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想法很简单,挣钱,还债,守住那层膜》
第118节

作者: 落云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伍大官歪着头看着我,略微想了一下,就同意了我的意见,还强调说:“我们家得重新装修,至少得要二十万啊!二十万人民币,一分都不能少。”
  我点头:“行。”
  他端着那碗藏红花就出去了,不一会儿,就听见秦翠花骂儿子的声音:“我说,你到底是不是我生的呀 你怎么长了一副猪脑子 电话给她,万一她报警怎么办 ”
  她骂完伍大官,又气冲冲地冲进杂物房,气得两眼圆瞪,指着我的鼻子,恶狠狠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儿小心思,你骗得了我儿子,可骗不了我!老娘把你嫁出去,光彩礼至少就能得八万八千块,还是正儿八经、走到哪儿都敢说出去的正当收入。就算你不报警,真让你朋友送钱来,回头你们再去派出所告我个绑架,我就只能落个鸡飞蛋打的结局。别把老娘当傻子耍!”
  这种时候,她脑子动得还挺快!

  “呵,八万八千块钱,很多吗 ”我唇角上翘,冷哼一声,故意拿话激她。
  秦翠花听完我的话,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想都不想就反问我一句:“不多吗 ”
  八万八,在海城那些挥金如土的阔少爷手里,根本不值一提。有时候,办张饭店的会员卡,随手一充钱,都是十万二十万地充。
  然而,在许县这种闭塞的小地方,却几乎够一套小户型房子的首付了。

  我见秦翠花被我说愣了,就知道她上钩了,于是又补了一句:“你知道我在海城,一个月能挣多少钱吗 ”
  “多少 ”
  我走得离她近一些,故意夸张地说:“说出来,吓死你!”
  秦翠花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忽然问我:“海城的钱,真那么好赚 ”
  “对呀,遍地都是钱,就看你会不会伸手去捡了。”我说。
  我说完,秦翠花立刻就露出了向往的神色。但是,转瞬又是一脸的不信任:“钱那么好赚,你怎么没带钱回来呀 ”
  “我买了套房子,刚好把钱都拿去付首付款了。”为了让秦翠花相信我,我早就想好了应对的台词。
  “海城的房子 听说一套要好几百万啊!”她几乎开始尖叫了。
  我不屑地抿唇而笑,不置可否。

  以我对秦翠花的了解,她这种趋利避害的性子,只要知道海城好赚钱,就会想方设法地让我带她去海城。与此同时,她也不敢再激怒我,更不会再想着招儿让我去相亲了。
  果不其然,接下来,秦翠花对我的态度立刻有了180度的大转弯,旁敲侧击地问我海城的情况,问我在海城做什么工作,还问有没有适合她和伍大财、伍大官的工作。
  对于她的问题,我都回答得模棱两可,越是这样,越是能吊足了她的胃口。
  我说:“你是我舅妈,你们是我最亲的人。以后,你们都搬去海城,就住在我的房子里,只要有我一口饭吃,就有你们的肉吃。”
  秦翠花被我说得喜笑颜开,再也不骂我贱货了,一直夸我是好闺女,说她没白养我这么大,没想到,还能享我的福。
  我心里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抓住机会跟她说:“我今天要回海城,回去就先给大官哥安排个工作,等过了年,你就让他去海城找我。”
  一听能让她儿子去海城,她比自己挣钱还要开心,满口答应“好好好”。
  眼看我的脱困之计就要成功,姑婆却拄着拐杖,慢腾腾地走进杂物房,荫测测地看我一眼,开口说了句:“海城的钱要是那么好赚,你妈在海城待了二十几年,还会低三下四地在饭店给人刷盘子 !”
  姑婆慢吞吞的一句话,让我心里咯噔一下,大叫不好。
  与此同时,这句话也起到了一语点醒梦中人的效果,秦翠花似乎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发财梦瞬间醒了大半。
  “伍悔,你在忽悠我吧 ”她本来为了跟我凑近乎,不惜跟我一起蹲在墙角。现在,气得一下子站起身子,起得太猛,一头撞在一旁的杂物架上,疼得“哎呦”一声。
  她像是沾火就着的丨炸丨药,撞了头的气也往我身上撒。
  我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乱了阵脚,只微微一笑,冷冷说了句:“我妈是我妈,我是我,她没赚到钱,不代表我就赚不到。”

  看我这么镇定,秦翠花又犹豫了。
  不过,这次她没有像一开始那么傻,围着我说三说四。这一次,她直接锁了杂物房的门,去客厅跟伍家人商量对策去了。
  我隔着薄薄的门板,听着他们高谈阔论的大嗓门儿,心里一阵阵犯恶心。
  意见主要有两种分歧,秦翠花和伍大官愿意相信我的话,想要跟我去海城捞金。不过,姑婆老了,伍大财太懒,对拼事业并不抱热情,而是抱着能捞一算一的心态,仍旧想要按原先的步骤,给我相个亲,赚一彩礼钱。
  他们先是心平息和地讨论,后来意见分歧越来越大,慢慢地竟然吵起架来。
  一吵架,秦翠花那张破嘴,就什么话都能往外骂。短短几分钟时间里,硬是把伍大财的十八辈祖宗都问候了一遍,当然,也按照传统国骂的套路一样,不止一次地问候了姑婆的某个身体器官。

  姑婆不但不生气,还耐着性子在一旁劝架。
  我觉得这家人,可以去电视上演滑稽喜剧去了。
  趁他们混乱的功夫,我趴在窗口上往下看,之前扔下去的几张纸,好多都被雪水浸透,轮塌塌地贴在地上,上面的字,几乎也差不多都废了。
  我从楼上往下看,都几乎找不到它们的踪影了。
  现在,已经是大年初一的中午了。
  我们这里,年初一有串门子拜年的习俗,不过,有客人来家里拜年,长辈就必须给晚辈发红包。
  串门拜年的人,基本上都只是乡里乡亲,并没有亲戚关系。所以,这个钱,差不多都是扔出去连个响声都听不到的。对于并不富裕的小镇人来说,给得很肉疼。
  久而久之,小镇就形成了过年不许登门拜年的习俗。人们要么宅家里,要么上街逛逛,走在大街上要是遇到了,就互道一声“新年好”,也就算是拜年了。
  现在这个时间,楼下的小路上,有几个老大爷正在义务扫雪。
  我看着他们一铲子雪一铲子雪地往路边堆,心里着急,生怕他们把我的“求救信”给盖住了。

  焦急之中,我狠狠心,又咬破手指,写了一封“求救信”,直接从窗口扔了出去。而,这一幕,好巧不巧的,刚好被开门进来的伍大官给看到。
  他扯开嗓子就喊:“妈,她又往楼下扔纸条啦!”
  “我说我们不能相信她吧,她跟你说的话都是骗你的,就是想逃跑!”伍大财趁机发表他的观点,火上浇油。
  日期:2018-05-16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