭亡为鉴。我相信您也一定会认为只有我俩才是志同道合的,国家缺不得你我二人。让我们一起不懈努力,继续文王的功业吧!这样的话我不想多说,只是忧国忧民而已。

  后来周公旦致召公奭的这封长信被收入《尚书》,篇名就取信首二字,叫做《君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