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哪些时尚漂亮的留守村妇》
第265节

作者: 山居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时间是一剂神奇的良药,它会在无形中悄无声息地淡化一切,几天过后,沈秀玲心里的那种对家庭和老公的负罪感居然不那么强烈了,当**来袭的时候,她又情不自禁地想到了周宇帆,回想起那天两人在山顶上激情快乐的一幕幕情景,那些疯狂激情的纠缠,还有那些让人浑身颤栗的融合,令她回味无穷而禁不住再次心驰神往了!
  所以当周宇帆又发消息来约她去山顶上的那片小树林里见面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一次两次三次……次数一多,沈秀玲心里的那种负罪感竟然越来越淡薄了,到后来,她好像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了。
  那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上午大概九点半的时候,沈秀玲又往山顶上走,她要去和周宇帆幽会,当然还是在那片让人留念的小树林里。
  没多久,沈秀玲就到了山顶,然后她轻车熟路地进入小树林找到了那个老地方。果然看到周宇帆正坐在那里等着她的到来。

  沈秀玲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自然传到了周宇帆的耳朵里,他立刻转过脸望着她站起来。
  到了周宇帆面前,沈秀玲亭亭玉立地站着妩媚地冲他一笑。
  “玲玲,你今天穿着这条短裙真好看真性感!”周宇帆色眯眯地笑着盯着她那黑色喇叭短信裙下面裸露出的美腿。
  “你真坏,尽说这些肉麻的话。”沈秀玲媚眼如丝地看着他。
  “嗨,女为悦己者容,你今天打扮得这么风情万种,不就是为了迷死我嘛,哎,我的美女玲玲,哥哥我真是爱死你了!”周宇帆张开双手做出要拥抱的姿势:“来吧,我的玲玲,让我狠狠地爱爱你!”
  “哎呦喂,你真是坏死啦!”沈秀玲娇嗔地笑道,并且故意躲到了一边说:“人家不理你啦!”
  “哎,别跑啊,我的心肝尖尖!”周宇帆立刻追上去,一个饿虎扑食将她按到在地。

  两人尽情地在草坪上翻滚起来,不一会儿,彼此都是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乱抛乱甩。
  很快两个火热的男女身体就紧紧的纠缠在一起须臾不忍分离……
  不知道几时,小树林里终于归于宁静。
  树林之上阳光灿烂,绿荫之下春意无限。

  一阵风吹过,两人感到有些凉意,开始寻找各自的衣服穿起来。
  “咦,跑到了哪里去了呢?”沈秀玲突然疑惑地问。
  周宇帆问:“咋个了,啥子跑到哪里去了?”
  原来是沈秀玲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小内内,她茫然四顾,终于发现她竟然挂在头顶斜上方大概两米多高的树叉上。
  “该死的,她怎么跑到上面去了?这可怎么办呢?”
  周宇帆看了看笑道:“大概是我刚才忘乎所以乱抛上去的吧!哎,玲玲,那么高,手够不着,就不要了吧,回头我去给你买一条新的。”

  “啥子呢,不要了,亏你说得出来口。你想让我真空回去啊?那还不羞死人了?你这个坏家伙,不行,不行,你扔上去的,就应该负责把她取下来,快爬上去取,取不下来我给你没完。”沈秀玲抬手指点了一下他的鼻子,双手叉腰地喝道。
  “哎,刚才给你开玩笑的,”周宇帆哈哈大笑:“哎呀,我的玲玲耶,别人生气了嘛,看到你生气,哥哥我好心里心痛哦,好了,我马上爬上去给你取下来。”
  沈秀玲就看着他去爬那碗口粗的桉树,有些担心地喊道:“小心一点。”
  周宇帆爬了上去,抓着树叉望着下面的沈秀玲说:“玲玲,你伸手接着,我要摇摇树叉了。”
  沈秀玲就走两步伸出双手去接着。
  周宇帆看到她伸出了手,就摇起树叉来,果然没摇几下,那搭在上面的白色小内内就掉了下去,落在沈秀玲的手上。
  整理好一切,两人才告别,自然又是少不了一次吻别,简直像爱情电视剧里面的情景一样。
  当然还是沈秀玲先走。
  这个时候已经快点十一点了,沈秀玲一边走一边看看手机上的时间,还是差八分钟到了十一点。她心里想,回家就还不到十一点半,正好做中午饭。
  拐了几弯,走了大概十来分钟的时间,就到下面的半山腰了。沈秀玲不疾不徐地向下面走着,很快又拐了一个弯继续向下面走,走了没多久就可以看到不远处的人家户了。
  目光所到之处的景象一切都像往常一样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可是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她没有看到,那就是在大概二三十米远的一块地里,有一个男人一看到她后就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当她快要顺着山道的弯度走来要面对着他的方向时,他竟然立刻蹲了下去,躲在庄稼地里密切地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很快沈秀玲的身影消失不见了,男人才站起来一脸疑惑地沉思默想起来。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的时间,男人突然目光一跳,立刻定格在又一个不慌不忙下山的人身上,而这个刚刚从上面下来的男子正是周宇帆。

  男人目不转睛地望着越来越近的周宇帆,同样等他走过来快要面对自己的这个方向时,他就立刻蹲下去躲了起来,但两道目光穿过绿油油的蒜苗一直随着周宇帆身影的移动而移动着……
  这个躲在蒜苗地里的男人不是别人,偏偏就是沈秀玲的公公杨鸿云。
  如果是其他人看到沈秀玲在这里走下去,根本就不会多想什么?因为在这条路上走来走去的女人多了去了,当然都是住在本地方的女人。
  可这个女人偏偏就是他杨鸿云的儿媳妇,他不明白自己的儿媳妇怎么会突然从上面下来,因为自己家里的山地就是他脚下这块地最高了,再往上面走就没有自己家的地了。

  而且她是一个人从上面下来的,如果说是几个人一路,还可以说是她们结伴去山顶上玩耍去了,可她是一个人啊,而且还是一个女人,没理由上去啊?
  还有才隔了十来分钟又从上面下来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他一下就认出这个小伙子是那个水电工周老大。
  这两个年龄相当的男女竟然一前一后好像从山上下来,真是让人疑窦丛生啊?
  杨鸿云左思右想了一阵,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

  今天去赶场,杨鸿云和老婆在菜市场买菜,发现现在的蒜苔子卖五块钱一斤,觉得价钱太好了,就想回家看看自己家山地里的蒜苔长得怎么样?如果可以抽了,就抽一些去卖。当然他也割了点肉,想吃香喷喷的蒜苔炒肉。
  可看到这蒜苔还要长两三天才能够抽,就暂时作罢,不过想到割的一斤多肉没有合适的菜炒,他就想抽几根长得稍微长一点的嫩蒜苔回去弄个蒜苔炒肉尝尝,于是就有选择性的寻找那些长得长一些的,寻找了半天就抽了七八根细蒜苔,想再寻找几根就往另一头走,没想到无意中就看到了自己的儿媳妇不紧不慢地从山上下来。
  大概二十几分钟后,杨鸿云回到了家里,看到儿媳妇沈秀玲正在厨房里弄饭。
  日期:2018-01-17 06: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